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宣昶玮:论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五种价值与意义

         

一、2011年人民参政新气象:大量独立候选人参加人大代表竞选
因为今年地方人大将陆续进行换届选举,所以各地人大代表的本届选举事项,已经陆陆续续在各地紧锣密鼓的张罗起来。而如此这般的所谓各地“人大地方代表的选举”,其实已经进行过许多年了,只是一直没有怎么被中国的老百姓重视——因为中国的老百姓大都把之视为中共领导下的一种官场主导的游戏:没有多少人真的认为这种选举是真的在选举人大代表;而大多都认为其实谁当代表都是早就被领导们内定好了的事情;即使是人大代表的候选人都是被领导早就内定好了的:局外人谁也插不上嘴;而所谓的人民投票选举人大代表,不过是一种走过场的戏剧:实在是一种选举表演而已。这就是历年来的真实的中国人大代表选举的真实情况。
但“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今年却在这种历年来已经表演熟烂了的剧本上,增加了新的台词:这次地方人大换届选举,竟然一下子在全国平地冒出了许多的独立候选人。这些人不请自到,并纷纷打出自己的竞选纲领或者竞选宣言什么的,颇把此人大代表的选举当作回事情,他们真的要“为中国的改革大业献计献策”,并“真的为人民的利益”而“参政议政”一回了。
江西省新余市的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刘萍就是一个典型。刘萍说:“我是名下岗(强迫内退)员工。我有极高的群众基础,如果江西新余渝水区严格按照选举法选举,我极大可能会出现,故因为我的积极参选,导致被跟踪尾随监视居住等,手机电脑被监控。我只想在有生之年找寻一个合法渠道。能够为民众发声!”
但似乎地方政府还对这种宪法和选举法等法规明文规定公民自由参加选举的规定因为长期并没有真正的实行,因此对于刘萍这样的自作主张的“人大代表独立候选人”颇不适应,把这样一位认真的、依据法律正当的参与选举与被选举、并自己制作了一幅横幅上写:“人民代表人民选。公民精神万岁”的行为视为大逆不道。一个官员对她说:“你举横幅已经违法了,这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选举,不是在美国!你拉选票是违法行为,我现在就传唤你”。
根据我国的《选举法》,代表候选人的提出有多种方式。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选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因此,独立候选人要参选,第一步便是要获得提名。根据这种规定,江西省新余市的下岗员工刘萍举横幅上街宣传自己,可以视为自己上街争取选民支持自己的提名而做的参选准备。而当局官员非常紧张的如临大敌般的表现,实在是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中国历来的所谓“人大代表选举”,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像刘萍这样情况的独立候选人,依据网络的披露,最近在各地确实出现了不少。例如:李承鹏(成都)、夏商(上海)、云南怒目低眉(昆明、网名)、卧龙19880911(网名)、徐彦 (杭州)、余男 (兰州)、棍客(常州、网名)、五岳散人(北京、网名)、周亚华盐巴 (岳阳市)、梁永春 (杭州)、王小塞、吴法天、熊伟 、梁树新、 林斌(福建)漓漓诺(广州、网名)等等。一时间在中国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与强烈的关注。此次出现大量独立候选人的事件大大震动了官方和民间。官方的报纸发言了。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独立参选人应从微博回归现实》的文章给予评论,江西官方则以“涉嫌破坏选举”和“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刘萍数次传唤和软禁。一些民众对刘萍表示支持。刘萍回应说,“我不孤独!身后无数眼睛照亮参选之路……”。
更多网民非常支持这种独立候选人:网友赵楚在博文中把诸多公民独立参选跟星期四江西抚州发生的连续爆炸案联系起来了。他说,“两件事貌似风马牛, 我却在其中看到紧密的联系:前者正是后者的解药——当人民有地方说话,炸药才不会说话。”
一些学者也纷纷对新出现的这种独立候选人现象表示支持和理解。北大宪法学教授张千帆等多位学者呼吁,大家认真对待自己的选举权利和选票。“改变需要从一张选票做起。”对这些独立候选人的行为,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赞同。他说:“根据宪法,每个人都有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这是公民个人的基本权利。”他注意到今年主动参选人大代表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前几年没有像今年这么多。”他说,这说明了我们国民素质在提高、参与政治生活的意愿在提高。“这是法律框架和制度框架内的一种行为,对我们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非常有好处。”竹立家认为地方政府应该鼓励公民的这种参选热情和意愿。
