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宣昶玮:论一些御用文人在中国政治转型上的消极作用



因为目前中国社会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所以人们关心和议论中国将来应怎么办的话题多了起来,于是向来关心中国前途的笔者就认真的研究各种人物的观点。在诸多的人们的观点中,笔者发现御用文人中有一个名叫胡鞍钢的,在其中起的作用非常的坏。此人不是要把中国的事情推动得更好一些,而是纯粹的在那里写一些拍马屁文章:不但于事无补,反而起到极坏的极端保守效果。因此笔者不得不在这里从理论上予以痛斥。

一、中国政治转型之际,各派争论烽起

因为中国面临十八大的召开,政治领导将换届。按照惯例,中国的新一届领导将重新考虑自己的政治路线。而又因为过去的各届领导没有把中国的事情办好,把中国社会弄出无穷多的矛盾和问题来,因此实际上得到的结果,是大家都把以前的政治路线都给否定了,而作出了一定要重新选择新道路的决定。在这种面临十字路口的当下,各种思想派别都纷纷亮相,在中国的政治思想舞台上表演着各种各样的把戏,以此来争取公众的支持。

在各种思想派别中,比较著名的有以重庆薄熙来为代表的“回归毛泽东”派;极端左派的毛泽东派;以吴邦国为代表的“以不变应万变”派,就是“坚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派;以坚持传统马克思主义,例如陈奎元一类为代表的旧意识形态派;以刘晓波和胡星斗为代表的宪政民主派;以辛子陵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派;以张木生和刘源为代表的新民主主义派,等等。

可是,在这些真诚的讨论中国政治选择的人们以外,还有一派是马屁派:这种人不是出来认真的讨论中国应该怎样选择新的道路,而是一心一意的在那里迎合权贵头子们的愿望:他们只在那里高唱赞歌,把中国已经发生的一切描述的无限得好,比什么社会都好、更是历史上最好;他们专门拣好听的话说:可以说是好话说尽,把中国进步给彻底的耽误,使中国一点儿也别再有什么活力了。这里的一个代表人物就是“著名的”“学者”胡鞍钢。

二、御用文人不甘寂寞,一心一意要为失败的朝廷高唱赞歌

当今中国的政局的实际状况是乱象纷呈,所以才出现了这么多的讨论中国应该向何处去的争论;因此,中国以前的政治模式或称治国路线是失败的就是几乎毫无什么疑问的;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强拆和自焚?以及近来的江西抚州的连环爆炸事件的发生了?而且国家的维稳费用甚至超过了军费开支呢:这些事实都说明了历来政治路线的失败而不是什么“巨大的成功”。

可是现在倒好,我们的这位“著名的中国国情研究专家”胡鞍钢先生,却专门为拍朝廷马屁而写了一篇名为:《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的“宏文”,“详细的论证了现行中国政治制度的优越性”。我们现在来从他的“论证”里来看看他的德性:“中国总人口从1945年的近5亿人上升至今天的13亿多,与此同时也从一个贫穷落后、一盘散沙的弱国成为极富活力、日益繁荣、统一团结的世界强国。那么,中国是如何成功实现国家良治的呢?我们又如何从国际视角来衡量她的成功,并进而证明她的政治体制是适宜的,也是成功的?”首先要指出此公谬误的是:他把中国称作“从一个贫穷落后、一盘散沙的弱国成为极富活力、日益繁荣、统一团结的世界强国”,其中的“统一团结的世界强国”,不知道中国当今的社会谁和谁如此的“统一团结”?是北京大侠杨佳和上海警察的“统一团结”,还是山西奴隶工和奴隶工厂主的“统一团结”?在笔者看来,胡教授的这一句话无法落到实处:因为我找不到当今中国社会哪里具有、哪里来的这种“统一团结”?再者胡鞍钢把当今的中国称为“成功实现国家良治”:而笔者也同样在中国找不到这样的“良治”地区在什么地方:是在新疆还是在现在正在闹维权的内蒙?还是浙江省温州市的乐清市蒲岐镇,即维权村长钱云会被汽车压死的那里?

