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苏露锋:社会失序背后的“权力黑手”



物质越来越丰富,选择却越来越少,“有毒奶粉”余波未平,“染色馒头”又粉墨登场;野蛮拆迁血迹未干,高价楼房转眼耸立;义务教育学费刚刚取消,却又为高额补课费烦恼;民众教育越来越普及,社会风气却每况愈下;博士硕士遍地皆是,犬儒主义却大行其道……社会失序,道德失守,价值失落,我们这一代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悖论之中。
如果说道德和法律是维持社会秩序的两大基石,公权力则是挺立社会秩序大厦的支柱。社会失序的根本原因在于公权力失控。滥用权力,贪腐横行,可以说,贪官是社会失序的罪魁祸首——官德败坏毒化了社会风气,失职渎职、逼良为娼更使法律形同虚设。
官员代表政府机关行使权力,官员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决定了官德对社会公德、职业道德的影响和导向。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官为民之表率,官风决定着民风。现实生活中,相当一部分官员道德失守,职业精神沦丧。以至于中组部长李源潮在《求是》上撰文指出:“现在干部出问题,多数不是出在‘才’上,而是出在‘德’上。人民群众对干部的意见,主要集中在‘德’上。”
对一些人来说,当官压根儿不是为了治好政,管好社会,而是为了发财,图享乐。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腐败的干部60%以上跟包“二奶”有关,被查处贪官中95%有情妇。2009年落马的17个省部级高官中,有不少人流连于声色犬马,包养“二奶”,甚至嫖娼狎妓。前不久被判刑的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有“许三多”(钱多、房多、女人多)之称,他供认与其有特殊关系的女下属就有两位数之多。有些女贪官也不“示弱”:“土地奶奶”、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把上级和下级男人发展成情人;深圳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接受男警员的性贿赂。有的官员为了名利双收,弄虚作假,言行不一,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小康》杂志的调查结果颇具讽刺意味:官员的诚信度竟远低于性工作者。民众对官德的失望可见一斑。
官德毁,民德降。官德败坏毒化了社会的肌体,影响了各行各业:假冒伪劣产品盛行,坑蒙拐骗泛滥,教授包女博士,医生收红包,学阀抄论文……社会陷入道德的无序状态,几乎每个群体把职业当成“自留地”,寻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很多人将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抛之脑后。尤为可怕的,这种官德的癌细胞开始侵入社会的骨髓,严重影响到我们的下一代——据媒体报道,广州开学第一天,一个刚报名上学的6岁女孩对记者说,她长大后的志向竟是当贪官,因为“贪官有很多东西”。不知贪官听到此话作何感想。官员自己大搞腐败,而希望百姓当圣贤,无异于缘木求鱼。
民以食为天。几年来,食品安全问题特别突出,每个案件查到最后,几乎都有官员的失职渎职行为在作祟。从经济学角度看,市场经济环境中的每个人都是“经济人”,以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为目标,这本无可厚非,但前提是无损于公益。有人把政府比喻成社会公益的“守夜人”。官员作为公权力的具体行使者和执法者,就应该肩负起公益“守夜人”的职责。如果“守夜人”失职渎职,甚至为了一己之私与“经济人”进行钱权交易,社会公益就失去了最后的防线。我们食品安全的防线就是这样崩溃的。
安徽阜阳“毒奶粉”事件就是一个典型案例,监管者对违法行为放任自流,以致造成严重后果。源头上,由于监管严重缺位,导致大量“毒奶粉”流入市场。即使是市民张某在女儿食用“毒奶粉”死亡后多次投诉,当地工商所仍然不理不睬。两个副所长在接受奶粉经营者的好处后,为掩盖真相,他们伪造了《调查终结报告》等整套法律文书。媒体对真相的披露,才倒逼政府有所“作为”,从而引发阜阳官场地震,包括分管副市长在内的多个官员落马。为失职渎职行为付出代价的不仅仅是官员自己,还有许多被严重损害健康甚至付出生命的受害者。但是事情并不没有到此为止,问题食品“遍地开花”,“三聚氰胺”、“假鸡蛋”、“化学火锅”、“塑料奶茶”、“漂白面粉”、“瘦肉精”等接踵而至,令人目不暇接,说不定明天又弄出什么新名堂来。我们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
如果说官员失德、失职对社会秩序的危害只是消极状态,逼良为娼就是恶意为之,这是对权力的公然亵渎,其危害尤甚。
当下社会色情泛滥,世风日下,笑贫不笑娼,执法者难辞其咎。酒店、按摩所、洗浴中心等娱乐场所藏污纳垢,不少有官方的“保护伞”,更有甚者官员直接参与经营,逼良为娼。长春市工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原局长展文波开办色情场所,强迫女孩卖淫,控制着70多个卖淫女。媒体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遥控着一个“小姐集中营”,逼迫女囚卖淫“劳改”。不仅官员个人,有些执法单位“钓鱼执法”,“放水养鱼”,把“扫黄”当作敛财手段。据报道,某地公安局盖起大楼后,当地流传一句民谣:“嫖客打桩、妓女灌浆、赌徒砌墙、小偷上梁。”
近年来,建筑行业一直事故不断。最近一个当事者地产商公开对媒体道出了他们的“苦衷”。他称,做房子需要规划、土地等多个政府部门的批文,每个环节都要打点,房地产利润的30%以上都花在公关上。为了补上行贿的窟窿,有时不得不偷工减料。成本提高当然不是建“豆腐渣工程”的借口,但贪官确实变相在逼良为娼。
中国的公路收费极不合理众所周知,加之各种名目高额的税费,让老百姓承担不起,于是有人铤而走险。河南省禹州市农民时某拿着假军车牌照搞货运,结果被以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偷逃过路费368万余元,只赚了20万元。这个案子的逻辑是,如果按正常的程序交纳过路费,这个农民不但没钱赚,还要亏掉300多万元。这个农民别无选择,只得偷逃过路费,除非不跑运输了。这不是逼良为娼又是什么?
总而言之,失控的权力如同一台失控的“碾碎机”,道德、良知、信仰、法律、秩序都有可能在它的淫威之下化为齑粉。得意忘形的贪官可能没有意识到,其实,社会失序,人人都是弱者,人人都是受害者,包括他们自己。看看社会学家孙立平所描述的、我们正在经历的社会现实:教师拿着学生上缴的钱,送到医院和电信等部门去挨宰,垄断行业员工不得不花大价钱把孩子送进医院和学校。生产者把有毒产品卖到市场,拿换回的钱来去供养官员和教师医生。而贪官和老板则用巨额财富来挥霍,实际上吃到嘴里的却是不干净的食物,还有被污染了的水和空气。
好制度使坏人变好,坏制度使好人变坏。制度性缺陷的存在是当前社会失序、贪腐横行的主因。若使社会归于有序,首先必须重塑权力伦理,将官员置于强有力的监督之下,其根本途径在于加强制度建设,建立民主和法治的现代社会制度。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