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9日星期一

专访独立候选人曹天:亿元竞选郑州市长

专访独立候选人曹天:亿元竞选郑州市长
(博讯北京时间2011829 首发   
   
    自曹天宣布竞选郑州市市长消息至今的几个月来,曹天遭到河南当局的“深度调查”。最新信息显示,郑州税务部门经过“深入调查”后对其所在公司开出600万的巨额罚单。此外,其所在公司的多名股东被郑州市纪委“双规”,接受调查。以下是国内记者对曹天的专访,遗憾的是,在打压“独立候选人”的精神下,这个采访无法发表,博讯辗转得到了该采访的首发权,全文发表如下:

    一个厌倦城市喧嚣的人,却要凭信念和亿元诚信保障金竞选郑州市长这一职位。无论这个城市的官僚体制多么僵硬,他都要试试手中的撬棍。此时,他并无更多的准备以抵御未来将面临的种种未知局面
   
    “你跟他讲法制,他跟你耍流氓!”北京的清晨,天刚一放亮,他就抓起手机,在这家酒店的15层,向他的朋友抱怨。“荒唐!难道仅仅因为一个法律术语的不同讲法,就要引导舆论否定这个事?!”
    早在数天前,他曾关掉了两部手机,要躲避外界的一切干扰。这皆因66下午他做出的一个决定。
    那天,他在北京,通过一个媒体朋友的微博,宣布将用一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准备竞选河南省郑州市市长一职。
    第二天,各类电话接踵而来,这让他两部手机应接不暇。
    “很多人问,你现在没事吧,没被控制吧?”他很纳闷,“控制?好像我做了什么坏事一样,我说没事没事一点事也没有,活得好好的!”
    他由此认识到网络媒体的传播力量,事后有人告诉他,一条微博如果转发超过两千条,就基本上能形成国内的公共事件,被广泛关注。
    对此,他惊叹不已,“我的博客都是由专人帮助打理。”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技术盲”,一直就不适应太过复杂的东西,比如,手机、电脑、网络、DVD甚至全自动洗衣机这类涉及到程序控制的东西,复杂的操作步骤,会让这个男人感觉难堪。
    更让他感慨的,是这两天网络里一片叫好的声音,但电话里劝说他放弃“竞选”市长念头的人很多,基本上是媒体圈的朋友,有个CCTV的电视人竟然亲自到酒店里陪他彻夜长聊,他们皆向他预示了令人恐怖的后果,而支持他“谨慎地试一把”的竟然是一些省市的政府官员。
    他不清楚这些官员们对他的“支持”是否出于真心,“也许有等着看笑话的因素”,但是,他并不在意——“不用怀疑我的动机,我只想用《选举法》来撬动僵硬的干部任用体制!”
    这样的表态被朋友发到微博上,立即遭到迎头痛击——有人怀疑他的竞选目的和上亿资金的合法性,更有被称为“独立候选人”的北京网民对他进行了深刻的“人格分析”。
    “我就是一诗人”对此,他解释,“大家都认为外面漆黑一片,你就不走夜路了?”
    这个中年人从不主动展露他河南地产商的身份,他对外贴出的标签一直是:作家、诗人、词作家、画家、收藏家,除此之外,他自称就是一老派男人,除了喜欢红色T恤,生活既无格调,也不时尚,非常无趣。
    “挣钱挣累了,想换一种生活,实现我一直就有的一个政治梦想——能不能也做一回公仆?能不能争取一次为人民服务的机会?”郑州市市长职务的空缺,让他感觉时机来临了,这个十岁之前没有吃过一顿饱饭的人说,“台风来了猪都会跳舞,现在的问题也就是台风没有过来。”
    商人的狡黠,诗人的浪漫,老文青的情怀,极端理想主义者的执拗,这些毫不相干的元素,在这个夏天,全部指向一个人——他叫曹天。

“一个亿是廉政保证金”

    “如今,一点一点的进步都是我们每个人努力去推动的,大家都认为漆黑一片,就都不走夜路了?”
   