531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教研室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王占阳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一个适度活跃的社会才是稳定的社会,独立候选人参选人大代表应予以肯定和支持,“应当把其当作社会稳定的因素来看待,而不是相反。” 就在此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问题。提出要牢牢把握最大限度激发社会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的总要求,积极推进社会管理创新,完善社会管理格局。而让公民自觉的以合乎法律法规的方式有序的参与社会政治生活,无疑的是具有良好疏导民间情绪与意见的一种积极的方式。

二、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五种巨大价值与意义
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第一种巨大价值与意义是:通过这种方式与形式在中国社会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就是直接的促使人民大众的参政议政的民主意识的觉醒。人民大众的参政议政也是一种民主,而且是具有非常贴近老百姓利益性质的的最直接的民主,也就是老百姓能看得到的民主:而这种民主比我们许多民主派人士在理论上千遍万遍的对民主概念的细心解释,都来得对人民大众有效:因为人民大众这次是最真切的看到了为什么民主对于他们并不是毫无关系,民主政治和老百姓有非常的利害关系。过去人民大众所知道的民主大都是在报纸电视上发表不同于政府和官员的意见呀,批评政府侵犯了人权呀〔就是电视上出现的外国对专制国家的指责之类〕,等等,都是电视报纸上看到、听到的那些,因此有许多老百姓觉得民主对他们来讲意义不大,因为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的对政府的政治建议要表达,也不对官方的侵犯人权非常的想给予谴责,他们对那些事关别人的事情不怎么热情;而只对与自己非常切身的事情才发生注意。而现在在他们的身边发生了一个普通的人要独立的参加人大代表的竞选了,而且还宣称一旦当选,那么他就必定要把和他们非常有利害关系的事情在人大会议上给提出来,问问政府到底给不给解决:这一下就让普通老百姓来了精神——因为这些事情也是他们非常关心的呀!由于有这样的利害关系,所以说这种民主是老百姓真正关心的民主,而不是电视上外国的那种似乎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的民主了。而这样的对中国老百姓民主意识的觉醒的促进,其启蒙价值和意义就大了去了。
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第二种巨大价值与意义是:因为独立候选人的出现打破了历来专制官僚一手遮天包办的选举,并且所作所为又非常的符合宪法和选举法,因此专制势力这一次非常的不好办:说这些独立候选人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吧,不怎么合适:因为人家是完全按照中国宪法和选举法进行的活动;说独立候选人这样做是“破坏社会稳定”吧,也不怎么合适,因为人家是合理合法的参加被选举的;说独立候选人这样做是受到西方和平演变势力的反华煽动吧,似乎不着边际,于是专制势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也有些地方的官僚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独立候选人抓起来,或者软禁起来,或者把独立候选人的家里的电、电话、和网络等都给切断,这一下子就在全中国人民面前暴露了他们的毫无道理和违反宪法和法制,也在全世界知识界面前暴露了这些专制官僚的真实面目:他们竟然以不择手段的方式来违反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还口口声声的说他们的制度是全世界最好的制度,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制度云云,真是让人大开眼界:知道了什么叫最无知。在这次中国各地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之后,一些地方官僚不分青红皂白的行为和不计后果的打击,已经大大伤害了当局的形象,使任何有分寸的人都觉得这些打击独立候选人的行为,真的是太粗野、太野蛮了:完全不像一个现代有起码文明概念的国度的行为。这样的丢人实在使专制方面受伤。
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第三种巨大价值与意义是:促使体制内民主势力发声,推动体制内民主力量发展壮大,并形成一种可观的政治力量。这一条也非常重要。因为体制内的民主力量是政权内部的一种政治派别,而对当局的政策有正面发言权力的一种政治势力。而且历来的事实是:体制内民主势力的发言,对于当局有非同一般的效果,应该比体制外的指责与批评效果要大得多。在这次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之后,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赞同、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教研室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王占阳也给予正面评价、张千帆等多位学者也给予支持与正面的评价:这些都是非常好的现象,说明体制内的民主力量正在就中国的社会民主探索发表自己的意见,并由此表现出了体制内的民主力量也在积极的出现与联合,并在事实上对中国社会的民主过程进行着推动促进的努力。
