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星期一

刘军:美国为何隆重纪念马丁•路德•金

刘军:美国为何隆重纪念马丁•路德•金


  828,是48年前马丁路德金(1929.1.15-1968.4.4)发表著名演讲“我有一个梦”的纪念日。
  美国马丁路德金纪念馆开馆纪念活动从82228日持续一周,华盛顿特区内将举行各种形式的活动。
  纪念活动的高潮是28日在西波托马克公园内的官方献词仪式(Dedication),仪式于上午11时开始,奥巴马将亲临致辞,仪式前后均有音乐会。金的家属、美国政界要员、社会名流、演艺名星等将参加这一盛典,到场的民众预计有25万人。
  马丁路德金生前和死后均享有极高的荣誉,对他纪念活动的规模和等级不亚于任何一位美国总统,这在美国是罕见的。
  金为何掀起非暴力运动
  当时美国联邦政府长期以联邦和州分权为理由,放弃其在南方保护黑人权利的责任,只是在被迫的情况下才会干预,这就是金为什么屡次要以危机来敦促政府行动的原因。
  金深受甘地和基督教博爱思想影响,被公认为是一个非暴力主义者,传统上民权运动战略也被定义为非暴力直接行动。毛泽东当年也认为,“马丁路德金是一个非暴力主义者”。但金的非暴力是需要很多限定和解释的,它既不是无前提的,也不是一贯如此,更不是与暴力无关。
  首先,非暴力是一种由力量对比所决定的理智的策略。金多次说:“黑人只占全国总人口的10%,如果我对你们说,黑人要靠自己的力量解放自己,那我就是愚蠢的。我们必须赢得众人的齐心协力。无论在密西西比,还是在美国其他任何地方,我们都不会获得真正的自由,除非这个国家的白人对我们的事业表示理解和同情,除非他们也认识到种族隔离伤害的不仅是黑人,白人也同样深受其害。如果我让你们认为黑人能够依靠暴力革命赢得革命的胜利,那我就是在误导你们。即使这样想想,也是不切实际的。暴力革命一旦爆发,其结果只能是许多人无谓地丧命”。
  其次,非暴力形式看似温和,但实质却是挑战现实社会秩序与法律的激进的“非法”行动。因为在当时美国南方各州中,种族隔离是“合法的”。金认为:黑人进入以前白人独享的领域,会“迫使他的压迫者公开地施暴——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世界其他人民的注视之下”。非暴力的目的之一就是引发暴力镇压,向美国和世界暴露种族歧视制度的野蛮。与其说金的非暴力行动感化了美国人,不如说非暴力的后果(大规模逮捕和镇压)所引起的国内外压力产生了效果。
  同时,非暴力运动是在与暴力比较中被政府和民众逐渐理解和认可的,没有后者的铺垫就没有前者的胜利。警察和种族主义者的暴力以及黑人暴力自卫,不仅使政府威信扫地,也使政府认识到非暴力的价值。
  暴力是一个有争议和敏感的话题。美国人希望他们的社会变革是和平有序的,担心青年人从历史中得到不正确的经验,即民权运动时代是一个充满暴力的时代;在美国宪法的基础上,理性的言论和道德规劝应会解决所有问题。但是,这不是美国公民权利发展的历史,也不是黑人获得平等权利的历史。
  当时的历史是,联邦政府长期以联邦和州分权为理由,放弃其在南方保护黑人权利的责任,只是在被迫的情况下才会干预,如在内战导致联邦分裂的危险和民权运动引发深刻社会危机的情况下。这就是金为什么屡次要以危机来敦促政府行动的原因。金明确告诫政府:“如果他(黑人)被压抑的情绪不从那些非暴力的渠道得到宣泄,这些情绪就会以不祥的暴力形式被释放。这不是威胁,这是一个历史事实”。
  “挑战者”何以成就“美国梦”
  金的目标不仅是要黑人平等地融入美国社会,他还强调,“我们现在呼吁关注整个社会的一些基本问题……美国人生活的整个结构都必须改变”。
  金成为美国“合众为一”信念的一个象征,一个温和的基督教牧师,人们经常引用的是他有一个梦的演说,而忽视了金在1966年至去世前多次说过的,“我在1963年华盛顿的那个梦,经常成为噩梦”。
  金的目标不仅是要黑人平等地融入美国社会,他还强调,“我们现在要解决阶级问题……有关特权阶级压迫非特权阶级的问题,……我们国家的经济制度有问题,资本主义有问题……必须有更好的财富分配方式,也许美国必须走民主社会主义的道路”。“我们现在呼吁关注整个社会的一些基本问题……我们现在必须看到,种族主义、经济剥削和军事主义的罪恶是连在一起的,你确实不能铲除一个,而不铲除其他的……美国人生活的整个结构都必须改变”。
  金的成功并被塑造成美国梦的偶像有着深刻复杂的背景和原因:
  一,以《独立宣言》、《美国宪法》和宪法修正案为代表的美国信念是金和黑人民权运动能够成功的重要政治和法律前提,是金能够“梦想”的政治理论基础。实际上,其他少数民族和弱势群体争取平等权利的斗争也都以宪法为基础。
  二,黑人基督教教会是金的精神和组织依托,教会是黑人运动的宣传者、组织者和领导者,即使金的非暴力运动被宣布为违法,大批黑人入狱时,教会和社会舆论都认为,他们代表着道德和正义,而种族隔离法律是不公正的。没有黑人教会,黑人运动及其胜利是不可能的。
  三,相对独立的媒体舆论,如果没有媒体的报道,金的非暴力策略就会大打折扣甚至无法实现。媒体的报道给美国政府在国内外都造成很大压力。如果当时没有电视转播技术,很难设想,民权运动会在上世纪60年代取得成功。
  四,美国主流社会明智地认识到社会变革的价值,变革是社会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动力,是避免社会革命的惟一选择;超越狭隘的白人种族主义才是“合众为一”的最佳途径。因此,美国需要以金的非暴力形象作为未来社会改革的榜样,积极阐发金思想中的积极意义为现实服务。如1994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马丁路德金日和服务法案》,规定这一天要成为社区服务日、种族合作日和年轻人反暴力行动日。
  五,美国人以如此规模和级别的活动纪念金,显示出他们要变历史教训为现实和未来发展动力的智慧。金的死本来是美国社会制度黑暗的象征,现在却成为肯定美国价值和美国梦的一张名片。金生前作为美国不合理制度的挑战者,多次被拘禁入狱,死后却享有官方殊荣,这种华丽转身成为美国营造公共记忆的一个典型。
  (刘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研究员)
来源: 新京报 | 来源日期:2011-08-27 |
全文:http://www.21ccom.net/articles/qqsw/qqgc/article_2011082744146.html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