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新纪元周刊:大陆民权现状纪实: 独立参选与连环爆炸

u     揭假民主 布衣代表先驱姚立法
u     访民刘萍 拥抱迟到的民主梦
u     李承鹏:让中国人看看选票长啥样
u     吴丹红:没有法律就没有天
u     曹天:一亿廉政保证金选郑州市长
u     梁树新:与其被代表,不如当代表
u     夏商:让沉睡的选举法苏醒过来
u     五岳散人(姚博):学习西方反对派
u     忽视民意 中国社会火药库
u     警民冲突密集爆发
u     上访无门 冤屈何处诉?
u     一手镇压 一手漠视
u     争民权 百姓文武齐上


【大纪元
然而今年不同。在海外茉莉花飘香,中国国内物价上涨、民怨汹涌的大环境下,下岗上访女工刘萍的参选标志着最底层民众也在用实际行动争取基本公民权利,而李承鹏等公共知识分子的加盟更带动高端精英阶层的行动。

“独立候选人”这个名词,中共官方跟着民间说了30年,由于今年候选人多、层次高、博客推特等网路宣传效果好,独立于中共所控制的党派和团体的自荐非官方候选人深令官方恐惧,进而展开暴力吓阻参选。

面对恐怖打压,他们以一种超常的勇气、智慧、牺牲,挑战着强大无比的机权体制,彰显古老的华夏后裔力图以血肉之躯铺就中国民主大道的殉道精神。

揭假民主 布衣代表先驱姚立法
骆亚、文华



《我反对》讲述中国湖北省潜江市人大代表姚立法在12年内四次没有权势之下参选人大代表的传奇色彩的参政故事。(维基百科)

参选,为了揭露中共的假民主。不管被打断脊椎或肋骨,造谣中伤或转移选民,二十多年来姚立法坚持推动基层选举,挑战中共现行选举的潜规则、假民主,唤醒民众内心本应该有的权益。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虽然已是中宣部的禁书,然而提起独立候选人,人们常常想起一个人:姚立法。

今年53岁的姚立法,1978年大学毕业后曾支援西藏,回到老家湖北潜江后,曾在市教育局工作20年,2001年调到实验小学教书。1987年他就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潜江市人大代表的竞选。孜孜以求的努力终于在十年后的19981128日有了结果。那天当公布非正式候选人姚立法得票数为1,706 票、票数排名第二时,选举场上掌声如雷,有人说:“今天是人民的节日。”



1999年到200415日期间5年的人大代表生涯中,他开创了很多“全国第一”。据大陆《检察日报》总结:“第一个以非正式候选人身份当选的代表,第一张市人大会议上的反对票,第一个申请做专职人大代表的人,第一个定期或不定期向选民述职的人大代表……”在潜江市300多位人大代表中,他向一府两院(政府、检察院、法院)提交了187件建议、意见和批评,占了总数的38%。他曾发动百余名人大代表联署议案递交国务院,推翻湖北省江汉县立市的意图;他曾调查发现市财政拖欠全市教师1亿元工资的白条事件并进行了公开追讨;他还检举了潜江部分村委会选举严重违法,最终罢免了一位民政局副局长。

人们记得姚立法,不仅因为他个人的当选,更主要的是他把自身当成火种,不断鼓励其他民众参与到竞选中来。2003年,总人口不过100万的潜江市涌现出32名自荐候选人,比北京和深圳两地的总和还多,开创了全国民主风气之先。

接受《新纪元》采访时,姚立法总结了当年成功的几大原因:“第一,坚持竞选的执著感动了选民;第二,不留情面的揭露中共基层组织的非法选举;第三,大胆向选民承诺,一旦当选就要怎么做;第四,冲破一切阻力,把自己竞选的传单送到选民的手中和家里;第五,创造条件和机会向选民发表竞选演讲,因为我的选区的选民高中生和大学生的选票占相当大的比重,找机会面对面的演讲和回答他们的提问。”