这位马屁教授又说:“如何判断中国政治制度的优势和成功”呢?他认为“这里不能靠主观判断,更不能按照西方价值观来判断,而需要用数据说话,用客观事实来证明。”他摆出了研究员和教授的架势大言不惭的“论证”:“ 这里“成功”与否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只能使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案例”和“具体指标”;“成功”与否不是自我的评价而是横向的评价,并可以进行国际比较,在比较中鉴别。以下从两个方面作简要讨论:一是从过去30(1978-2008)的长期发展角度,对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国际比较;二是从过去3(2008-2010)的短期发展角度,对G20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进行国际比较,进而说明中国的发展成绩是最佳的,确实是“风景这边独好”。”他要证明他说的“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最后就落实到具体的数据:“30年的对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国际比较;”和“ 3(2008-2010)的短期发展角度,对G20应对国际金融危机进行国际比较”,都说明“中国的发展成绩是最佳的”。而中国这三十年来的发展是什么样的呢?胡鞍钢接下来用题目作了明白的回答:“3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社会显著进步的秘诀”。

我们现在不需要去看这个马屁教授给我们展示的“秘诀”;而只要看看他的题目:“3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社会显著进步的秘诀”其中的“社会显著进步”:这种进步是什么样的“进步”呀?就是到处都是上访群众进京打着标语,和维稳费用超过军费的“显著进步”吗?就是结石宝宝的父亲赵连海因为要为受害孩子讨一个说法就被判刑的“显著进步”吗?这个胡教授的话从来都无法落实到实处:前面的“统一团结”是这样、“成功实现国家良治”也是这样、现在的“显著进步”又是这样。我的天呀,这位什么清华大学的什么研究员、教授、“著名的中国国情研究专家”,他的话从来都是空话:一句也落不到实处;这样的人也能从事“研究”工作么?笔者大大的产生了怀疑。

由于一系列的考察,笔者发现这位“国情专家”的研究文章根本就是胡扯,毫无学者气象,倒象一个专门围着主子摇尾乞怜的奴才。于是这位“热衷于知识报国”的御用文人,在笔者看来一钱不值。而他的所谓雄文《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于是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因为此公弄学问根本不诚实,他的所谓“知识”根本不值钱:因为他的知识根本就是马屁知识而已。

一个教授、研究员、“国情问题专家”,在用自己的马屁知识一心一意为失败的朝廷高唱赞歌,就是这位御用文人干的低下勾当。所以,对于他写的《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之类的文章,根本就不要当作正经事儿,谁如果当真了谁就上当了。

三、奉劝御用文人不要以拍马屁来阻挡中国社会的政治进步,从而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

1949年以来,中国的御用文人就有了为当权者唱赞歌和抬轿子的习惯。因此在大跃进的年代,便有许多著名的和不著名的文人千口同声的为粮食亩产万斤高唱赞歌,并作出许许多多的“科学论证”;他们又为“总路线”和“大跃进”的“重要性”进行了“成就卓著”的辩护和各种论证,立下了汗马功劳;在迎合政治领袖的情况下,大肆的对马寅初进行了批判;又对“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大批判;也对梁漱溟群起而攻之,把之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等等。因此,自1949年以来,中国的御用文人是有着非常“光荣”的“优良传统”的:就是善于迎合权力,并对那些毫无还手之力的弱者落井下石。

而我们的这位“国情专家”、“博士生导师”、“研究员”的胡鞍钢先生,现在则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在头上顶着如此多光辉头衔的情况下,来为当今失败了的朝廷高唱赞歌了。歌曲的名称叫作“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人们仅从此公的头衔上来看,也许以为这又是一曲“千古绝唱”呢,可是实际上却让人大跌眼镜。

在第一次阅读此公的大作时就给了我非常明白无误的感觉:此公毫无独立的知识分子的学术人格,是只会千方百计的为权力者唱赞歌抬轿子的一类人物:中央怎么讲他就会怎么去论证,一切围绕着领导的旨意,却从来不会有真正的属于他自己的见识。