    记者::郑州市长是由郑州市人大代表选举产生的,而郑州市人大代表是间接选举产生,相当一部分是政府官员和企业家。你如何影响他们的投票意愿?
    曹天:我会在《宪法》和《选举法》的框架内推行这个事情,比如说需要市人大代表的联名推荐,这些我都会争取,而且一定会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进行——用程序的正义保障这个事情往前推。我不能胡来,否则就等于一个疯子。
    记者:你所说的一亿资金在竞选中将起到什么作用,怎样使用?如何化解公众对你可能在选举的过程中进行贿选或炒作的猜疑?
    曹天:这一个亿是“廉政保证金”,是公开向全社会承诺:曹天如果在竞选市长的过程中、以及在当选之后的工作期间,如果有贪污受贿和道德腐败的行为,这一个亿就自动收缴国库,或者捐给社会福利事业,并保证当市长期间不领取一分钱工资。
    贿选不会存在。我竞选期间,如果出现贿选这种丑闻,这一亿元就没有了——这是公开对社会承诺,而且我也实实在在要拿出来真金白银来。
    另外,选民也不可能选一个没有一点经济背景的人,能拿出一亿元放到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机构里,也足以证明我的诚意。我在郑州的影响力足够了,犯不上在这事上做秀、炒作或起哄,那样做没意义。
    记者:你既不是中共党员,也不是人大代表,却全身心地投入竞选郑州市长,是什么原因让你做了这个选择?
    曹天:这十几年我一直在做企业,经常在换位思考。比如说,媒体报道社会焦点问题的时候,我总是想,如果是我当政,我会怎么处理某件事情。
    另外,二十多年,我一直有这个从政的梦想,从来都没冷却过,也一直认为自己行,而且还非常理性。现在我虽然是一个诗人,但是我学法律出身的,我认为只要在中国法律框架内可行的都是没有太大风险的,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
    改革开放三十年这个国家的进步我们得承认,如今,一点一点的进步都是我们每个人努力去推动的,大家都认为周遭都漆黑一片,就不走夜路了?

“趟地雷”影响中国

    “我40多岁了,现在就要做一个国民的榜样给80后和90后,让他们看看,就是这些老家伙还是可以趟地雷的。”
   
    记者:一些“独立参选人”被地方当局视为跟政府“搞对搞”,采用各种手段对他们进行打压,到目前为止,你是否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
    曹天: 没有这种压力。我认为不能一说某个地方有阻挠竞选的,别的地方也一定阻挠。关于“独立参选人”,国内个别地方可能是出了点问题,我感觉很多人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在法律框架内行使你的权利,你失败与成功,我估计政府也不会有太大的干预,他干预没有意义。
    我认为“打压说”是多虑了,在当今时代,如果一个公民行使法律赋予他的权利都没有的话,那这个国家就不可能有未来。
    记者:你个人的信心来自哪里?
    曹天:来自于这个国家每天实实在在的进步。很多事情你不到这个漩涡中心来就难以体会,我相信一定有一个比较乐观的结果。比如,长期以来,我处理了很多经商过程中产生的各种矛盾,使我得到了历练。况且,我有良好的政府资源,包括跟政府官员的个人沟通。你的沟通能力强,那就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如果你根本就不沟通,而是排斥或抵触,那只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记者:为了这次竞选,你目前正在做什么?
    曹天:正在筹建我的竞选团队,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它由各方面专家组成。比如说法律方面的、社会事务方面的、文案方面的,他们会给我提供多方面的保障。另外,这个团队里面会争取一些社会影响力极大的人士,对我有所呼应。我认为一件大好事一定要争取很多各方面的力量支持,尤其是官方的,获得体制内的一些有改革思想的人支持,这很重要。我将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做得透明,不带任何商业的色彩。
    记者:你该得到的东西都得到了,是什么力量在影响你当前的选择?
    曹天:我坚信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我更坚信英雄推动历史。当前,中国改革的路途艰险迷茫,我40多岁了,现在就要做一个公民的榜样给80后和90后,让他们看看,就是这些老家伙还是可以趟地雷的。我2008年就是“影响河南的十大公民”,还想继续影响中国。

提前应对公权力“加害”

    “最大的法律障碍是政府不习惯我这样做,他们可能认为这样是胡闹。因此,我有心理准备,最严重的干扰,就是政府让所有人大代表不配合我。”
   