被多次打断骨头 打压参选

不过这位布衣代表很快遭到了当局的打压和骚扰。2002年底,他走在街上被人打断了脊椎骨。2003年的人大换届选举,当局造谣说他偷窃了国家机密,并将选区内的师范学院学生划出他的选区,导致他落选。

20049月,姚立法接受美国国务院邀请,观摩了美国总统大选。回国后他继续被莫名其妙的人殴打,2005年又被打断肋骨,先后至少被殴打了五、六次。他的所有报案,公安一律都不管。一次他被当场打晕,所幸及时抢救,否则性命不保。

即使经历这样的暴力阻选,姚立法依然坚持身体力行地推动公民选举。他谈到从美国观摩回来后的最大感受:“第一,美国的选民是选举的主体,它不是由哪个政党来主导选举,而是由人民自发参与这个选举,同时民间组织在选举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第二,美国选举的法律十分科学,让非法想当选的人在法律上无机可乘;第三,选举的监督、选举的透明、选举资讯的公开做得非常好;第四,媒体关注选举,没有禁区。”

承传理念 点燃薪火

近几年来,每到敏感日期,姚立法就被当局监视居住。在今年茉莉花革命之前,他已经被绑架多次,目的就是阻止他去外地培训独立候选人和独立观察员。“从去年暑期后,我就给各地发那个〈中国独立候选人竞选须知〉,在中国的所有关注选举的人主要是看这个资料。暑假我们就在全国各地对独立候选人、对独立观察员进行培训。”

不过接踵而来的就是更多的监控和抓捕。今年中国新年前,姚立法一放寒假就到了北京和上海对独立候选人进行培训,直到腊月廿八凌晨两点才回到家。

“腊月廿八的早晨八点,我家的门就被堵住了,当天我一直到夜晚都不开门。警方砸我的门,整整一天,当晚七点就对我进行了非法绑架。当天就带到武汉,廿九日带到南昌。大年三十我在南昌,终于把求救的消息传了出去,引起国际媒体的关注,共产党直到正月初一的夜晚才把我送回老家。

初一之后,江西的刘萍、魏忠平他们都到湖北来找我培训,还有广州、湖南的朋友。因为我的培训,当局又绑架了我一个礼拜。就是春节前后的绑架就不下十次。那时候跟茉莉花是不相干的。还有从220日到今天这样的非法监控,目的就是破坏我的培训工作,增加我的难度。”

作家、访民挺身参选

不过,姚立法依然想方设法做选举培训,他认为今年的独立候选人在人员结构上跟以往比有所不同,“第一,层次相对的高,涌现出作家身份的独立候选人,以往几乎是没有的。第二,有一批访民出来做独立候选人。”在他培训的人员中很多就是访民,他披露这些访民现在正在准备中,到时候就会站出来竞选。

关于今年媒体开始对选举有些报导,他对《新纪元》表示:“因为今年有一个特殊的情况,江西提前半年选举,而全国人大常委会、中宣部以往每次换届都要出台档,这次还没有出台,所以开始时中国的媒体没有禁令,因此有了报导的空间。在国际媒体高度关注刘萍等人竞选之后,中国媒体也蜂拥而上高度关注,再加上网民的关注这些所促成的。”

“还有曹天竞选郑州市长,非常有胆量,他进入的是一个新的领域,直接竞选的是行政官员,这对唤醒埋藏在人民心中的参政热情、呼唤权利的意识起到了很好、很大的作用;同时对官场不亚于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目前很多独立候选人的宣传口号是:“选举人权益大如天,选票箱里面出政权”。

中共畏惧独立候选人

为什么要鼓励民众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呢?“是因为我们有一个肯定的说法,中国的这个基层选举99%都是非法的。99%都是假民主的,全都是骗老百姓的。”

他分析说:“除了对官员的监督、质询及罢免,共产党的腐败分子他们是非常清楚,如果人民按照个人的意志行使自己的选举权来选举人大代表,有民意基础的、代表人民的、代表社会正义的,有这样的人大代表组成的人民代表大会,再选举官员的时候,那么就使中共党内买官的、卖官的人失去了机会,腐败空间就会越来越小,他们的末日就会越来越近。所以他们对选举是非常恐惧的。这是其一。

