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星期一

贵州人权研讨会:迟到的纪念

6月11日晚贵州民主人士举行了“六四”二十二周年迟到的悼念活动。(受访人提供)
 
【大纪元2011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唐明报导)昨天(6月11日)贵州人权研讨会举行“六四”二十二周年迟到的悼念活动,李任科说,是因为他们在“六四”之前被当局强行控制,才推迟到昨天举行。他认为这次打压民主人士的手段更加粗暴蛮横,如杜和平“被旅游”住院,廖双元被毒剌扎身,他自已也被国保的非法抓捕,从三楼楼梯口与国保人员一同滚下来,撞伤邻居使其骨折住院。
迟到的“六四”悼念活动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糜崇标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昨天晚上趁他儿子结婚之机,他们人权研讨会成员举行了“六四”二十二周年的悼念活动,为此他有可能面临国保的问话或其它非法对待。他表示,他不会害怕的,因为没有违法,违反法律的是政府执法部门。
当地公安对宣传动态网的糜崇标等人说:“明明别人(共产党)屁股上有屎,我们用布给他遮住,你们偏偏要把这块遮羞布揭开。”还说:“我们没有什么法律,我们就是裁判,我们说的就是法律。”
糜崇标说,他是国军的抗日将领糜耦池的后代,糜耦池当年投奔中共后,五十年代反被中共在镇反中处决。八十年代他和妻子被诬陷偷炸药,他妻子被打得死去活来。现在中共满口都是流氓语言,这个政党应该下台,中国需要民主,需要法律,否则人民还会遭殃,还不知会制造多少冤案。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表示,“六四”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争取民主活动的重大一页,也是当今时代推动民主活动的重要篇章,作为人权研讨会的民主人士都应该去纪念推动民主运动的人们和悼念死难的学生。
他们当晚进行了点蜡烛、默哀等仪式。


6月11日晚贵州民主人士举行了“六四”二十二周年迟到的悼念活动。(受访人提供)
“六四”前遭到粗暴控制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吴玉琴女士表示,“六四”前他和丈夫廖双元、陈西一同被带去了一个渡假村“被旅游”。期间廖双元曾被国保的看管人员泼了一身冷水,还曾被国保的用带毒刺的植物抽打身体,长出红斑,奇痛无比。
李任科先生也告诉大纪元记者,他6月2日上午正在家里,闯进七八个当地国保人员,不由分说粗暴地连拉带推把他拉出了家门。由于对方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说明抓捕原因,他本能的产生抵抗,在三楼楼梯口国保人员用力推他这个已年过六十的人,使其滚下楼梯。其中一名国保用力过猛,也跟着滚下去。在转拐平台上,这人还继续抓扯李任科,两人又一同滚下二楼。
这时二楼一位八十几岁的老太出来看究竟,被撞正好个正着,被两人都压在身上,使其骨折住院。国保虽然承担此意外的全部责任同,但对被继续推滚下一楼,造成全身受伤的李任科,只是用药水止血了事。李在“被失踪” 的这五天里疼痛难忍,目前在家里养伤。
李任科说,杜和平、莫建刚“被旅游”的地方是云南的丽江香格里拉的雪山上。由于海拔高,空气稀薄,杜和平当场就晕倒了,现住在贵阳第一人民医院。最近去看过杜,发现他有些神智不清,像是病得非常严重。目前他们无法确定高山反是否这样,他们将质问公安,并密切关注他的病情和医疗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