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论约瑟夫.熊彼特的兼收并蓄

 作者:冯梦云

  我认识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cter1883--1950)是读台湾时评家的论南美民主回归文章,其中提到了熊特特的“程序民主”概念,闻之为之一新。
  正如列宁提出“专政过渡论”一样,为马克思主义安置了合法的基石。熊彼特的“程序民主”解释了民主主义的社会现象。展示了一种中性的学术立埸。
  我买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美]约瑟夫.熊彼特 吴良健译 啇务印书馆出版)一书,通过熊彼特认识了社会主义。
  六十年来,我脑中被灌输只有一种理念:马克思主义。我不信任它。但是,灌输者的“过渡论”使我哑言而自行其事。
  文化大革命使我认识到“民主不是好东西”。
  出国后又使我认识“民主是个好东西”。
  社会主义民主与资本主义民主为什么不同?我讲不清。
  读了《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我认识了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本质和社会主义民主的虚伪。资本主义正在被民主主义“杀死”。而不是被共产主义杀死。熊彼特的归类对比法使我逻辑清晰。
  熊彼特说:“归根到底,社会主义经济的有效管理,意味着工厂内对无产阶级实行专政而不是由无产阶级来专政,作为实际的必然,社会主义民主最终将被证明比资本主义民主更加虚伪。”
  无论如何,那种民主政治并不意味个人自由的增加。再说一遍,它并不意味更接近于古典民主学说所推崇的理想。
  基于对资本主义民主理论的批判,熊彼特提出了程序民主的理论。他认为,民主不是人民做决定,而是人民选出做政治决定的人。民主就是为了作出政治决定而实行的制度安排,在这种制度安排中,某些人通过争取人民的选票取得做决定的权力。
  程序民主,所谓程序就是选举,民主的核心就是选举,只能做到这一步。只要有公正的竞争性的选举就是民主,民主只是一个程序,是中性的。
  马克思主义要用社会主义消灭资本主义,作为“过渡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中的资本主义元素和社会结构是受“改造”和限制的。这种一元化的指导思想必然“讲一套,做一套”,这就是虚伪!社会主义实际上没有民主。只有专政。
  资本主义民主初期限制社会主义元素,实行资本主义一元化的指导思想,但是,资本主义没有说一套,做一套,逐步通过三权分立实现了古典民主理想,这就是新民主主义。
  熊彼特的“中性立场”对中国今天的理论改造极为实用。他认为,资本主义将被它的经济成功而不是被它的经济失败杀死。是合符“文明的冲突”论的。中文现行的理论方法语境是“兼收并蓄”。而共产党一词,就没有这种特征!
  由此可以证明,民主是古典哲学的理想,并非资本主义专利。而社会主义民主根本就是欺骗,因为无法做到三权分立。从这种中性学术立场出发,中国哲学并非过时和反动透顶。
  普世价值是存在的。实现的方法目前新民主义,或者“程序民主”比较合符中国国情。
  热播的《建党伟业》难道不是透出了这一信息?北洋政府和民国政府允许反对党反对至今还激动人心!
  《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卷首张培刚1964年原稿,1978年和1996年的两次修改的评论,是马克思主义视角,坚持把熊彼特列为资产阶级学者。汤姆.博特莫尔的1976年的导论是学术观念。并不给熊彼特加上阶级成份。不言而喻,熊彼特在中国的学术性是右派言论!
  中国的理论研究的“兼收并蓄”脱离不了一元化的桎梏。从这个意义上讲,熊彼特此书刚问世时获得的成功和它对读者持久的吸引力,正是他的不落马克思主义陷阱的学术表述。这才是此书阐明的中国模式。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00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