第二个很重要的就是,对财政预算和决算的监督、财政的公开透明。财政的预算和决算,由人大代表来决定,那么他们想贪污的空间也会变得越来越小。仅仅这两个方面,他们就感觉末日来临。”

用参选来揭露中共假民主

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推动基层选举,姚立法向《新纪元》说明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挑战已经存在多年的假民主这样一个现状。关注选举的人越多、竞选人大代表的人越多,才会把现有选举法恶的一面更充分暴露。强调公民的意识、强调公民是国家的主人、强调行政权立法权执法权是人民所授予的,而不是共产党打江山打来的,这些权利都是人民的,而不是共产党的。”

姚立法认为一百年前中国就有了国会的选举,竞争性很强、非常激烈,开端做得很好,经过一代一代人的努力而日趋成熟,但是1949年之后,人民选举权、甚至连假的选举权都没有了。“我从87年开始努力,实质还是挑衅现行选举的潜规则、假民主,唤醒民众内心本应该有的责任感。不是我们老百姓不关心选举权,而是现行制度迫使他们放弃。所以我一直坚持竞选,不管面对打压还是迫害,一直坚持了下来,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

访民刘萍 拥抱迟到的民主梦
骆亚



投诉无门,越来越多访民有意站出来参选人民代表。图为“两会”召开期间访民进京,欲向人大代表陈情。(新纪元资料室)
下岗访民刘萍参选的消息传开后,网友们称她是“最勇敢的女人”。尽管最终被剥夺了参选人民代表的机会,刘萍仍坦荡的说胜利得自豪、胜利得精彩!因为中共的打压就证明她是阳光的,是胜利的。

刘萍今年47岁,是原江西新余市新钢设备材料公司工人,2009年下岗。刘萍多年来和本厂职工魏忠平一起致力于企业职工的维权,他们成功的阻止了工厂让更多工人下岗,并为下岗职工争取到了最低工资标准,在当地群众中享有很高的声望。

她对《新纪元》表示:“我不是喜欢政治而参选,只是想真真切切的参与选举,索要自己手中的权利——选票。因为我一直是被代表,长期的劳工维权过程中也是诉求无果、告状无门。没有一个真正的为老百姓发言、发声的地方。”

仓促出场 演讲争权利

今年大年初五,刘萍和魏忠平专程到湖北找选举权威姚立法谘询。但因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突然提早半年,打乱了刘萍初次参选的部署,连姚立法给他们的很多自费印发的竞选材料,他们都没来得及仔细学习。两会期间,他俩都被关到3月中旬才放出来,而47日候选人名单就公榜了。

“但我想当人大代表的念头很本能地就出来了,我用白纸写上:‘我想当人大代表,希望大家选我。’410日晚上七点多我就在社区里演讲,当时的演讲纯粹就是向大家作一个自我介绍。”当晚八点半左右警察将人群驱散,刘萍自此不断被各方的领导约谈。

大陆关于演讲的法律是块空白。在刘萍看来,基于最高宪法的游行权和言论权,演讲是应该被允许的。“他们不断的驱散,我还是不断的继续到街上演讲。社区居委会、麻将馆、凡是一切有人的地方,都是我演讲的地点,甚至我可以为一个人演讲很久。”

由于白天打工,刘萍几乎每天晚上都出门演讲,尽管基本上都被警方驱散了,但演讲效果非常好。“我问大家看到过选票吗?我不等他们回答我就说自己从来都没看过选票,所以我的权利一直在被代表,我被幸福。现在是我索要我手中的权利——选票,希望大家选我。”

有次演讲时,社区的书记出面干扰,当众撕毁了刘萍印制的名片。“我微笑的向大家说,他是领导人,他的身份比我们高,我这个演讲的方式他承受不了。就听人们对书记一阵哄笑和怒骂。我参选,我觉得我一直在合法的阳光下,在阳光下有什么恐慌的,恐慌的不是我。”

