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也谈“独立候选人”

作者:爱德华夏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从今年开始到2012年底,全国县乡两级人大将进行换届选举。参加这次全国县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将达9亿多人,参加乡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将达6亿多人,将选举产生县乡两级人大代表200多万人,涉及县级政权2千多个、乡级政权3万多个,”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负责人就选举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国的县乡人大代表候选人,只有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和选民依法按程序提名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经讨论、协商或经预选确定的‘正式代表候选人’,没有所谓的‘独立候选人’。‘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
这位法制工委负责人一口否定了“独立候选人”存在的事实,是无知还是故作不知?我们知道,任何概念产生过程都是先有事实后有概念,如“公民”概念,是世界上先有公民之后才有“公民”这个概念的。“独立候选人”概念的产生也是如此,他却矢口否认。

中国《选举法》规定,“代表候选人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联合或者单独提出,或者由各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提出;”。大家都知道各政党(证党)、各人民团体(任命团体)是些什么东西。中国专制制度像一颗古老的大树,各政党(证党)、各人民团体(任命团体)都是嫁接在这颗大树上的分支,全靠这颗大树的树根供给养料才能存活,它们没有自己的根,不能独立生存。它们早已经成为大树的附庸和点缀。

以作协(作邪)为例,它是人民团体之一,工作费用不是靠作家缴纳捐献,而是靠官方拨款,等于靠民众纳税钱养活。作协人却不感谢民众,写出符合民众利益的作品,而是替官方说话,大写特写拍马屁作品。汶川地震民众死了很多人,包括学校学生。作协主席不提学校房子为什么容易倒塌,还作诗说:“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这人已经被提拔当了省作协(作邪)的主席,他参选人大代表有丰富的资源和资金,一定会“当选”的,可他怎么会代表人民呢?他只会拍领导马屁,讨点儿好“鸟食”吃,然后把“鸟粪”都落在民众的头上。这等于民众花血汗钱养他,他却用“鸟粪”报答民众。

“独立候选人”是从西方文明发达国家飘来的优良种子,有自由平等的基因。它们在中国土地上生根发芽,现在已经破土露出地平线。专制大树已经存在了五千多年,尽管树根早已经腐朽,树上长满了蛀虫,眼看就要倒掉了,但它不肯倒掉,还在极力遮挡“独立候选人”的阳光,夺取养分,想阻止这些小树苗成长。甚至想给“独立候选人”扣上“汉奸”“特务”,受“国外反华势力操纵”等罪名铲除。

现在要做“独立候选人”十分困难。《选举法》第四条规定:“由选举委员会统一组织开展对代表候选人的介绍活动。”他们只能参加由选举委员会统一组织的介绍活动,只能被官方介绍,没有自己组织集会和演讲的自由。选民无法充分了解候选人的主张和才能,那叫什么选举。

“独立候选人”也没有权利派人来监督清点选票,无法避免点票作弊。现在有选举和点票的科技产品,点票速度非常快,准确度几乎可以做到万无一失,而且可以大幅度降低选举成本,减少开支费用。国家选举机关都知道它的好处,就是不愿意使用,其中的奥妙谁都能猜出来,除非是个弱智人。中国民主选举都是脚上带着锁链在跳舞。

我朋友劝我参选区人大代表,我正在考虑。由于上述两个问题没解决,无法保证选举结果公平。如果我以“独立候选人”参选,目的不是为当选区人大代表,而是为暴露选举弊端,扯下“民主”面纱,露出它专制的虚伪丑陋面孔。我不想当选,我只想战斗,因为我是名拿笔的战士。

也许在某一天,中国发生暴风骤雨,电闪雷击。专制大树或被击毁,或被连根拔起。天晴了,普世的阳光照耀中国,人们将看到中国到处都是“独立候选人”之树茁壮成长。他们将成为国家的栋梁。

来源: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