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安徽大学生郑涛被传唤、“喝茶”,面临被开除危险


     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关尔力报道)824晚上,本网信息员了解到安徽合肥大学生郑涛在被警方传唤与外界失去联系几日后已经返回合肥,同时,他今年以来一系列被当地警方“喝茶”的情况也披露出来。
    24日晚上10点多钟,维权人士郑创添接到合肥大学生郑涛电话,郑创添告诉本网说郑涛要电话中的声音很疲惫,让郑创添发布六个消息:一,他从派出所出来直接回了老家。二,他手机和电脑都不在身边。三,他以后不会再上网也不用手机。四,这次喝茶不是因为探胡荻的事,是因为近段时间入狱的网友的事。五,警察没有超期拘押他。六,他现在已经安全了。
   
    据郑创添说,郑涛说话与往事常不一样,感觉说话总是欲言又止。问他是不是有人在旁边,他肯定地说没有。问他发生什么事,他回答照发布就是了。郑创添估计郑涛可能出于某种压力,否则90后学生不可能说自己不上网不用手机了。然而不管郑创添怎么问,郑涛都不想再透露其他事情,只一再表示他很安全,听得出来他不想网友在网上炒作他的事。
   
    郑涛是安徽国际商务职业学院的学生,之前因推动翻墙技术和参加艺术家艾未未的一些活动多次给国保找“喝茶”并被学校要求退学。
   
    本月18日郑涛(推名罗非)前去合肥第四医院探望2 月份在中国国内传出茉莉集会事件后被失踪、现在合肥第四医院(精神病院)的胡荻。21日郑涛在推特上发布消息称:“刚接到电话,合肥市刑警队要找我,我现在在合肥市百脑汇,他们马上过来,我19号去看的胡荻,今天是21号。”之后失去联系。
   
    郑涛在这次被传唤前已经几次被当地警方请去“喝茶”,下面是郑涛对有关“喝茶”的具体情况陈述:
   
    第一次喝茶
   
    3月6正在教室里上网,接到陌生号码电话,自称是学校保卫处的钱文红老师,说我们班主任兼辅导员韩道权老师找我有点事,让我去到保卫处一下。
   
    到了保卫处没有见到我们班主任,只看到两个梳大背头发型的便衣,钱文红老师介绍说是公安局的孟队长(后查实为合肥市长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孟祥庚大队长,身价参见此文:http://bm.ahiib.com/xsc/shownews.asp?news_id=161 )另一个人不记得有没有介绍,高涛(未查实)
  
    在保卫处待了大约半小时,说是等另外一个学生(被喝茶者2号)。期间我提出我还没吃晚饭,我血糖低,不吃饭身上已经冷的发抖了。要求利用他等人的功夫去外面吃点东西,被拒绝,
   
    在派出所,扣电脑手机,没有公章的扣押单
    当晚回来
   
    第二天,传言,来自于他们班学生,同寝室室友,我详细询问了过程(首先赵广利老师问,现在XX政协委员是谁?XX委书记是谁,学生都不知道/ 大学生要关心政治,你们怎么可以一点都不关心政治呢?但要分清界限,不能反对党,现在我们学校就有这么一个例子,他昨天就被派出所抓去了,这个人说出来你们都认识,就在你们身边,他就是我们平行班的副班长,这个人在网上攻击两会,这个人是合肥市公安局长重点监控的头号反动人物。)然后赵广利找我女朋友,和她说郑涛现在是头号反动人物,已经被公安局派出所重点监控起来了,要求女朋友断绝和我的往来。
   
    第二次进入派出所,重新做笔录。要QQ帐号密码,要求就中美差距发表看法。写社会关系,后回来 ,在学校被要求写社会关系,特别提醒,写清有无亲人有政府部门工作,认识的朋友,父亲的朋友。
   
    去保卫处,解释没有看什么网站论坛,被钱文红送客
   
    你确实是有什么,只是不愿意承认。
   
    孟祥庚,要求归还电脑,(你没电脑我看你也照样上网)
   