针对民众被奴役的时间太长,法律意识太弱,演讲中她反覆重申:“如果大家漠视你手中权利——选票,也就在放纵腐败的蔓延,那么进一步会造成权利被侵害。收入低、生活不公,其中一个原因是你漠视选票产生的后果。”



24小时监控 多次传唤

515日到16日正式选举,刘萍在此之前共递交了两张推荐表,共有41个人联名推荐。“按照《选举法》10人以上联名推荐将产生初步候选人,我是合格的,可在他们根据因我前期上访表现被拘留过,把我名字剔除了。有的官媒说因为只有7人联名推荐我,这是胡说八道,写报导的记者听了片面之词,也没有找我本人来证实,而且所有支持我参选的联名人都被政府约谈了。”

采访中,刘萍向《新纪元》说明自己因竞选而遭到的一连串打压。

“从430日开始,我就被警方24小时跟踪尾随,法外监视居住。当北京有观察团成员到新余市观摩参选,也被警方绑架、遣返。511日,我和魏忠平举牌子‘人民代表人民选 公民精神万岁’进行演讲,大批警察来了,他们想强行带我走,我要求他们得有传唤证。回家后大批警察敲我的门,我拒绝开门。他们把电都掐断了。”

512日早上,警察想在她打工的地方带走她,当她要求出示传唤证后,又被放回。13日凌晨,警方抄了刘萍的家,晚上再一次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从家中带走,囚禁在一家招待所,一直到选举结束,18日凌晨才放她回家。

“我很庆幸自己的精神没被他们摧垮,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参选要有极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这一个多月的过程中,我饱尝公权力对我身心的打压,我被关押在良山招待所时,冻了三天导致我腹泻。还有持续三次传唤,给我健康造成很大影响,口腔都溃烂了。”

胜利得自豪、胜利得精彩

回顾走过的路,刘萍平和自信的说:“如果不加以干涉的话,那么我有极大的把握可以出线。”尽管她被剥夺了参选的机会,但她仍然坦荡的说:“我胜利得自豪、我胜利得精彩。因为他们打压我的同时就证明我是阳光的,我是胜利的。我索要手中的权利有错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是面对公权力不断的打压百炼成钢的。”

刘萍参选的消息传开后,网友们称她是“最勇敢的女人”。至今通过Google搜索“支持刘萍”,还能找到121万条。如网友小端表示:“刘萍带了个好头,如果十个、百个、千个、万个刘萍都站出来,那么很有可能使执政者做出一些退让,释放一些我们应有的权利。只要不懈努力,每一小步都是胜利。想前进,必须迈出第一步。”

民众的赞誉让刘萍感到莫大的欣慰,她说:“我们也是在拥抱迟到的民主。我希望有候选人站出来的同时,有更多的媒体积极的关注,更多的维权人士来监督,才能真正意义上做到人民代表人民选。”刘萍期待自己下届能做得更好,也期盼能像香港、台湾那样,自由地走上街头演讲。

“只有民主的国家,人民才真正的幸福。”刘萍最后感叹道。◇

===============================================================

作家独立候选人素描
王净文

受网路高科技所赐,如今每个网民都可以代替新华社或中央电视台,在上亿网民中发布信息,这对民间选举大为有利,催生多位著名网路写手候选人。

2011年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从一开始就不同于往年。江西提前半年选举,访民刘萍的第一炮把死气沉沉的选举场给震醒了。“您给我阳光,我为你灿烂”,这样的话出自于一个下岗女工之口,其自信和坚毅温暖了很多心,于是积蓄了四年的怨气和心愿,终于被撕开了一道裂缝,如岩浆咆哮而出。

在网路发达的今日,只要网路博客推特运用得好,一个强有力的竞选团队就成立了,哪怕只有一人,也能做无冕之王,也能受万民之托,参与管理众人之事——政治。以下是几位著名网路写手候选人的简介。