在浏览了此公的背景资料之后笔者发现:胡鞍钢头衔不小也不少,但却难掩盖他的学术素养的先天不足,和其人文科学素质太差的知识背景:他的知识和能力都有太大的缺陷。他从一个小学毕业就直接考取工科大学,缺乏必要的全面知识教育的经历明显;后来所学的除了经济学以外大都是理工科:这种缺乏人文科学背景的人,本来就在政治、思想、理论把握社会等能力上先天不足,本不足以成就什么大事;现在却偏偏自以为自己见识不凡,是“中国国情专家”,于是就大言不惭的要在社会政治问题上来 “理论”一番了:可是实际上此公的宏论却让行家看了见笑:他连最基本的东西都落实不到现实中去;如此的论证哪里是什么论证?简直是开玩笑!过去批判刘少奇、批判马寅初的文章,也比此公的文章“质量”高。此公以如此吓人的众多头衔,竟写出如此下作的“学术文章”,简直是在天下人面前丢丑:但他自己大概还自以为自己写得很不错的吧?

与余秋雨的“含泪劝告”相比,胡鞍钢的“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等文章更加的蹩脚,实在是比余秋雨之类更等而下之的。尽管胡鞍钢可能“满怀一腔热血”,要用“知识报国”,但无奈他的知识不怎么样,因此他的所谓“知识报国”其实则是出丑。

有评论他的人说胡鞍钢认为“13亿中国人民是自己的最大靠山”,在胡鞍钢个人来讲也许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实际上他的学识和他的见识现在却实际上在坑害13亿中国人民:他一心一意为奉行了错误路线的权贵集团辩护,使中国根本没有改进政治的希望;他这不是在坑害13亿中国人民吗?

“北大一位名教授曾这样评价胡鞍钢:第一为中央说话,第二为平民说话。”很好很强大。原来在胡鞍钢的内心深处:“为中央说话”的分量竟然那么大,被排在了第一的位置:这正是历来的中国御用文人的悲哀:王国维仅仅因为一个“南书房行走”的待遇,就投颐和园昆明湖自尽以“报效”知遇之恩了。而胡鞍钢则以自己的“知识”来报答中央对他的“知遇之恩”。只可惜“国情专家”胡教授的知识太不够,所以他的拙劣的“知识报国”的“从政治制度看中国为什么总会成功”等文章就只有闹笑话的分量。可是在胡教授本人那里他自己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他大概还为自己能够如此的以“知识报国”,能“为中央说话”而洋洋得意吧?这位“国情专家”又不知道自己的斤两,又开始在更加超出他的能力的领域里“为中央说话”了:在他的《胡鞍钢:不同思潮激荡下的中国之路》中他根本不顾自己的斤两、以不知道自己是吃哪碗饭的口气大言不惭写到:““不折腾”是中国成功的一个底线——政治上不折腾、经济上不折腾、社会上不折腾、生态上不折腾、国际上不折腾,保证中国的未来顺着自己已经走过的道路继续走下去。”这位胡教授尽管是个“国情专家”,但完全够不上一个理论家的分量;然而现在他却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说这些政治上的事、社会上的事了:他以一个理工科的功底,就来大言不惭的在理论家的领域里指手画脚来了。还“顺着自己已经走过的道路继续走下去”,以中央主子的话一句顶一万句的规格来赞美,真乃“第一为中央说话”也。书呆子往往不知道自己是书呆子,偏要以为自己是这方面的“专家”:而且理工科的书呆子如果呆起来,往往更加呆得离谱。

在当今全中国人都已经看出:历来的朝廷的政策路线统统失败了,应该寻找新的政治转型和寻找新的治国路线的时候;而我们的这位“国情专家”却在这里大谈“不折腾”:多么的弱智呀!

为中国的前途设想,笔者也不得不在这里奉劝象胡鞍钢这样的御用文人,不管你们有多么大的头衔和多么大的来历,以你们的这种完全没有独立学术人格也没有独立政治人格的身份,最好你们不要在中国政治转型上来不知自己斤两的放肆的谈论中国的政治:因为你们的见识和你们的学识都不足以承担此事;你们如果硬要来谈的话,只能是误尽民族、误尽苍生,也将使自己成为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胡鞍钢的一系列文章就是很好的例证。你们可以到网络上去看看:胡鞍钢的有关文章是不是已经贻笑天下了?人们笑得确实有道理呀。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