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新纪元】专访茅于轼和鲍彤 保毛反毛战


茅于轼一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让左、右派的争论,迅速升级成全中国的一场激烈大探讨。《新纪元》专访了事件的主角茅于轼和赵紫阳总理秘书鲍彤,就大陆此一奇特社会现象作深度解读。
 

【新纪元】专访茅于轼和鲍彤 保毛反毛战
作者﹕骆亚


批毛泽东文 一石激起千层浪

大纪元20110623日讯】(新纪元周刊记者骆亚采访报导)茅于轼一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让左、右派的争论,迅速升级成全中国的一场激烈大探讨。《新纪元》专访了事件的主角茅于轼和赵紫阳总理秘书鲍彤,就大陆此一奇特社会现象作深度解读。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的一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引起轩然大波,他自己也始料未及。毛左派创办的乌有之乡网站对茅于轼和辛子陵等反毛学者发起了全国各地的所谓公诉,并召开公诉大会,给他们冠以“汉奸、卖国贼”的罪名。茅于轼对此再发剿毛力作〈必须清算毛泽东滔天罪行——他到底饿死了多少中国人〉,并坦然表示欢迎在法庭上进行辩论,数一数毛的罪行。

毛左的猛烈攻势也引起了民间很多学者的不满,老右派、著名作家铁流力挺茅于轼,发出倡议“全国受害的五七人起诉毛泽东”,并连续发表力作〈我为什要倡议全国五七难友团结起来起诉毛泽东〉、及〈乌有之乡左先生,你们“公诉”错了人〉,获得很多五七人及社会各界的共鸣与支持。

这个被外界公认的左、右派就毛问题上的争论,迅速升级成全国范围内的一场激烈的大探讨。《新纪元》记者为此专访了事件的主角之一茅于轼和原中国中央委员、中央政改研究室主任、赵紫阳总理的秘书鲍彤,请他们就大陆这个奇特的社会现象作了深度解读和分析。

左右派巨大差异 争论激烈

茅于轼用犀利的文风撰写了辛子陵所著《红太阳的陨落》读后感——〈把毛泽东还原成人〉,揭露毛泽东一些重大罪行。其中写道:为了逃脱“大跃进”饿死三千万人的责任,毛泽东发动“文化革命”,逼死曾经因三年灾荒批评过他的刘少奇。毛追求权力的方法是阶级斗争,使得党内人人自危。他想消灭一切政治上的对手,无限的扩大自己的权力,在他的眼中,人民只不过是一堆肉,是叫喊“万岁”口号的工具。

茅于轼这篇批毛大作激起连锁反应,令他自己和被称为党内老人的辛子陵一起成为毛左的攻击对象,毛左网站乌有之乡以全国各界人民名义发起对他们的公诉,左右之争将毛泽东的问题的重新评定推向高潮。茅于轼告诉记者,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我是按照所了解的事实作出的判断,其中有一部分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所以我比较有把握这个事实应该让大家知道。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波动。”

对于乌有之乡的所谓公诉,茅于轼表示欢迎,并说:“我们到法庭上辩论清楚吧,结果我想不是审判我,而是审判毛泽东。”

对于目前中国社会中对毛泽东的问题上判断有如此大的差异,茅于轼分析主要原因是人们对真相的不了解、对事实的判定不同,他说:“因为共产党掩盖了很多事实,人们很难了解事实的真相。不同的人是根据事实来作出他的判断的,但是他了解的事实有片面性,有人多有人少,导致这种差异非常大。”

茅于轼介绍自己因此受到一些骚扰和恐吓,他说:“他们几次打电话给我,要找人来打我、要跟我辩论,还有人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我刚好不在。”

中国人是非判断往往搞反了

茅于轼认为毛泽东对中国社会没有任何好处,全都是坏处。他觉得中国人对是非的判断往往是搞反了,他进一步分析说:“不光是对毛泽东的看法,还有一系列问题的看法。比如说现在中国政府在外交上交的朋友都是金正日、卡斯特罗、查韦斯(或译查维兹)等都是这些独裁者,过去还跟北非这些集团搞在一起,而把民主国家看做是另类人,就是对基本的是非判断都有很大的错误。从历史上讲有更多的错误,这些错误不纠正的话,影响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国要走哪一条路?是非搞不清楚,选择的道路就会错。”

茅于轼觉得目前正好处于一个能够重新评价过去的阶段,“因为现在的信息披露得非常多了。比如说八年抗战跟日本人打,到底是共产党在抗战呢还是国民党在抗战?过去宣传的是国民党不抗战,都是共产党抗战,现在大家披露的事实知道,共产党就是在后来的五年是没有打过日本人,全部靠国民党的力量在抗战。像这些事实你不搞清楚你做的判断就错吧,现在有了互联网,信息越来越沟通,这个事实真相逐渐就暴露给大家了,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正处于一个第二次的拨乱反正时机。”