李承鹏:让中国人看看选票长啥样

这位大眼睛的四川老小伙,写起时政评论来,跟揭足球内幕一样犀利幽默。从药家鑫没撞死人而杀死人,他看到我们都需要吃药;从抢购风中他看出中国人都生活在恐惧中。525日他在微博上宣称,今年9月他将参加成都市武侯区人大代表的竞选。为什么呢?他说有个高墙密闭的村庄,村民们从来不知道、也被驯服得不太想知道墙外咋样,但总有人想到墙根那试试能否翻墙出去看看。于是他站出来了。

“跪久了,就不知站着的好处。人们之所以跪着,是因天花板太低,不跪不行。”一个从来没有尝过苹果的人,他怎会知道苹果是好的,不过“你只要给他一个苹果的希望,他就敢跟你憧憬苹果的芬芳。”去年底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被卡车碾断脖子,令李承鹏非常感慨:“除了写作之外,还应该做点什么。”

他参选还有个目的:让很多中国人第一次看看选票长得啥样。“首先,身份证证明不了你是中国人,只能证明某把菜刀属于你这个人,方便警方追查某个凶杀案的线索而已。其次,房产证也证明不了你是中国人,只会证明你是花了世界上最贵的价钱,租了一间豆腐渣房子的那个人。……事实上,只有选票才能证明你是真正的中国人,你平生第一次可以填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字样,而在其余时间,李刚来了,你就是屁民;城管来了,你就是刁民;三峡来了你则是移民……”

作为“十三亿分之一股东”,虽然“只是一个散户,从未分过红利,还一直被套牢”,但无可辩驳的是,我们才是真正的股东。是股东,就该站出来说话。

吴丹红:没有法律就没有天

专门研究证据法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网路名字却叫“吴法天”,取意“没有法律就没有天”。十年寒窗跳出农门后,又苦读十年书,博士毕业后写下《特免权制度研究》等专著,并获得多个学术奖。业余做兼职律师,代理多起重大刑事案件,自认为是好律师,但其博客网站很多却被关闭。

吴丹红在网路上打假,曾以公民身份向公安举报“黄光裕背后的地产男人”禹晋永涉嫌犯罪,在全国引起关注。他还向最高人民法院建言“两个凡是”,以减少司法不公:“凡是法律规定应当公开审理的案件,法院必须于判决生效后在其官方网站公布判决 书全文,而且法庭必须对庭审过程全程录像并制作光盘,当事人在庭审后可以以成本价购买该光盘。”当然其建议没有被采纳。他将参加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竞选。

曹天:一亿廉政保证金选郑州市长

“诗人曹天,年过四十,学历博士,祖籍兰考,比文人有钱,比有钱人有理想,比有理想的人实在。”这是他的博客自我介绍。“慈悲原本多情故,心有灵慧花有香”,这位被称为“商人盔甲文人心”的地产商人,十年来业主投诉率为零。“做人要老实,盖房要结实”,这是他的口头禅。

做过律师、记者的他,出版过诗集、经济随笔和童话集,2005年当选中国经济改革十大杰出青年和当代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他曾呼吁“关灯赏月让中秋节更传统”。“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的他,前不久就放了一声惊雷:要用一亿人民币的个人资产,去竞选800万人口的河南省省府郑州市的市长。

他解释说,这一亿元是廉政保证金,如果他在竞选或执政期间出现贪污受贿和道德腐败行为,这钱就自动收缴国库或捐给福利事业,并保证当市长期间不领取一分钱工资,因为“中国文人的理想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不过大陆媒体只字不提的是,曹天作为“六四囚徒”曾被判刑,出狱后走投无路时帮人卖了一个滞销的楼盘从而走上致富路。为此海外读者有两派:一方认为曹天是真心想推动中国民主,22年后再续前缘;有人则怀疑他拿官商勾结的黑钱在演戏。

梁树新:与其被代表,不如当代表

知名微博客,公益活动家。他拿地铁当舞台,倡导低碳生活;过年时他给每个人发红包,让人感受到祝福的温暖;大雪困住了旅客,他在网路论坛的天涯社区发起“融雪行动”,一天就筹集到200万元救灾物资;“铅笔换校舍”以物易物的爱心竞拍,25天内给贫困小学筹集到15万校舍修缮资金……