    记者你通过微博向公众承诺——参选成功后自己任期内不拿一分钱工资,并且城管绝不可能打百姓,官员腐败必定严惩,遏制高房价,保障被拆迁户的利益,希望用《选举法》撬动僵硬的干部任用体制,这是你主要的竞选纲领吗?
    曹天:不仅仅是这些,微博一百多字,承载不了太多的内容,具体的竞选纲领,我会一步一步会用文字的形式让它条理化,逻辑化。
    如果能当市长,这个城市里群众关注的热点我一定会处理好,我肯定会把他们的冷暖放在心上。另外,为了让城市美丽起来,我会用浪漫的创造力、想象力和策划力让郑州这个城市有文脉,有历史的记忆,这都是文人的长处。
    记者:在你的竞选承诺中,关于暴力强拆问题,你把惩治对象转向地方政府的具体执行官员和相关开发商,这和当前国内的局面正好相反,如此操作是否现实?
    曹天:我认为“公民家 ”的概念是一个法律概念,就是风能进雨能进,皇帝不能进的地方,如果家都没有了,谈什么国家利益?
    国外办有些事情为什么没有效率?因为它在效率和公平两者冲突的时候,会坚决选择公平,因为政府永远都不能是一个商业化的政府,保障社会公平是它的要务。
    我们不能说一栋烂房子值多少钱,因为它承载了家的梦想和生活的记忆,所以我们得尊重这些。如果需要,我会让经济降降温,让这个城市稳步发展,不能冒进。
    记者::微博上有人看了你的竞选承诺,问你到时候会不会把郑州90%的公车给取消了?
    曹天:那肯定会有阻力,但我将身体力行,如果赋予我这个权力的话,我改革力度肯定很大,因为我不是任命的,我是选举出来的。
    记者:从目前中国的现状来讲,你是否认为自己的参选已经“水到渠成”?如果出现法律障碍,它们将是什么?
    曹天:这事还没有人尝试过,谁都无法掌控结果。尽管目前我获得了很多专家学者的支持,但政府可能还会对此事存在不适应。
    我在郑州也算一个知名人士了,但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选票,没有人给我说你有选举权。我认为,这么大一个国家,拿一个城市做试点给广大的公民一点希望,也不是不可以,现在基本上是时候了。
    我认为最大的法律障碍是政府不习惯我这样做,他们可能认为这样是“胡闹”。因此,我有心理准备,最严重的干扰,就是政府让所有人大代表不配合我。
    如果最终出现这种结果,我的内心只能感觉悲哀——你可以推测它,但是你左右不了政府。
    记者:郑州是一个有着八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你的履历显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任何从政的经历,这是否对你竞选市长存在不利的一面?
    曹天:什么叫从政?比如说管理一个社区,管理一个公司,是不是管理?我认为企业家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对社会提供管理。能管理几万人,同样也能管理几十万人、几百万人。比如说经商的,他把一个行业做精致了,他做另外一个行业也可以做得很精致。
    我的自信来自于长期的理想,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我们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如果我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也会给年幼的女儿说:死后给我坟上烧一张选票吧!”
   
    记者:你对城市公共管理提出的各项施政目标,当了市长就能实现?
    曹天:会有推进作用,你有权力跟没权力肯定不一样——这个国家的本质还是一个人治的政府,你在那个位子上就会发挥你的影响力。
    记者:江西新余市下岗女工刘萍,因为参选人大代表而被当地政府内定为重大政治事件,遭到多次打压甚至被失踪,无锡的“独立参选人”谢润良也因“微博言论疑似有问题”,529号被某机构约谈后最终放弃参选,综合来看,公民以个人形式参选的形势并不乐观,你作为一个房地产商,竞选郑州市长,是否做好最坏的打算?
    曹天:我认为最坏的结果就是公权力的加害。但我相信,对方的风险也很大,成本也很高。因为我毕竟是一个长期正面的社会形象,被他们突然颠覆,会有很多不好向社会公众解释的地方。
    我已经做好安排,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不,那我会启动所有的风险应对措施和救济程序,我的律师团也都会行动起来,去进行危机和灾难方面的处理。
    如果我努力了,维权了还是不成功,那我只能悲哀,别的没有办法。
    记者:即使有这样的风险,你还是要坚持做这件事?
    曹天:那肯定的,就像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一样,我肯定会继续做下去。除非公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崔健有一句歌词是这样讲的,说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现在好多人没有感觉,认为这个东西与我无所谓,国家谁打理都无所谓,他不知道你放弃了公权力,这个老虎就会把你的权利都给你吃掉。而公民的权利从来都不来自当政者的恩赐,它是一代又一代人努力争取来的。对于竞选市长,我不会轻易放弃,一定要得到结果。
    其实,我清楚,自己的行为将会触动这个体制最敏感的神经,是有风险的。但是风险不是危险,风险有时候也不一定会转化成危险。
    我用一个亿的廉政保证金争取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有什么不对?他们当公仆,我们怎么不可以当公仆?
    记者:如果你努力了,但竞选最后仍然失败了,你会去做什么?
    曹天:如果一尝试就成功了,那这个事情早就有人做了。没有公权力的野蛮干预,这个事情就有希望。
    即使失败也在意料之中,我会从头再来,如果可能的话,我甚至会竞选省长的职位。
    如果我能按照法律框架内的选举程序走到法定候选人的地步,这将大大地刷新中国公民参与选举的历史。如果郑州市民用选票砸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选市长,就会给郑州、给河南,给中国带来信心与希望。
    如果我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也会给年幼的女儿说:死后给我坟头上烧一张选票吧!

关于曹天
    1989年毕业于河南大学法律系,法学博士。曾当过律师、记者,曾在河南省民营企业协会政策法规处工作,曾任河南华豫集团副总裁。他是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法学会会员、河南省住宅产业商会理事。
    出版过诗集《少女中国》、经济随笔集《天下英雄》。
    1999年至今任河南风雅颂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曾获得2005年中国经济改革十大杰出青年称号,同时被中国作协评为当代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作家,2006年首届“河南十大文化新闻人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