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我们都是蚂蚁父亲---向李承鹏致敬

作者:陈子河 2011-06-26 16:17:11 发表于:博客中国

作者按语:前段时间就写好的文章,一直没有时间修改,今天有时间修改就发出了。

我们都是蚂蚁父亲

大眼的文章,很久以前就有看过,以前读书时,经常买《足球报》。就是为了看大眼写的体育评论。
后来毕业,忙于生计。就搁下了。后来有时间上网了,偶尔也看到他写的文章,感觉他的文字风采依然,只是没有以前犀利了。上次看到他写的《一个光荣的杀人父亲》。再次被他的文字打动了。
夏俊峰这个父亲,是千万个中国父亲的缩影。每一天卑微地活着,卑微地劳动,出事前,他兴兴勤勤地劳动。就像中国千万个父亲一样,他们不怕穷,不怕苦。为了儿子和老婆,他们艰辛而又快乐地劳动。
尽管这个社会,有人一个月,不付出劳动,甚至还没学校毕业,但每个月领着比夏俊峰们一年辛勤劳动还高的工资。
但是他们没有抱怨这个社会不公,依然抱着能希望过上美好日子的心情,毫无怨言地劳动。他们也真以为勤劳就能过上好日子。多么善良的父亲们。
可是TMD的,(请容许我爆一句粗口)。就是这么低贱生活,还是不让人家过,简直是没有天理。我不怪那些城管。换了任何人,只要你做这一行,你就是牺牲品。我炮击是这个万恶制度。把人变成鬼的万恶制度。夏俊峰是集好父亲,好老公,好儿子一身的三好父亲。这个万恶的制度把他变成了一个杀人犯。也毁灭了这几个城管的家庭。如果要开庭审判的话,请首先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宣判制定这个万恶制度的人死刑。再展开法庭辩论。
今天打开博客中国看到他写的《所有父亲问所有的父亲》,才知道的他有个叫“珂仔”的儿子。看了在网上公布相片,两父子都很青春,很阳光。大眼果然是一个好父亲。他儿子热爱网球,他作为一个父亲,最大的愿望当然是为实现儿子的梦想做最大努力,所以他每天辛勤地写作。望子成龙,恐怕是中华民族所有父亲的夙愿。贫穷一点,如夏俊峰。希望儿子也出人头地,所以起早摸黑地脉烧烤。条件稍微好点如,大眼。每天都在辛勤地写作。他应该算是中产阶级,跟夏俊峰比起经济宽裕很多。但是面对每年10万块 训练模式,大眼也觉得有点困难。
有赞助商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大眼的名气大,珂仔形象阳光,两父子合起来,简直就是天下无双的父子兵。
天下所有父亲都会同情天下所有父亲。正如大眼同情夏俊峰,我们都是做父亲的人啦,我们也支持大眼的行为。正如大眼所说“中国的父亲,是世上最不堪的那个斗士。可无论你在官场还是农场,无论你是公民还是屁民,无论你身陷人生百慕大还是前往北美加拿大,我们都苦不堪言、受尽欺诈、拼命挣扎,我们怕失去一切,日夜担惊受怕,很年轻就前列腺,人未老就苍孙。可我们爱自己的孩子,不落下任何一场战斗,小心翼翼掩盖自己在外面落下的伤疤。早上起来,我们还是要把胡须刮得干干净净,穿着整洁的衣服,竭力让孩子觉得父亲其实潇洒和浪漫,不甘人后,不输于人,成竹在胸。”
我也是一个父亲,我也希望我们的后代有一个没有恐惧未来,所以自动加入网络上启蒙民主自由的行列。其实我们都不是孤独的,我的很多网友,他们都是和我一样年龄的,也是70后、80后。他们大部分人作为一个父亲,或者作为一个母亲自动加入这个队伍。我们不求名,不求利,甚至不求荣誉,经常打开电脑就是思考中国未来或者像猎犬一样经常在网络上围剿那些不公平事情。或许,我们围攻有效果,或许,我们围攻没有效果。但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某些人知道,我们中国人的血液流淌着自由、平等的因子。我们不是天生奴隶。我们也有自己的尊严和人格,我们也希望自己后代,不要被这些恶魔掌控。
大眼加入了独立选举人的队伍。可是有些人却恐惧得日夜睡不着觉,甚至半夜会尿床。所以千方百计地打击大眼。他们妄想一辈子做奴隶主,他们容不得我们有说话的权力。20115292057分,低等类爬行哺育动物兼精神病被研究中心病号禹晋永在自己新浪微博发帖:“今天下午和股东单位、央企的负责人在那菲特城堡高尔夫球场打球,晚上在一起大口喝茅台酒大口吃飞禽走兽肉,好一派惬意生活;想起那些民逗份子和想通过参选混入人大的激进份子,这顿饭钱是他们一年甚至很多年都挣不到的收入,试想一个连饭钱都挣不了的人还能给国家纳谏吗?这岂不是祸国殃民害人害己吗?”
尽管他们强迫珂仔的赞助商取消对珂仔的赞助。但是我相信大眼不会屈服。
正如大眼所说:“文明必然前行,我卑微地告诉你,你拦得住一头猛烈的火车,拦不住一只顽强的蚂蚁父亲。”
我们都是蚂蚁父亲。但我们必将把你们这些垃圾清除掉,为我们后代创造美好未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