曾做过杂志主编的他,目前专注新媒体营销与网路公益新模式的探索,任职广州天涯社区商务运营总监。530日广州电视台高调报导他参选番禺区人大代表的消息,电视上他的同事们高喊助选口号:“与其被代表,不如当代表。梁树新,我们撑你!”真有点港台竞选的味道。

夏商:让沉睡的选举法苏醒过来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夏商宣布参选上海静安区人大代表。他参选心情很平静:“参选是宪法和选举法赋予的权利,不是‘革命性’的行为,只是履行普通的公民权利。”“我这样做只是想让选举法这样的‘沉睡’法律苏醒过来。我认为是在帮人大的忙,让人大更具合法性和代表性。”

“我在这里宣誓,一切程序将严格遵守中国选举法,成功与否取决于人民的选择。若当选,一定为选民说话;若落榜,也不气馁,下届再来。”这无疑是所有独立候选人的心声。

五岳散人(姚博):学习西方反对派

《中国日报》总编辑助理、专栏作家五岳散人,2002年开始写时评,写作速度快,号称千字平均用时25分钟,有上千篇精品文章,主要与民权、民生、法律相关,自称写作特点是:知道分子,常识写作。他将在北京昌平区参选。

61日在回应《环球时报》社论提出的“独立参选人中,最受互联网关注的,是那些一直在学习西方反对派的人。他们在试图把中国求同存异的包容性文化,推向对抗性文化。”五岳散人说,官方的惯用伎俩是先把人归为西方敌对势力,然后借用偷梁换柱手法恶毒攻击。大陆的政治现实其实一点也不包容,而是“烂熟了社会现实”。

再说,参选也不是对抗,“当经济迈出一大步、政治始终没有真正动作的结果,就是‘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这蛋扯得难道还不疼么?”

千帆竞发 前仆后继

除此之外,媒体人徐春柳宣布参选北京东城区人大代表选举,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广东商学院大三学生胡文浩、杭州普通市民徐彦、梁永春、福州市民雁南飞(林斌),江苏常州市、浙江长兴县、湖北武汉等地都有博主、网民宣称将参选当地基层人大代表。

一时间,真有千帆竞发,跃跃欲试的感觉。不过很快就传出候选人遭遇打压的事。619日,酷爱网球的李承鹏儿子,原本要代言一家网球公司的“绿色种子计划”,不过赞助商接到威胁,不许出现和李承鹏任何有关的信息。但李承鹏坚定地回应说:“你拦得住一头猛烈的火车,拦不住一只顽强的蚂蚁父亲。”另外,最近网路盛传,曹天的公司正在遭受郑州公安、国土资源、税务的联合调查,曹天本人亦处于失踪状态。◇

==============================================================

忽视民意 中国社会火药库
华明

“投诉听不懂,上访听不懂,静坐、下跪听不懂,自焚听不懂,现在是炸弹,不知道能不能听懂。钱明奇的星星之火正在燎原!”这是大陆网友哀叹中共大小官员们如此忽视民意,导致中国社会犹如火药库,令人担心一触即爆。

526日早上,中共建政以来首次发生“五连爆”,震惊全国,成为标志性事件。钱明奇引爆了江西省抚州市检察院、临川区政府大楼、药监局、政府档案馆等四处政府场所,短短半小时发生连环爆炸,下午市体育馆外汽车再次发生爆炸。

此后,许多地方政府机构相继发生爆炸。610日上午910时,天津市政府门前发生一起爆炸。目击者称,事件导致3人受伤,也有说,2人受伤。有知情人透露,估计是上访人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走投无路,引爆自制炸弹。

69日中午1时左右,湖南省耒阳市黄市镇派出所发生爆炸,四层高的大楼被夷为平地,一名管户籍的警察被砸在废墟中当场死亡,另有5人受伤。据悉是派出所存放了大量非法炸药所致。