    去了香港,
   
    4月2,上课时被老师叫去,借同学电脑上网,电脑不让收,随手被没收手机,拿去交给另外的人检验,不给联系。
   
    回来上网,发现艾未未消失
   
    跟韩反应传言问题。(前后四次)
   
    4月11赵广利巴掌。
   
    提前实习,怎么个实习法,实习是不是就离校,实习住在哪。
   
    “就是找个单位实习,考试什么的你也可以来考试,住你当然是住在单位,单位不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你就自己租房子,住的地方跟学校无关”
   
    “也就是说我要离校,学校不给住了”
   
    “你考试的时候可以回来考试,学校你不想住的话可以在外面租房子,旅舍什么的,你回来考试不就那几天吗?又没好大事”
   
    刘叔叔,给看了国家安全局开的东西,内容不给看,只给看了国家安全局的章,要求把我领回去,提前实习。
   
    5月7,拍毕业照,
   
    64之前“我们这么大年纪怎么可能不知道六四呢,”
  
    6月4前,(见了孟祥庚30多次,请吃饭吃了好几千)被要求随时报告位置。(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是六四,不知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是六四)
   
    6月4当日,许峰要我女朋友的电话号码,(国保给的号码)。说是我出去了而找我,实际上我在学校,知道他们要我女朋友号码我才出去,找我女朋友是国保授权的,这点确定无疑,他们找我女朋友是因为我的事,这点也确定无疑,但他们究竟为了什么目的,这点就像迷一样
   
    我做了一份谈话目录,其中就国保扣押我手机电脑27天,这没有公章且没有国保签字的扣押单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他们始终没有给我一个说法,吕向生书记说“国保凭什么要给你个说法,国保作为一个单位来我校处理事情,有手续也是跟我们学校之间的手续,不需要给你学生个人有什么手续”我质问跟学校之间有什么手续,吕书记说国保过来是有开介绍信的,说着拉开一个抽屉,拿了一个发票大小的节外纸条,说他们来,都是有国家安全局打招呼的,你看这里是国家安全局的章。但也不给我看内容,也不给我看日期。
   
    第二个问题,就学校保卫科的老师过去之后,为什么对我的事没起到任何作用,“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老师都不知道,我们老师能做什么呢?”
   
    “你们老师即使对我的具体事件不了解,对于手续应该了解的吧,而你们老师对手续方面做了什么,开了张假的扣押单都没看出来,学生没经验你老师也没经验吗?”
   
    有事情不应该自行寻求处理方法,由于你还是在校学生,有事情要经过学校,由我们学校来处理,私自处理的方法是不正确的。我说既然有事情需要经过你们学校,那好了,现在我有问题了,我就对国保扣押我手机电脑单据的合法性产生了质疑,请学校以学校为单位发函要求解释这个问题,吕书记让我找保卫科,说你的事情学校会帮你处理,但要由具体的哪个部门来处理,这个部门就是保卫科,你去找保卫科。
   
    到了保卫科找了许峰,我要求以学校保卫科的名义发函,向国保要求就扣押没有盖章中间去过多次也没补盖的问题作出解释,许峰说了一堆废话,说什么学校几千人为什么不找就找你呢,你自己在网上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这个。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孟祥庚,你自己过来问问他为什么没盖章,我学校不会发函的,因为国保跟我们所有手续都是齐全的,都是完整的。
   
   
   
    “你还以为你自己没有什么,我告诉你,你的事情非常严重,国家安全局已经专门开了好多次会,专门研究你,我们和吕书记他们都去过好多次了。”
   
    “我有什么好研究的呢,他们把我手机电脑都没收了,可他们在我手机电脑里又找到了什么,手机是空的,电脑里面除了QQ上面问了3.4句话,都很清楚的,我就是听说合肥有情况,随口问问,没有参与也没有跟着煽风点火”
   
    “那是你以为,你手机电脑里是没什么东西,但你以前的,以前在网上的一言一行,QQ聊天记录,包括你以前在网上的所有发言他们开会的时候都有记录,他们专门研究”
   
