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朱方清:巨贪杨光亮何敢奢谈“对得起人民”?


昨天,原中共茂名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光亮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认定杨光亮的贪腐清单包括:涉嫌受贿人民币1048余万元、港币200万元;涉案不明来源财产折合人民币3464万余元、欧元2.4万元。庭审中,杨光亮对起诉罪名和事实不仅表示认罪,在最后陈述阶段甚至哭出了声,但他同时表示:“虽然我犯罪了,但是,我还是对得起茂名人民的,毕竟这么多年我的工作还是尽心尽力的,也为茂名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付出了自己的心血。”(法制日报)

杨光亮利用职权长期大肆收受红包、索贿受贿,并将收得的赃款放高利贷、购买14套房产。同时包养两名情妇,生活奢侈、糜烂。无论从涉嫌数千万之巨的经济犯罪事实,还是从令人发指的贪腐情节来看,杨光亮都称得上又一个腐败典型的“活标本”,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为万民所唾弃。然而我独不解已是“强弩之末”的杨光亮在法庭之上竟大言不惭,奢谈什么“对得起人民”!

贪官横行,巧取豪夺,历来被人民所痛恨,因为他们的不法作为以及腐化堕落最终无不以牺牲百姓的利益为代价。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的杨光亮,不可能不知道民间疾苦与民心所向,也一定没少接受官方关于“执政为民”、“清正廉洁”之类的教育。但他一直反其道而行,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供己挥霍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显然他是说一套做一套,当官如同演戏,使权实为欺民,心里从来就没有真正装着“人民”。

而这正是大大小小贪官们共有的特征。他们知道,头顶的乌纱帽通常不关百姓鸟事,当官只须做给上边看;他们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是所谓的“政绩”而非“民意”,能拿出好看的数据、造一些光鲜的“工程”就OK了;他们还知道,官场处处存在潜规则,通常更是“钱规则”,你捞我也捞,不捞白不捞;他们更知道,“伸手”是有风险的,但许多时候也是安全的,因为所谓的官场监督体系实在有许多空子可钻。譬如杨光亮,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就大肆收受红包,在当时仍属经济欠发达地区的电白县,他每年收受的红包达上百万元,这不还一路高升无限风光二三十年嘛。

所以,人民既不存于贪官们的心中,也就谈不上对不对得起的问题。而多数的人民并不具有对官员实行有效监督的权力,因此贪官犯事倒台,苦果只能由他们自己全部承担。另一方面,人民在痛恨贪腐现象又对之无可奈何之余,通常也只好寄望于贪官们“自动”倒霉翻船,或者官场自律以及相关法律出其不意地发挥威力。这是反腐领域不堪的现状,也是官民脱节的体制的悲哀。

想起重庆前司法局长文强被判死刑时所讲的一段话,“我虽然犯了罪,但还有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与杨光亮的“对得起人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觉得他们这番貌似“作恶将终,其言也善”的表白,更像一种愤怒和疾呼,其意在表达对自己人格与灵魂蜕变的不解,以及对滑向罪恶深渊结局的无奈与挣扎。而身已致此,“良心”与“人民”这类曾经被他们漠视甚至丢弃的字眼,才显得是那么的弥足珍贵。只可惜,迟了!
作者:朱方清 2011-6-22 10:27:48 发表于: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