69日凌晨223分,河南郑州市公安局发生剧烈爆炸,地面炸出大坑。爆炸发生后不久,有一名男性伤者被120救护车拉走,爆炸原因不详。

68日中午11时左右,山东省德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突发大火。676时许,广西省桂林市全州县安和乡安和街邮政所附近发生爆炸,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

警民冲突密集爆发

除了爆炸频发外,近日群体事件也连续爆发。612日晚约22时开始,广州增城市新塘镇上万民工与数千警察展开激战,现场传来疑似枪声的连续声响,大量武警及装甲车进驻,一直到13日凌晨3时。民间传死伤过百,被抓的民工也超过百人。

起因是,一名四川籍孕妇610日晚摆地摊,遭当地治安队暴力殴打致胎死母腹而引发众怒。民众围殴治安队并掀翻多辆警车,砸烂大墩派出所和治安大队。11日民众再与几百到场武警发生冲突,并焚烧治安队及村委会。

617日,因官方封锁消息,广西南宁市江南区沙井镇三津村,429日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照片在网上曝光。当地村民说,政府动用逾千警力,和数千村民发生激烈“战斗”,警察用催泪弹驱散、用电棍殴打村民,愤怒的村民砸车、烧车,事件导致上百村民受伤、数十人被拘捕。目前,当局仍在抓捕村民代表。

613日,无锡市羊尖镇廊下村、宛山村三百多村民聚集在镇政府前,向领导讨还被非法征收的土地,并要求拿回没有列明条款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之后被警察和保安强行驱散。

610日,几十辆武装车、几辆装甲车和其他一些特种车辆开进湖北利川市,预防民众有更大抗议。此前4日,利川市前反贪局长冉建新被以渎职名义双规后,在巴东县检察院内神秘身亡,家属挂出“得罪领导,惨遭暗害”的横幅抗议,称冉建新被打死,全身有瘀血和伤痕,逾2千人上前“围观”,警察驱赶群众,爆发冲突。

63日,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钟管镇三墩村工业区内,升华集团拜克生物公司属下的分公司厂房内突然发生爆炸。随后大批村民把垃圾堆在该厂门口,并聚集上万村民到镇政府门前抗议化工厂长期给当地带来的严重污染。警方出动特警驱散抗议人群。

63日,河南省漯河市公交车的6路和72路乘务员再次罢工,前两天相继也有多条公交线路乘务员罢工。直到64日,当局同意公交车票价加价后,才结束罢工。

61日,广东潮州市古巷镇的四川民工熊汉江讨薪,被老板挑断四肢筋脉,致终身残废。当地民工连日来前往潮州市政府外聚集抗议。6日晚有上万人示威抗议,并与防暴警察爆发冲突。至晚间更传出有爆炸声,现场指三十多辆车被砸被烧。

上访无门 冤屈何处诉?

应该说,民众何尝不想和平解决,问题在于,官员可关注他们的疾苦?近几年来,中国百姓给官员下跪、自焚、上访等方法用尽,不但冤屈得不到解决,却遭到打压和迫害。

江西抚州爆炸之前,钱明奇在新浪微博中说,他两次被强拆,损失巨大,上访告状了10年,妻子因拆迁去世;一同上访的访民中有两人也在悲愤无奈中相继过世。他说,不想成为又一个死于车轮下的钱云会,要以实际行动讨回公平、正义。

网路上一项对钱明奇爆炸案进行的民意调查,引起火爆回应和热烈讨论。强力支持叫好的、同情理解的和惋惜的,超过96.6%;只有不到3.4%的人表示反对。为何支援“暴力”?应该说当地官员施暴在先,民间抗暴在后。这是当局咎由自取。

上访申诉之路被堵塞,媒体网路被封锁,老百姓应该怎么办?到哪里去申诉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一手镇压 一手漠视

对于中国各地点燃的愤怒之火,中共的“灭火”之道就是镇压。在广州增城、湖北利川、内蒙古等地出现的大规模群众示威,当局只会出动大量军车和装甲车实行严控和镇压,然后抓人“秋后算帐”。

除此之外,一再忽略民间呼声也是官方一贯作风。就在广州增城民众怒火沸腾之际,广州市长万庆良12日却率领四位副市长在国际龙舟赛中划艇夺得头名,被网民讥讽“不务正业”;广东省头把手汪洋率团去了德国,他曾提出建立“幸福广东”的口号,是靠装甲车和催泪弹维持?

