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星期一

维权网:北京异议人士将热烈欢迎胡佳先生出狱

胡佳出狱日期是2011626日,按照惯例,这一天我们将为他庆贺,热烈欢迎胡佳先生出狱归来!


胡佳(1973725日出生),原名胡嘉, 1996年毕业于北京经济学院信息工程专业。1997年胡佳皈依藏传佛教。2005728日,胡佳与曾金燕女士登记结婚。2007年,他的女儿胡谦慈出生。

胡佳是著名的社会活动家,多年来从事多项社会运动,包括环保事业、抗击艾滋病、维权和促进民主人权事业等。

2008年,胡佳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北京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同年,他获得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以表彰他在人权领域的贡献。2007年,无国界记者组织首度颁发的“中国奖”,由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曾金燕夫妇共同获得。2008年,巴黎市政府授予胡佳巴黎荣誉市民。

胡佳先生先后在茶店地区的潮白监狱和北京市监狱服刑。前者位于天津滨海新区茶淀镇,属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分管,因地处盐碱地带,那里犯人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狱方每天只向犯人提供三次淡水,每次的时间很短,犯人每天的饮用水也受到严格限制。

监狱里的干警把犯人的伙食搞得非常糟糕,但规定犯人的劳动强度却非常大,犯人要从事缝皮球、挖土方、包葱头等等手工劳动。

监狱把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人划为“危险顽固分子”也就是人们常听说的“特管犯”。按照监狱管理局内部文件的规定,每个“特管犯”身边必须安排两个人来包夹管理,“特管犯”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被记录,每个星期上报狱政科书面材料一份。因包夹人在监狱里是个甜活(每天挣最高分,而且不用干体力活),故此,干包夹的犯人都对政府干部的指令唯命是从,24小时对“特管犯”严加看管,可以讲,连上厕所都有人特意“关照”。
“特管犯”在监狱里不但被包夹,还受到诸多歧视,如:“特管犯”不准给任何人打电话,当身边的所有犯人都轮流去给亲人、朋友打电话的时候,自己却被包夹监视,一种孤独、歧视的感觉自然就生成。监狱还规定,“特管犯”不准当班长,互监组组长,不准参加文体活动的比赛,不准与亲人一起吃饭,不准争分,不准减刑,不准这,不准那等等一大堆不准……

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胡佳先生的肝癌病几度恶化,曾金燕女士虽多次为丈夫向监狱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都遭狱方拒绝。

胡先生的为人,和他为中国人权、民主事业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我们在狱中就早有所闻(从1999年起,我们因与胡佳先生相同的罪名陆续被投入监狱)。虽然我们与胡佳先生没有见过面或共过事,但他的英雄事迹,通过家人和透过媒体的侧面我们大致有所了解。在我们坐牢期间,胡佳先生一直关注着我们在狱中的生活情况,经常打电话给我们的家属,给我们和我们的家属送去温暖。胡佳先生的高尚品格和热爱生活对未来充满无限期待的精神一直鼓舞和激励着我们在监狱里战胜困难,乐观地走向未来。

2008年起,到2011124日我们陆续刑满,都昂着头走出了监狱。但此刻胡佳先生却身陷囹圄,继续为在中国实现民主背负着十字架。

我们出狱后在网络上观看了,《曾金燕女士以视像方式代胡佳领取欧洲议会萨哈罗夫人权奖》的视频录像。在观看中,我们被她对胡佳、对祖国的真挚情感所打动,坦言地讲,容貌秀丽、话语感人的金燕女士不仅仅代表了她个人,她的身后站立着千千万万个政治犯的家属,她们是一个整体。我们面对屏幕,面对自己亲人的诉说,眼窝里不时地涌出了泪水……

我们在狱中,时常在想,但愿“我是中国的最后一名政治犯”。但现实与我们的愿望相左,被北京法院判决的良心犯胡佳、刘晓波、王小宁、梁波等人依旧在监狱中关押着。

再过十天胡佳先生将要昂首阔步踏出监狱大门,那时我们将用鲜花、彩球和礼炮去迎接英雄出狱。在我们举杯为胡佳兄弟接风洗尘的同时,也为监狱里的刘晓波、王小宁、梁波等等良心犯祷告,祝愿他们在狱中平安!祝愿他们早日出狱!

我们相信,“我是中国的最后一名政治犯”这个愿望,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变为现实,在我们举杯为胡佳兄弟接风洗尘的同时,也为此而干杯!

北京 何德普 高洪明 查建国
2011615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