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丁咚:重庆红歌会为何在京受冷遇?


   近日,重庆市“红歌会”高调出现在京城舞台上,连续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部队、北京朝阳剧场、北京民族文化宫以及清华大学举行专场演出五场,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亲自参加了其中的三场。接下来,“红歌会”还将继续在全国政协礼堂和中央党校演出。
  按照中国的官场伦理,重庆市如此隆重其事地将自己精心制作的节目拿到京城亮相,而且由薄熙来这样资深并带有深红色背景的政治人物亲自坐镇,无论如何都会有现任政治局委员以上的高级官员给个面子,出来捧捧场。在公众的心目中,很久以来,重庆方面就大力宣扬红歌会如何受民众欢迎,也受到高层的重视和支持,如今,这么好的节目到京城了,似乎人人都应幸有与焉。
  然而情况大为出人意料,如果用凄凉来描述它的遭遇,显得过甚其辞的话,那么至少可以称得上受到冷遇。在薄熙来亲自出场的多个场合,均只有他一个重量级政治人物形单影只,陪衬的只是他手下的如许官员,因此颇为引人注目,以致鹤立鸡群,但同时也映衬出他的单调落寞。京城高官多如过江之鲫,却没有像样的高官愿意躬逢其盛,对于这场官方色彩深重的进京演出来说,无疑是十分难堪的事。以薄熙来这等具有令人骄傲的政治资本的人物,能够撑持下来,而且笑靥如花,确实不容易。
  反过来也印证了其境遇之糟糕。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重庆官方所鼓吹的红歌会的华丽景象,不过是一个虚构的幻景。

  这是个意味深长的信号!
  
而其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两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红歌会浓厚的政治色彩,特别是“极左”倾向,受到国内外的广泛质疑,对十分注重公众形象的高官来说,避之唯恐不及,是理所当然的,就是那些曾经表态肯定它的,在听到公众的反应之后,恐怕只能慎之又慎,否则其一世令名将毁之一旦,并给他的仕途蒙上阴影。
  其次,红歌会所宣扬的理念,与时代精神格格不入,高官参与其事,实质上也表明了其对这种理念的认同。中国现在需要的不是强化“色彩”,红色拯救不了中国,只能引起历史的倒退,无数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重庆市捡起这个烂西瓜,想雕出一朵花来,无疑是异想天开。而它力图以展示虚假繁荣景象,遮蔽现实的不如人意,更是虚妄的想象,对中国的进步和发展进程纯属误导。
  重庆市高官反驳说,批评者都是形而上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反过来说,鼓吹精神也是生产力,落入了唯心主义的窠臼?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