613日,中共再发狠话。《法制日报》报导,中国高院副院长张军声称,对极端仇视国家和社会的犯罪分子坚决重判。显然又在激化矛盾。

其结果是,老百姓越来越不相信政府会为人民服务。得不到应有的社会公义,除了揭竿抗暴,现在访民也甘冒打压站出来参选,光明正大的向公权力索回应有的权利!◇

===============================================================

争民权 百姓文武齐上
王华



百姓拿起炸药包和网路笔,文武双全的展开反击,中共还有招架之力吗?(Getty Images

今年人大代表选举有了拿起宪法捍卫权利的文者加盟,还有一大批被逼上梁山、以死殉道的武者蓄势待发。面对中共暴政,百姓拿起炸药包和网路笔,文武双全地展开反击,索回应有的公民权益。
1980年代开始,中国就开始搞基层民主选举。不过30年来,无论是农村村委会选举,还是县乡市的人民代表选举,民主在大陆只是画饼充饥的梦。这次选举,全国将有9亿选民,将选出200万个县乡两级人大代表。

官方跟着民间说了30年的“独立候选人”这个名词,由于今年候选人多、层次高、博客推特等网路宣传效果好,官方就改口称“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根据”,其实这种不规范提法的中心思想就是说,“公民联名推荐参选人”是独立于中共所控制的党派和团体的,是十个以上公民联名推荐、并经选举委员会批准的候选人,当然,选举委员会是中共决定的,所以类似于刘萍、曹天等“问题”候选人,是否能经过选举委员会的资格论证,这还是个谜。

中国宪法称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它能制定法律并任命各级政府官员。回顾历史,1979年《选举法》诞生后的1980年,是人大选举最热闹的一年,当年有很多大学生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仅在北京地区就有11名大学生成功当选。不过这样宽松的“好日子”很短,1989年六四后,基层选举更是堕入低谷,仅零星出现“布衣代表”姚立法、“农民代表”吕邦列等星星之火,到了2007年,全国出现500多名自荐候选人,但在官方打压下全部落马,很多候选人还被暴力殴打和骚扰。(详情请见“中国基层选举黑幕”)

今年人大选举一开始就不同于往年。在海外茉莉花飘香,中国物价上涨、民怨汹涌的大环境下,下岗上访女工刘萍的参选更显不同一般,这标志着哪怕是最底层民众也在用实际行动争取当家作主的权力,而李承鹏等公共知识分子的加盟,更是带动高端精英阶层的行动。这些网路知名人士的笔头一动,几分钟内各种信息就传到千家万户。据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估算,今年参加人大直选的独立候选人,“估计会多达百万人”。这种上下一起、齐心协力的撬动,加上官方无法封锁的网路翻墙技术,以及上亿网民的围观助威,令未来几个月的选举大戏充满吸引力。

如今中共面对的,不只是一群拿起宪法捍卫权利的文者,还有一大批被逼上梁山、以死殉道的武者。“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从钱明奇的五连爆开始,短短几天内就连续发生五、六次大爆炸。中共以往凭藉“枪杆子”和“笔杆子”来威吓民众,如今因果轮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是百姓拿起炸药包和网路笔,文武双全的展开反击。面对这样的迅猛攻势,中共还有招架之力吗?

孙子兵法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喝狼奶长大的中国人有多少能真正认识共产党呢?它的本性如何,下一步它会干什么,其软档在哪?仁人志士不妨静下心来读读《九评共产党》,一定会大有收获。◇

本文转自229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20110625日讯】从1980年代开始,中国就开始搞基层民主选举。不过30年来,无论是农村村委会选举,还是县乡市的人民代表选举,民主在大陆只是画饼充饥的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