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贺卫方谈独立候选人:自由参选是国民乐观的标志



(博讯北京时间2011626 转载)
   
    这特别值得我们庙堂之上的人高兴
   
    人物周刊:现在很多网民在微博上发出要自由参选人大代表的声音,本届的联名推荐候选人的数目也远远超过以往。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贺卫方:我觉得最主要是,现在国家的体制改革已经成为很多人关注的焦点。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见证了国民政治意识、民主意识的觉醒,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最近大家越来越倾向于说:争取参与到哪怕是基层的人大,去竞争,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人物周刊:在这样一波大潮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特点?
   
    贺卫方:首先,他们不是官方指定的人参选。第二个特色是,新媒体提供了很好的技术。博客、微博、论坛,能让网民了解到某个人要参选,而这些人也利用网络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样会强化网民对候选人的认知。人们选举的时候会变得更加理性,有真正选举需要的判断力。
   
    人物周刊:您觉得相比一般候选人,中国现有的选举法为联名推荐候选人提供了哪些渠道?
   
    贺卫方:从渠道上讲,候选人如果不能跟选民有直接的沟通、交流,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选。
   
    如果说我们在制度上有什么改进的话,我们应该让参选人有机会、有途径,甚至有官方途径去跟选民们沟通,让我们的选民做出选择。
   
    人物周刊:根据宪法,公民具有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的权利。可在实际情况中,以独立资格当选人大代表的屈指可数,面对这样一个现象,政府和各级人大应该怎么样去对待?
   
    贺卫方:我觉得首先应该对民众焕发的参与意识要表达关注和支持,这可能需要有关部门和高层明确表达支持。
   
    这首先表明,民智未开这种说法很荒唐。只要是制度有一定空间的话,这些人一定会去做的。
   
    第二,我们现在需要设计一些更加合理的制度,让拥有参加政治生活热情的人们能获得一种途径,比如如何能跟选民交往,如何通过公众表达自己,如何进行辩论。
   
    第三个方面,我觉得从长远来看,他们当了人大代表以后,要有制度保障他们能对包括官员的选举、财政方面的审查、立法等进行深入的审议。现在很多人参与到选举过程中,但接下来可能就会觉得,其实选上去也没什么多大的意义。
   
    人物周刊:我们还关注到,有些地方官员打压公民自由参选人大代表?
   
    贺卫方:地方领导都会特别关注这个过程,想方设法把他们认为应该选上的人选上。有些受打压的参选者在微博时代能得到这么多的关注,而在“前微博时代”,也有不少人受到相同待遇,不奇怪。这需要各级官员从根本上扭转对民主的态度。
   
    人物周刊:自由参选人大代表,对中国的民主进程有何预示呢?
   
    贺卫方:我想,其实最让人欣慰的事情就在这里。这说明很多国民对现行体制还抱着乐观的情绪,这特别值得我们庙堂之上的人高兴。
   
    如果是“上梁山”的人,他们不乐观,他们觉得一切没有希望。我特别愿意借你们这个杂志呼吁,这些人特别值得我们去支持。无论是升斗小民,还是权贵们,都应该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好的事情,都应该给他们空间。如果有人打压封杀自由参选人大代表,这会是让对体制抱着乐观态度的人心灰意冷的做法,是对我们国家和体制不负责任的,是在拆我们大厦的砖。
   
    其实,最美好的状态并不是社会没有弊端,而是说我们社会封杀了我们改善弊端的空间。
   
    中国式的选举,那真的是特别需要超强智慧
   
    人物周刊:若干年前,就有人成功独立参选人大代表,这个现象出现不过十几年。你觉得他们在民主进程中有什么作为吗?他们成功当选后的现状怎样?
   
    贺卫方:确实不怎么乐观,制度运行情况对自由参选比较艰难。太多代表是官方指定的;太多人大代表是企业家为了获得荣耀,通过政治身份获得经济收益成为人大代表,还有演艺界的。这不利于自由参选人在人大里面发挥作用。
   
    人物周刊:不少人正是担心,如果自由参选人胜出后,面临的仍是不乐观状况,会让一些民主意识尚未开蒙的人更疏离他们本应具有的权利。
   
    贺卫方:其实民主是许多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的愿望,希望大家表达出来,进行博弈。冲突并不要紧,其实这是整合我们国家、团结国民的非常好的途径。最可怕的是我们没有机会说话,没有途径表达自己,决策过程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会让所有人心灰意冷,爱国热情和其他对具体制度的看法,都会四分五裂。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如今到了改革的重要关口,网络上这么多人有政治热情,让我们特别欣慰!
   
    人物周刊:当年那些人成功当选的经验和参政实践,对于现在参选的网民有没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贺卫方:以前的经验是在前微博时代,今天是一个微博时代。过去的经验跟现在做法之间有很大的差异。到底怎么去做,与其说是民众的问题,不如说官方如何对待不同的时代,如何去适应社会的潮流和趋势,让这次改选真正成为国家民主发展的契机。
   
    人物周刊:以往一批自由参选人里,如黄松海,属于坚持下来的类型。他认为,他之所以具有可持续性,是因为自己善于与官方沟通。他不否认这是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一种妥协的技巧。如果在真正实行民主的国度里,是否还需要这种“技巧”?
   
    贺卫方:我跟他们个人很少接触。中国式的选举,那真的是特别需要超强智慧。选举毕竟需要选民去投票,选民要知道你这个人。
   
    任何地方的民主,包括成熟国家的民主,都不是那么单纯,没有任何弊端的。在美国,选举过程中的技巧和智谋都是有的。民主只是所有制度中,坏处少一点的制度。但是我们人类无法做到完美无缺,我们大可不必把民主开启时出现的一些问题看得太重,以至于成为不搞民主的借口。
   
    民主其实是人性中的内容,没人生下来喜欢被奴役
   
    人物周刊:过往参选者中,出现了胜出后被迅速“同化”的现象。有人质疑,今天参选的网民,会出现同样的状况?
   
    贺卫方:慢慢地有些人被同化,有些人没有被同化,可是慢慢地被同化的人就很少了,慢慢地体制就会被塑造。
   
    人物周刊:一个成熟的参选者应该具有什么样的素质和条件?
   
    贺卫方:无论是口头还是书面的表达能力都很重要。参选者的这种能力特别重要,怎样跟人沟通,让人理解你,不会误读你。
   
    另外,一个人的人格魅力、已经取得的成绩,比如冰心女士的女儿吴青,本来在北京市民心中享有很高声望。还有不要把自己标签为政府的敌人。
   
    人物周刊:有人认为中国投票者没经过民主的训练,还不成熟。
   
    贺卫方:这种说法是阻碍民主发展的最大障碍,民主不是培训出来的,是实践出来的,没人看教科书学会游泳,先呛很多水才学会。民主其实是人性中的内容,没人生下来喜欢被奴役。
   
    人物周刊:不同自由参选者在不同地方,所受际遇也不同。如江苏常州与有些地方不一样,表示热烈欢迎参选。依照同样的宪法和法律体系,出现不同的对待方式,这是什么原因?
   
    贺卫方:这个完全取决于地方领导自己的观念,我们知道不同地方的领导人,政治信念、对国家前途的理解差别很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