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

信力建:建党伟业,伟在哪里?

  一边是《功夫熊猫2》,一边是《建党伟业》,观众挤爆了功夫加熊猫而且还很二的场子,却着实冷落了星星堆砌起来的建党为爷。老实说,我是很愿意再去功夫一把的,由于前不久已经被熊猫过了,不能再二了,所以鬼使神差坐到了伟业这边。回头一看,就坐着寥寥一二十观众,看来国民的心理素质和欣赏水平真是水涨而船高,这类靠明星脸皮装饰的自吹自擂的片子,实在是调动不起多少人的为爷兴趣。只是不知道,这样一部粗糙的影片如果不靠垄断怎么拉动内需,至于“8亿起步”的说法,还真是得到主旋律的真传。

  尽管如此,看完影片,你绞尽脑汁,还是能从影片中找出来一些值得思考的片段。


  北洋政府很民主

  影片中最为壮观的场面当属“五四”运动之学生上街游行示威。数以万计的学生身着黑白两色服装聚集于广场,群情激奋,然后在李大钊的一声令下,如潮水般开始涌向东交民巷使馆区进行抗议。学生发表激情洋溢的演说,痛斥政府卖国。在如此情况下,总统徐世昌听闻只是说学生很幼稚,却没有派出军队镇压,整个过程只有警察维持秩序,不开枪更没有坦克清场。最后警察仅仅抓了36个学生,也没有玩什么秋后算账的损招。这说明什么?说明当时的北京政府已经非常民主。根据《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与《中华民国约法》之规定:人民有身体、家宅、财产、著作、集会、结社和信教等的权利和自由;有陈诉于行政官署之权;有请愿于议会之权。因此执政者在人民之身体非依法律的情况下,不得逮捕、拘禁、审问、处罚任何人。当时政府的行为遵守了国家宪法,保障了人民在法定的范围内的权利和自由,这在的中国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更是为“无特殊利益”者之所不容。

  另外,北洋政府时期,民国北京政府形式上采取了三权分立制度,从“府院之争”,我们就能看出当时的国会不是“橡皮图章”、“表决机器”,而是真正起到了监督政府、制约行政权力的作用。

  学生有权力烧他人住宅?

  影片中学生火烧赵家楼胡同的曹宅当然有演义的成分,当时的情况是在民族主义刺激下情绪错乱的学生撞倒大门,蜂涌而入,到处寻找曹汝霖。并未找到曹汝霖,愤怒的人群便放起一把火,把曹宅烧了,章宗祥由仆人引到地下锅炉房躲藏,当他从锅炉房中跑出,被学生发现,将他痛打了一顿。随后,警察总监吴炳湘率大批人马赶到,逮捕了违法闹事的32名学生。当时的宪法明确规定:“人民之家宅非依法律不得侵入或搜索”,学生的行为已经不是“侵入”“搜索”这么简单了,而是严重违法,不管你高喊的神马看似“正当”的口号,违法就应当受到法律的惩罚,这一点毫无疑问。

  李大钊、陈独秀是“一小撮煽风点火的人”

  影片多次而详细的刻画了陈独秀和李大钊这两位大佬的一言一行,两人肝胆相照、相濡以沫,宛如中国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雪夜两人一起吃火锅的桥段。影片中,陈首先阴阳怪气的说:“我预感到中国将有大事发生。”,脸上还伴随着暗喜的笑容,李当然也心知肚明,不过李好像没那么多心计,直接就把话挑明了:“如果和谈成功,则举国欢腾;如果和谈失败,则中华民族近百年来所受的屈辱,将会转化为巨大的民族主义浪潮”。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心有戚戚焉。其实,两人早就瞅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正幸灾乐祸等着好戏的开场。后来的局势变化果如其所料,两人当仁不让站在了浪尖,宣讲错误的信息误导学生,鼓动学生上街游行。为什么说是误导?因为在巴黎和谈中,北京政府并没有在承认日本在中国山东权益的巴黎和约上签字。据理力争被算成了卖国,还真亏陈李二人想的出,只要是和谈失败就必定是卖国,这是两人早就预定好了的。在“一小撮煽风点火”的人鼓动下,不明真相的学生成了玩偶,盲目仇恨国外的民族主义情绪再一次被灌输到了国人心中,完全改变了新文化运动的初衷。

  胡适的远见

  面对陈李以俄为师的盲动,胡适公开提出了批评:凡事须以理服人,他们不可以批判吗?马克思的学说只是个理论,岂可东效西颦、邯郸学步。马克思主义理论不能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说明胡适先生的卓越洞见,历史也证明了他的看法。只是历史的灾难还是如期降临在中华大地上,这不是胡适这样摒弃邪教主义的人能呼喊避免的。更为可笑的是“以俄为师”,现如今俄罗斯人不谈共产主义好多年了,马恩列斯这一套东西也已经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可是上当受骗的学生还在玩这套巫术,真是可悲可叹。

  工人阶级得到整个世界?

  影片最后,“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在那条船上共唱“工人阶级砸碎的只是锁链,得到的是整个世界”,听得让人哭笑不得。每一个阶级都要砸碎身上的锁链,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追求自由的权利,前提是不能妨碍他人的自由。工人阶级得到整个世界,那其他阶级的人怎么办呢?都该死或者全部同化变成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本身不是罪人,当然也绝不是上帝的义人。所以还是影片中辜鸿铭一段话在理:“老夫的辫子长在脑后,笑我的诸公,辫子却是长在心里”。没有皇帝,但是要千方百计整出领袖;没有一个家族独霸天下,但是某一个阶级、一个政党却要独霸天下。这个辫子就是权力,不是分配权力,而是抢夺权力,抢了权力就成为爷了,这不是文明政治的逻辑,而是强盗流氓逻辑。

  斧头还是锤子?

  在《建党伟业》的宣传海报上,中共党徽不是“锤子镰刀”而是变成了“斧头镰刀”,被网友称为“斧头帮”再现。导演韩三平和黄建新,日前出席电影首映礼时说,海报设计是为了还原历史,最早的中共党徽就是“斧头镰刀”形象,后来才变成“锤子镰刀”。

  19279月秋收起义,中共有了自己的第一面旗帜,当时的这面旗帜用一大块鲜红的布制作,旗帜两面的中央各缝着一个黄色的五角星,在五角星的中心位置,画着镰刀和斧头。

  直到1942年,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的关于中共党旗样式的决议中,还规定党徽是镰刀斧头:“中共党旗样式为三与二之比,左角上有斧头镰刀,无五角星”。

  只是对于世人来说,甭管是斧头还是锤子,都会让人产生血腥、暴力、残忍、恐怖的不好联想。

  建党为爷,少儿不宜

  据香港媒体称,香港影视处解释:《建党伟业》有暗杀、中枪溅血、士兵被炮火炸伤等“暴力场面”,而根据影视处的规定,场面属于“有限度暴力”,因此将套戏评为IIA;电影中有“使用容易得到的武器进行容易模仿”的危险动作,《建党伟业》表达得太“主动”不够含蓄,因此戏儿童不宜。影片中的人物口口声声宣传的是“暴力方式”、“暴力革命”,这对于年轻人来说肯定不会起到正面的教育作用,而只会败坏青年。

  当然建党伟业真正的“伟大”在于其双重分裂性:影片与现实的分裂,价值与事实的分裂。只允许一小撮特定的人有建党为爷的权力,更多的人不要说建党,连宪法规定之公民权利都不能享有,这才是“一小撮”修炼几十年成爷的关键所在。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