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记达赖喇嘛与澳华人见面会


   
    612日在澳洲墨尔本国际会议中心,达赖喇嘛在会见华人时,说了一句充满智慧与幽默的话,“我已经退休了,希望共产党也与我一起光荣退休”。
    从纽西兰地震灾区抚慰灾民们心灵创伤,祈祷死者逝去的灵魂后,达赖喇嘛又赶赴墨尔本为当地的市民讲经说法,在蜿蜒于墨尔本市的亚娜河畔,国际会议中心象一只振翼待飞的晶莹巨鸟,冬日的阳光和煦灿烂如同佛光普照。中午休会期间,坐于台阶上,躺在草坪上,散步于河畔小道的听众们,在温暖中,分享着达赖喇嘛演讲所带来的喜悦与爱抚,一派人世间平和明媚的景象。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在中午休会期间举行,见面会由“墨尔本汉藏协会主办”,为了举办这个见面会,“协会”会长余世新,张伟强等与各方沟通,让这次见面会有着广泛的代表性,让尊者的思想为华人社会不同的群体所了解。自从08年西藏事件发生后,达赖喇嘛表示对中国政府的失望与对汉民众的信心后,每次利用外访演讲期间,都会拨出时间与当地的华人见面恳谈。这次在墨尔本由于时间十分紧张,达赖喇嘛放弃午休时间与华人见面。在国际会议中心的5 号会议大厅,约有三百名华人静静地等待着达赖喇嘛的见面。这次见面会由墨尔本的“汉藏友好协会举办”。一时左右,达赖喇嘛在众僧与官员的拥随下来到了会议大厅,与会者拍着手,欢迎尊者的到来,长长的掌声表达了海外华人对达赖喇嘛的爱戴之情。当尊者在杏黄色的奇子上落座后,歌咏队在口琴的伴奏中,唱起了西藏歌曲 ,那一首尊者童年时期的歌谣,把达赖喇嘛带到了家乡,带到了遥远的童年时光。
    达赖喇嘛对着那么 多来自不同群体的华人,显得特别的高兴,他说零八西藏事件发生后,许多汉人认为我们藏人在反对汉人,我到美国访问,有些华人反对我的到访,我想与他们接触一下,互相作一个交流,安排了一个见面会,那次来的人也不多,我对他们解释了我们对西藏问题的看法与政策,但是只有部分人能够听得进去,有些人则完全不听我的解释,而且表现得非常激动。尊者风趣地说,看他们那个样子,如果我们中间不是隔着一张桌子,他们可能会一拳打过来。他说现在好了,最近几年来,我们与汉人朋友有了广泛的接触,海外各国地区都成立了“汉藏协会”大家彼此之间有了沟通,以前把我当作魔鬼,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达赖喇嘛的头上,并没有长着二只角,态度也发生了变化,慢慢地抗议我的人就没有了。尊者在说到共产党把我当作魔鬼时,还把手放在额头上伸出二只角来,引得全场哄动大笑。这样的气氛时时充满着会场。达赖喇嘛讲一了汉藏之间,千年的关系,讲到汉藏二族所共同拥有的宗教文化。他说在宗教文化上汉族还是我们的学长,不过这些年来汉族的佛教文化受共产主义的影响衰落了,学弟超过了学长,我们希望在佛教文化上对汉族有所帮助,共同提高。
    尊者说“六四”以前,我们与汉人接触不多,“六四”后我们看到许多学运人士,在追求“自由”以外也追求“平等”,我想这是我们互相沟通的很好基础。我们汉藏二族在平等的基础上来解决西藏的问题。对于以往的历史,我们不必再去纠缠它,我们追求的是未来,我们不追求“独立”,这是我一再强调的,我很欣赏“欧盟”的方式,当然汉藏二族也应该有自己的思路,我想我们汉藏二族经过更多的接触,共同探讨,一定能解决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他说最近注意到了内蒙所发生的事件 ,如果共产党真的象他们在天安门城楼写着的“民族大团结万岁”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件了。民族大团结不是标语口号,而是在内心真正的团结。
    达赖喇嘛在简短的演讲后,就进入了与华的互动提问。首先提问的是“独立中文笔会”的著名作家阿木,他说尊者在不再担任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退出政治权力以后,新一届的政府会不会还实行尊者的,“不独立的路线”。尊者表示:虽然我退出了政治领导的地位,也不顾问西藏流亡政府的操作,但是我相信这些年来我所宣传的“不独立,和平非暴力路线”已经为广大的藏人所接受。我想新一届的民选政府,在这样的民意之下,这一路线不会有所改动。因为这一路线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共同认识。
    第二个提问的是来自“纽西兰汉藏协会”的陈维健,他说这一次尊者拨出时间到纽西兰地震灾区看望灾民,不但感动了纽西兰人,也感动了移民当地的华人。我的问题是我们汉藏协会的一些藏族会员与汉族会员一个共同关心的问题,即西藏流亡政府是否会降格为一个“组织”。尊者说:“流亡政府”其实是共产党对我们的称呼,我们现在设在达兰萨拉的是一个“行政的中心”,处理我们西藏的事务。他说现在我达赖喇嘛已经退休,西藏的事务就交由这个中心。然后他话锋一转说到中共政权,他说共产党历史上也做过许多好事,比如说改革开放老百姓的生活也有所提高,但是到一定的程度就应该退下来,特别是在民主的时代,现在我达赖喇嘛光荣地退休了,共产党也应该光荣地退休。他的话再一次地给会场带来了轰动性的欢笑。他又进一步地阐述中国民主化的问题,也不是说在中国立即实现民主制,民主还是需要一步一步地来实现,比如信息的透明化,现在共产党垄断了媒体,许多方面都是歪曲的报导,13亿人应该了解事实的真相。另一方面是法制,现在的法律是共产党的法律,中国的法制应该达到这个世界的共同水平。达赖喇嘛在提到共产党时总是用汉语来表达,让华人听来感 到特别地生动。
    由于 时间的关系,只能代表性地在二个问题上进行互动。见面会结束前尊者走下台来,座在听众席上与华人一起留影,“中文独立笔会”齐家祯向尊者赠送了她的英文版新书The Black Wall,尊者向华人代表授于了哈达。这次尊者与华人见面会还有一个让人感动不已的插曲。12日当天墨尔本机场起了浓雾,许多飞机都无法降落,一些航班也被推迟起飞。从悉尼赶来参加见面会的“悉尼汉藏协会”华人赶到会场时,见面会已经结束了,为此感到深深的遗憾。当达赖喇嘛从秘书才嘉那里得知这个消息后,吩咐工作人员在大会结束的午后,作了一次单独的会见。当达赖喇嘛拉起几位迟到华人的手时,在达赖喇嘛温暖的手掌中,都为尊者对汉人的那一份情意所感动。
    博讯记者陈维健墨尔本报导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