毛左是绝对少数 得不到同情

老右派之称的中国著名作家铁流力挺茅于轼和辛子陵,倡议全国受害的五七人起诉毛泽东,并得到很多的回应。他随后还连发数文,指责毛左与某高层的政治野心家联手企图藉毛的名义夺取权力,将中国再次拉到毛当年的恐怖时代,并坚称公诉毛即使断头也在所不辞。他认为毛左不是在“公诉”茅于轼和辛子陵,而是在“公诉”全国五十多万受毛长达二十多年政治迫害的亡灵和幸存不多的老人,及中共党内所有的民主派和改革派。

茅于轼表示除了已经公开表示支持他之外,他的朋友中还有很多人支持他,“比如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人,他们对乌有之乡是非常不满意的,他们对于毛泽东的看法跟我基本是一致的。所以我相信社会上,也包括现在的政府,现在的政府里边领导人他们都很清楚的,他们了解的事比我了解的还多,他们不会同情乌有之乡的,所以你不要看乌有之乡这些人猖狂得很,其实他们没有道理,他们绝对是少数,不过他们叫得很强。但这两天他们的声音已经下来了,已经理屈词穷了,没有更多的话语权了。”

毛左网站“乌有之乡”的“公诉书”,声称已经有万人签名,他们并打算将公诉书递交给全国人大。该网站上的签名者出现了一些北大等高校的学者。

茅于轼对此分析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就是他想哗众取宠,他代表这些人,也算一个代表吧,其实他肚子里很明白,只不过他为了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发言位置,所以他故意这么做。还有一种可能呢,他们本来就是跟四人帮有密切联系的,当年靠着四人帮得到了特权的,现在他们丧失特权对这个改变很不满意。”

而鲍彤认为,“每个人都很清楚、签名的人也很清楚毛泽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心里都很清楚。无非是有人出钱叫他干这个,要不然他怎么吃饭?人都要吃饭,吃饭都要钱,对吧,他干这个就是为了要吃饭。”

茅于轼还说:“他们这些人对社会很不满,对于这个不满有他的道理,现在这社会是很不公平,但是解决这个不公平不是用毛泽东的办法,这点他们不懂,他们以为用毛泽东的办法可以避免了社会不公,这完全错了。”

是非问题 要让13亿人说话

鲍彤认为乌有之乡告茅于轼写的一篇文章是一场闹剧,如果法院审判文章将是中国司法史上的创举。他说:“茅先生当然有自由来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且从他所看到的材料,有根据的提出这个观点。起诉,对法院无非是两种情况,一个是这东西不是个法律问题我无法受理,这说明法院是以法律为根据的。当然也可能法院会说你这篇文章犯了罪,好,我们中国就是有文字狱、文字罪,你把你法官的理由说出来,让大家知道——毛泽东在中国是不能批评的,即使犯了罪,就是饿死了几千万人,他是个神,不能动。”

他指出有人今天闹这个、明天控告那个。“既然你可以控告,那我也可以控告。你说控告影响了毛泽东的形象。我想毛泽东的形象除了他自己能影响,别人怎么能影响他呢?如果毛泽东不为非作歹,自己不破坏,别人能破坏吗?说人家破坏,还要告状。那人家当然要告状了,我是受害者。毛泽东你饿死了几千万人,几千万人都可以告你。你给几十万人当成右派,几十万人都可以告你。我看义正辞严,很对。”

鲍彤还指出毛毕竟死了,也没办法判,“所以这个事情本身就是‘是非问题’。不让13亿人说,只让你这一张嘴巴说,我看天要塌下来的。什么事情都让大家说中国就有希望,不让大家说,只让一张嘴巴说那就没有希望,不管这张嘴巴是毛泽东或者是邓小平,出来一定是胡说八道。让大家说,就是有人说错了,那别人会纠正他。那自然而然最后能够知道什么东西是正确的,什么东西是错误的。”

他还说:“我想这些事情说明前些日子有一个人说中国有六个不能搞,其中一个是不能搞思想多元化。我看他这句话说错了,思想怎么能够不多元化。要中国思想一元化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做得到,就是把13亿人中的12亿9,999万的脑袋都杀光。所以这种人是没常识的,不管他官做得多大,思想当然是多元化。”

最后他说:“有人想政权在我手里,军队在我手里,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那是做梦!”◇

===========================================================
茅于轼简介

1929114日出生,中国江苏南京人,经济学家。1950年毕业于交通大学 ,后分配到铁道部门工作,1958年被划归为右派分子,下放到大同机车车辆厂劳动。1985年茅于轼出版《择优分配原理》一书,1993年参与创办美福特基金赞助的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任所长、理事长。其父茅以新是铁路机械工程师,其伯父是中国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

本文转自228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