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2日星期日

与宋鲁郑商榷“独立候选人”

作者:斯文汉
 
          宋鲁郑在《“独立候选人”参选为何行不通?》一文的罔顾事实,使我在忍俊不禁之余,提出以下看法或商榷意见:
  一, 中国大陆层级选举实际:难以评价为先进。
  宋氏开篇就拿中美法三国选举的直接与否说事,貌似中国大陆的
  选举制度已然先进,其实可窥一斑:
  1,非政权的政党体制(不溯及政协):队伍庞杂,消耗大量财政却不辍采取非阳光化方式运行,享用公共资源又几乎不受社会监督,其党际相互关系一直游离于政权之外,并在不透明系统循环。
  执政党举国体系:从中央到省(自治区、直辖市),地区(自治州、地级市,内蒙的盟;还有副省级城市),县(县级市、市辖区,内蒙的旗),乡镇共五级(直辖市属为四级)均相应设立领导、办事和培训等机构,在市区还设立街道办事处党工委机构,其官员均纳入公务员编制,另在城市社区和农村的村、社两级亦配备党务机构,但人事安排均不为党外约13亿公民可以有权过问。
  各参政党也各自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有的到县、市辖区)至少三级常设组织(除执政党,公民们也无权过问人事、财经)。
  执政党、各参政党除均有成员以相应身份进入政权体系担当官职以外,其党务活动,如党代会的召集,办公、活动、党际和涉外经费,均可获得财政供给,但有关数额、开支情况,均不作为专项提请而实际排斥人大审批、社会监督。
  执政党与各参政党相互合作等关系,一直相对封闭运作,既无人大施以监督,又不列入社会监督范畴。
  2,人大体制的多层级选举、官派正式代表候选人的“参选”现象。
  选举层级复杂:在五级(直辖市属为四级)政权体系,除多年徘徊于仅在县、乡镇两级人大实行直接选举代表的办法,其余则均为逐级递进式选举,即间接选举----易于官权控制:既可以由本级人代会选举或罢免出席上一级人大的代表,也可以由本级人大常委会以“个别”方式(但法律不规定数额)选举或罢免之,如有辞职的亦然。
  直接选举的选民权力弱势:一旦进入投票选举正式代表候选人程序,现行选举法所规定的每一选民选举权力,实际是从差额不超过五名的正式代表候选人中,选择少于五名的应选人数为有效,其另选也在应选人数限制数额以内。
  “参选”现象,在直接选举、间接选举的活动中,都一直存在官方指定的正式代表候选人投入选区(直接选区)或选举单位(间接选举),并由主持或领导该级选举的选举委员会以“组织保障”而刻意落实其当选的情况。但法律却不规定如此“参选”的官派正式代表候选人与其他非“参选”正式代表候选人的平等原则及其操作要求,难免预留了不公正选举的“制度空隙”。直接选举、间接选举的“参选”区别,无非是直接选举的“参选”,需适时经官方负责转移“参选”者的选民关系到既定选区,而间接选举的“参选”,因不存在如此选民关系的必要,当然就毋须转移所谓选民关系而已。
  3,政权体系领导人的选举或罢免、辞职:排斥选民为特质。
  选民无权选举任何政权体系的官员,代表只有在本级人代会选
  举或罢免本级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政府领导人员、法院院长、检察长(报上级人大常委会批准),乡镇代表有权在本级人代会选举或罢免本级人大主席(有的配备副主席)、政府正副职,但是法律也赋予了由本级人大或人大常委会选举的出席上一级人大代表和本级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政府领导人员、法院院长、检察长的辞职、“个别”的选举或罢免,可由本级人大常委会决定,有辞职的亦然。
  二,西方----英、法议员的待遇或存在“特权”情况,就是中国“独立候选人”的产生阻碍吗?
  宋氏以大部分篇幅所说英、法议员的待遇或存在“特权”情况,假设都不是杜撰的,也并非产生中国“独立候选人”的客观条件,这是常识----制度不同,但凭其一贯不分青红皂白唱衰西方的既往表现,可以判断如此侈说,还在于此君假惺惺承认“独立候选人”在中国兴起的隐衷----中国国情“行不通”“独立候选人”。
  三,中国大陆各级人大代表的执行职务条件相当有限,以业余
  化为普遍特点。
  人大代表与西方议员有着很多不同质因素,尤以工作条件、权力为迥异。中国大陆各级人大代表每年参加一次人代会,每届计五次,其余每季度可以参加一次代表小组活动,履行职务遭受限制因素较多,最突出是业余化,并且立法已封堵了代表专职化试点。
  四,中国大陆当选代表“都是社会成功人士,都是无需为稻梁
  谋的群体”?
  宋氏所说,如指官僚代表、老板或白领以上高管等为职业的代表,尚可以视为衣食无忧族类,但一口如此咬定,因县、乡镇两级人大代表的工薪族份子仍不在少数,也还有退休或失业、无业的,所以其厥词就过于昭然若揭。
  五,“独立候选人”是为了个人谋生?
  宋氏虽不敢断言“独立候选人”不会当选,但断言他们当选以后“没有生存的机会”,未免居心险恶----暗示他们出于“生存”动机才愿为“独立候选人”的,因其过于荒唐,公众自有明鉴,所以我在此不赘于具体辨析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