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我爸是县长,在永和我爸就是国法

/周丕东

 

近日,一则“山西永和县副县长冯双贵4名亲属夜闯民宅,大打出手,将人捅成重伤”的帖子在网上流传。发帖人称,参与施暴的冯双贵次子冯源在殴打受害人过程中,针对受害人的质问不断宣称:“我爸是县长,在永和我爸就是国法 ”态度蛮横恶劣引发网民义愤。(新华网)

官员亲属的嚣张是一时的激动吗?显然不是,这是长期以来的权贵腐化之气浸染而造就的一种社会怪胎,毫无疑问,这个怪胎是制度的产物,是权利脱离公民,虚假地依附在公民的血管上,被美化成一只有益身体健康的吸血虫之后的衍生物。

前不久,沈阳沈河区工商局长杨晓松因自己家人开的面包房,卖长毛粽子被揭露而嚣张大闹报社,被称为史上最牛工商局长,该“牛局”还动用关系封锁新闻。为什么“新闻”能够被封锁呢?在百姓的心目中,以为报社的权力是非常大的,可以无所不报,其实,报社属于各地的宣传部长负责,只要该部长说“不”,多大的新闻都只能在废纸堆里腐烂。这就造成了揭黑新闻是在网上爆料,而在纸媒几乎绝迹,而网上揭露也只能争取在就有关领导觉察时的那么一点时间差,然后能被更多网友转载,在被删帖后还能留下点蛛丝马迹。

造成官员腐败、其亲属嚣张的根本原因也就是不必为过错承担必要的责任,治疗这一顽疾不是什么字字如金的组织纪律,那东西在老百姓的眼中已经一文不值。老百姓需要的是阳光,这个阳光能不被人为遮挡,能够照到所有都该照到的地方,如此一来,那些原本百毒不侵的害虫必定“见光死”。可是,我们的新闻审查偏偏挡住了阳光,舍“良方”用自制的“偏方”,就造成了这个社会乱象频现,恶魔横生。

山西永和县副县长冯双贵分管政法,在其子看来,冯双贵就是永和的国法。如果冯双贵两袖清风,不徇私枉法,其子敢这么说吗?一个县的司法可以让一个人说了算,这说白了,就是人治,法律仅仅是一种用于障眼的工具,披上一个让他人必须认可的外衣。人治便是人祸,全国有多少这样掌握权力不能被新闻媒体公开报道,不能被百姓所监督的官员,全国就是有多少祸害。

因此,我对省长道歉、局长鞠躬之类的报道都是很感冒,是否是做个样子,你我心知肚明。我希望看到的是官员敬畏百姓,任何时候,在百姓面前都要毕恭毕敬,百姓可以决定官员的去留,否则,什么样的改革我都不屑一顾。这是因为我听到太多的空话假话,看到太多的虚招恶招,实在没有再相信一次的理由了。
 来源: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