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中国民间维权者盼政府从钱明奇爆炸案吸取教训


作者:安培 文章来源:RFA
中国各地群体性抗议事件和爆炸案频频爆发,社会矛盾出现白热化的趋向。特别是江西抚州发生的“5.26”钱明奇连环爆炸案,在全国上下都引起不小的震动,人们希望官方从钱明奇爆炸案这个悲剧中吸取教训。
江西抚州“5.26”连环爆炸案之后,当地政府、司法机关和信访部门都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五晚致电抚州市信访局,听到这样的电话问候语。51岁的钱明奇在抚州市检察院和临川区行政中心办公楼引发自制的炸弹后,当场身亡。在那之前,钱明奇曾因为涉及京福高速公路建设的拆迁补偿问题上访了9年,多次到过抚州市信访局。另外,钱明奇和8位邻居也曾到当地法院提起诉讼,但是7年下来都没有结果。据中国的《南方周末》星期五披露,钱明奇爆炸案发生5天之后,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迅速审理他们的诉讼案,曾与钱明奇一同上访、一同起诉的张来义获得38万多元的拆迁补偿款,其它几人也得到了补偿款。而这一切,曾自比董存瑞的钱明奇已无法知道了。中国护宪维权网的创办人、上海的冯正虎先生说:
“钱明奇跟区长有个通话录音,我发现这位钱先生还是自始是通过司法讨回他的公正,讨回他个人被剥夺的一些财产,但是长期以来对他的问题不理不睬,所以造成最后以他个人的牺牲换取社会对这个问题的重视。”
5.26”爆炸案发生后,江西抚州市开展了“百日信访大复查”活动。用当地信访干部的话说,是要解决“有道理”的信访案。现在正在复查的250多起信访案中,大多数都跟拆迁有关。中国“公民维权网”创办人、现在北京的独立分析人士李健先生说:
“虽然这么一个悲剧发生,但是当地政府这么做也算是亡羊补牢,算是一个好的方面。但我希望不仅仅是对待几个人,希望中国各地的地方政府都应该在这个事件上吸取教训,不要再使民怨变成这样一种状态。这可不是说着玩的,权利被侵害人他们的忍耐程度会越来越差、越来越低,因为所有的门都堵死了。这样的情绪不断的蔓延对我们的国家和社会的未来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一个兆头。”
与此同时,江西抚州市一些访民继续受到官方的严密监控,包括钱明奇的朋友邱润武。《南方周末》报道,邱润武62号被当地公安请去谈话,3天后才获得自由。之后,他的出行随时有公安陪同。在中国其它地方,监控访民也仍然是维稳工作的重点。冯正虎先生也希望中国各地在钱明奇案上吸取教训:
“各个地方应该在这个事情上吸取教训,不能把老百姓逼得都要去做炸弹,要让老百姓回到司法的路上,不要把老百姓诉权束缚得把司法的路径堵住,堵住把这些很善良的百姓开始对司法都很尊重。我看过钱先生的一篇东西的,他在(司法)这方面是很执着的,但是(司法)让他太失望了,最后走上了这样的道路,应该引起当局的重视,不能把这些百姓都逼得象他一样。”
其实,很多人都明白,访民都是普通人,没有问题谁也不想上访,访民也是被逼无奈才上访的。李健先生说:
“上访是一条艰难的、漫长的、曲折的路,这不是说他们对社会不满,而是社会不善待他们。他们的不满是被迫的,他们想好好地过生活,他们想象人一样活在这个世界上。”
中国的信访制度危机一直是学者关注的问题。李健先生说,他并不看好信访机制,主张废除信访机制,因为中国需要的是法治,法治才是长治久安的基础:
“我觉得中国现行的法律完全可以解决这些所有的问题,只要去按法律办事,只要执行法治,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是不是实行法治,是不是让法律起作用、让法律说话,是不是把一切社会生活都纳于法律之下,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也就钱明奇爆炸案发表评论,题为《执政者要倾听“沉没的声音”》。文章称,尽可能多地倾听社会各方面的声音,对维稳是有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