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杨振宁 你老糊涂了!

作者:爱德华夏

67日,年近90岁的你出席了在香港举行的2011年度“邵逸夫奖”新闻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你说:“结束一党专政不利科研,将拖慢中国科学发展。”
你说这话使我很气愤!一改以前对你的印象。先前你也说了一些不得体的话,我都宽容理解你。我认为你能回到中国,把你在美国受教育的新思想传播给青年人,也把你搞科研,获诺奖的经验传授给青年人,这就是对中国做奉献,其它都是小事,不必计较。
82岁时和28岁女子结婚时,遭到全国舆论的攻击,我却私下为你辩护,说爱情是不分年龄的,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就好。真正的爱情不应该受到年龄歧视,肤色歧视,财产歧视。我从心里祝福你们的婚姻。
现在看到你说出这种无知的话,我顿时觉得你老了,老糊涂了。老人说糊涂话是可以原谅的,但我不能原谅你。因为你是获得诺贝尔奖的名人,而且又是从美国回来的名人。更因为你是在公开场合说出这话的,影响的面很大,也很坏。
你犯了一个名人容易犯的大错误,就是自大,觉得自己是名人,说什么都是名言,放个屁都与众不同。其实你只是在一个专业,或者在一个领域是杰出的人,而在其它方面你和普通人一样,甚至不如普通人,比如你就不如一个农民懂庄稼地里的事。
前不久,名人成龙也犯了这样一个大错误,遭全国网友谩骂攻击。起因是香港人在菲律宾被劫杀,菲律宾总统阿基诺视察现场时面带微笑。正当网民痛骂阿基诺黑心时,成龙公开说了一些原谅阿基诺的话,顿时引起网友一震痛批。我也写了一篇文章《菲律宾总统阿基诺的微笑》,骂阿基诺的同时,也骂了成龙一顿才消气!
你对物理学很精通,但对于社会科学并无特长,尤其对于中国社会发展规律知道的更少。你跨越属于你的“领地”,妄谈中国政治制度的优劣,那是很危险的事。你这次在香港发言遭众人骂是理所当然的。你和成龙一样超出自己熟悉的行业,谈不大熟悉的政治话题。
你不知道评价一个国家制度好不好,标准不只是科学成果多少。二战德国和日本科学成果都不少,那时德国研发原子弹技术领先,集体毒死和焚烧人的技术无人能此。日本有细菌部队,用活战俘做实验,成果世界第一。苏联科学成果也不少,拥有核弹的数量足够毁灭地球数次。可它却把持不同政见者随意关进精神病院或流放西伯利亚。
这些科学成果再多,对于民众来说有什么益处呢?只对小集团有利,对人类是祸害。再看看现在盛行中国的毒食品,转基因食品,哪个背后都有科技的含量,使商家的利益最大化,把人害的死不了,也活不好。
所以,科学成果不是检验一个国家制度优劣的唯一标准。标准有三个,一是博爱善良,二是科学成果,三是艺术成就。这三者概括为三个字----善真美。一个国家达到这三个标准的高度,决定了这个国家文明程度。
在这三个标准中,博爱善良是首位,没有它,其它两项科学成果再多,艺术成就再丰富,都不能成为文明国家,甚至有可能成为邪恶的国家。博爱善良的内涵就是自由、平等,爱人,这已经成为普世价值观,是人类经过漫长艰辛探索得出来的真理。它的善也包含了真和美。真和美是为善服务的。人类社会因为有了善,人们生活才会快乐幸福。
这个道理并不深奥,是普世的常识,可你并不知道,才说出那么无知的话。真可惜你是受自由美国教育多年的著名科学家。有一位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他不仅在物理学研究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科学成果,而且心灵善良,关爱人类文明,受到世人普遍敬重。
爱因斯坦年近50时已经成为著名科学家。他没有自恋已有的科学成就,而是关注社会生活,关心民主人权。他曾被选为“德国人权同盟”理事,坚决支持那些保卫魏玛共和的团体,全力反对法西斯。他虽然没能阻止法西斯上台执政,但却表现出伟大的人格和政治远见。他最后断然离开法西斯德国,到了美国自由世界。

你虽然也和爱因斯坦一样获得过杰出的科学成就,一样获得过诺贝尔奖,但你和他比是个侏儒。所以我劝你今后对于社会政治话题闭嘴,这对你好,尤其对于你年轻的Wife更好。

你已经太老了,来日无多,和中国专制制度的寿命差不多少,而你Wife却很年轻,她必然会看到中国民主制度的到来,而且还会生活在其中。那时,人家都背后指指点点说,她就是当年拍专制制度马屁的名人杨振宁老婆,你让她的脸往哪搁?你说你爱她,可你却给她遗留下政治污点。

最后我很佩服D改造人的能力。它过去能把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改造成平民,溥仪写书感谢D,满口说D专制制度好。它现在又把一个在美国生活受教育多年,并摘取诺贝尔“桂冠”的你改造成了白痴,你也一个劲儿说D的专制制度好,D到底用了什么绝招儿?现在只有你有答案,可不可以说出来?

来源: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