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第四种巨大价值与意义是:开辟了另外一种推动社会政治文明与进步的、非常现实与可实施的促进基层民主的途径。应该说大量独立候选人的出现,是一种可行的、除了舆论和理论之外的另外一种推动民主的途径。因为这种方式直接促进民众的民主意识的觉醒,而且直接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因此对于基层百姓的影响最大,可以说是填补了因为老百姓对于舆论和理论的漠不关心的缺失,达到了以往民主促进的一种空白领域,起到了消除以往民主宣传与启蒙的死角的效果。大家不要小看这一条:也许这就是符合中国社会特殊条件的一种具有非常前景与价值的民主方式。
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第五种巨大价值与意义是:使中国极左派的反人民、反民主的真实面目得到了又一次大暴露。这次中国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在普遍受到关注与重视的当下,只有一个历来标榜自己是“为工农大众说话”、“代表劳苦大众利益”的极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是一个例外:他们至今对出现大量的基层民众参与、直接为基层民众的利益要求发声的独立候选人的现象默不作声,好像中国的基层民众根本就没有要求参与人大代表的选举意愿一样。而这个《乌有之乡》却对代表统治集团利益的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却非常的支持与同情,而同时对利比亚人民的推翻暴政的革命却大肆的污蔑,把这些反抗暴政的行动污蔑为西方和美帝国主义的阴谋。他们对于苏联东欧的人民选择推翻专制独裁而走向民主非常的愤怒,同时又对这次中东和北非的民主化变革非常的仇恨;在《“颜色革命”距中国究竟有多远?》〔作者:我是公社小社员,201149日发表于《乌有之乡》〕文章中,作者以对与人民选择民主而推翻非常仇恨的笔调写到:“从东欧到中亚,从北非到中东,……颜色革命的战车也已经热发烫而刹不住车了……”。从这个《乌有之乡》上述的极端仇恨与反对苏联东欧人民的选择民主制度,到反对北非和中东人民的推翻专制独裁而选择人民自己当家作主,所有这些言行都表现出这个《乌有之乡》和其代表的极左派其实都对人民大众自己当家作主非常的仇恨,他们哪里是要为工农大众谋取利益?而实在是要为统治和奴役人民的专制独裁统治阶级说话,而根本就对人民大众自己当家作主非常的仇恨:这在这次中东和北非人民起来推翻独裁者,而自己当家作主一回的态度上彻底的暴露了出来。不但如此,《乌有之乡》和极左派这次又在中国大量独立候选人的出现根本漠视,毫不关注,并采取冷处理的方式对待之,又一次暴露了他们的根本不关心底层工农大众的要求,不关心底层工农大众的要求对政治进行参与的真实心理。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事实更能说明问题呢?《乌有之乡》和极左派根本不关心民众的切身利益,包括不关心民众的要求参与被选举的民主权力的事实,不是在这次大量独立候选人出现的事情上彻底的暴露了吗?而且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的这样暴露他们仇恨人民自己的当家作主,因为在苏联和东欧人民选择民主的事件上他们已经暴露过一次了。当《乌有之乡》和极左派一而再、再而三的屡屡暴露他们的对于人民大众自己当家作主非常仇恨的情况下,谁还会再相信这帮人大言不惭宣扬的他们是“代表劳苦大众基本利益”的派别呢?他们实在是代表没落的红色权贵,即代表失败了的苏联贵族官僚集团的、那样一种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专制独裁官僚集团的利益的吧?

三、大量独立候选人的出现,给僵化保守的中国社会政治生活注入了一股活力
中国改革几十年来,几乎一切重大的改革举措,全部都来自上面的设计,也就是说其实是中国的高层在一直主导着中国的全部改革。而在改革的中期和后期,中国的所谓改革就一切围绕着权贵集团的利益而转动了;实际的宗旨是拒绝改动一切稳固的权力分配与权力交替制度与相关机制,使中国的整个权力结构变成了僵化并愈来愈僵化的体制。
在苏联和东欧发生变革以后,上述的权贵集团的努力保持有利于自己集团的权力体制的努力,也就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因为要一心一意要保持对权力的垄断地位,因此一切所谓改革,都永远不会触及当今非常有利于权贵集团垄断权力的政治结构的实质性内容;一切为了人民利益也只停留在口号上和宣传上,永远不会有任何真正的落实。
现在却不同了,大量独立候选人的出现,使当今的铁一般的权力垄断,被大量独立候选人从最基层的部位打破了。大量独立候选人的出现,打破了权贵集团一手遮天的垄断,包括打破了从推荐候选人开始的一切选举垄断;这种打破不靠舆论、也不靠理论争论,而是直接依据宪法和选举法赋予的条件,以完全合理合法的途径,用独立候选人自发的向前跨出的第一步,用站出来一举手的方式打破了;并由此而一举捅破了蒙蔽了人们多少年了的一层窗户纸,而为中国的人民参与的政治民主,打入了新的变化因数;也给已经僵化了多少年的中国政治生活,注入了一股活力。这种活力并不会对中国目前奉行的政治制度产生危害,更不会威胁这个制度,但却给社会的民主打开一个小小的缺口,基层人民群众,从此就要在这个小小的政治舞台上唱大戏了。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