    “我跟你讲你现在的情况非常严重,严重到随时都可以逮捕”
   
    “如果逮捕我,是以什么罪名”
   
    “颠覆国家政权”
    “他们应该还跟你说有煽动罪,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是吧,这些罪名我都能背的滚瓜烂熟了,只有你们这些人才会信以为真,就像你们那个年代的“汉奸罪”“共产主义的叛徒”罪一样,看似大义凛然,实际上荒唐至极可笑至极,特别是若干年以后,就如今天看你们那个年代的罪名,荒唐得都不能再荒唐了
   
    “再说他即使有什么情况,我不是发起者不是组织者也跟什么境外组织的又没联系,他们指望什么给我安颠覆国家政权罪,真把我当大鱼了?”
   
    “有没有联系现在都是个问号,包括你去香港,甚至包括你的户籍为什么不在学校而是在人才市场,他们都专门找我们了解情况。”
   
    “他们找你又了解到什么情况了呢?他们不是可以掌握我的一言一行吗?他们的消息渠道不是随时随地吗?他们在香港找个人盯着我不就得了。我说过了我去香港是因为身上没钱了,他们把我手机收去,银行卡收去,我联系不到家里人也没有生活费,已经找同学借了几百,这个情况我去香港之前都跟你说的清清楚楚。你记不记得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是不是说让我再等几天电脑银行卡就可以拿回来了”
   
    “我去香港之时他们扣我电脑不到2星期,而他们到了第27天才还我,我要是等他们还给我,我不是要饿死在学校?
   
    "他们之所以会扣你电脑27天,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不交出QQ密码,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包括扣你电脑,包括国保找你,包括我们学校老师也反复为了你的事情跑来跑去,为了你的事我们老师也没闲着,也是被折腾来折腾去。
   
    “他们扣我27天是合法扣押吗?如果我杀人放火,在网上诈骗犯罪,扣我多少天我都无二话,可他们连扣我电脑给的单据都是无效的,说白了就是假扣押单,这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区别,再说如果因为我不交出QQ密码他们就不能接着处理我的事,那我更要怀疑他们扣我手机电脑的合法性了,你不是号称我的一言一行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吗?我在网上的一切没有他们不知道的吗?他们怎么会没有我QQ密码?真没有他们不会向腾讯公司要?我就从来没见过哪个贪官因不交出自己的银行卡密码公安机关就查不了他的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都能看出个一二,你一个硕士毕业比我多吃这么多年饭的班主任会看不出来吗?”
   
    “他们让你说出密码完全是给你台阶下,你不要“不知何物(班主任的方言,类似于给脸不要脸)”,他们当然有办法知道你的QQ密码,由于考虑到你还是在校学生,所以没有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国保也跟我们说了,如果你不是在校学生,而是社会上的,就不是这样处理了,对你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噢,也就是说,他们扣我手机电脑要我密码我还得感谢他们了,他们其实可以直接抢过来强行扣留连个不盖章的单子都可以不给的是吗?他们可以无视任何法律随时进入我的通讯工具登陆我的QQ而不给我任何通知是吗?“
   
    “你不要老是盯着国保扣押你手机电脑的事不放,为什么学校五六千人电脑不扣就扣你的电脑 ,你自己都不知道反省吗?这一切的原因都在于你自己”
   
    “不管你在网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希望你可以悬崖勒马,我们学校也不希望看到你落入这样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们希望把你拉回来”
  
    “劝其退学,如果不做出书面保证,就劝其退学”
   
    “劝其退学是怎么个意思,和勒令退学有什么区别,劝其退学这个处分怎么执行,你们执行到了劝这个词,你们劝肯定有两种结果,一个我接受了你们的劝,这皆大欢喜,如果我不接受这个劝,那是不是就勒令退学了呢”
   
    “这个就是看你表现了,我们现在给你的处分就是劝其退学,如果不xx(忘记了他的用词),我们会采取进一步措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