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独立候选人”到底有没有法律依据?


王占阳教授: “独立候选人”这个名词的实际内容是有其充分的法律依据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这一点。
“独立候选人”指的是“选民10人以上联名提出的代表候选人和正式代表候选人”,所以否定“独立候选人”就是否定选举法的这些规定法工委负责人指责“‘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
陈有西律师:中国的《选举法》几十年没有实质性落实,这种似是而非的法律解释起了很坏的作用。他误导了基层选举机构和选民,是一种继续愚民。他们故意把明确的法律概念搞混了。作为全国人大的立法起草机构,一定要精准地阐释国家法律,不要成为阻挡时代进步的传声筒。同时,作为一种提法,选民提名候选人,也不要用这个容易被钻空子的“独立候选人”的提法,只要称“选民提名候选人”,在选举委员会审查中据理力争,合法担任正式候选人,才能在当前法律框架下争得正当权利。
 “选举委员会”,本身产生就是应当由民选的,想通过委员会的审查,否定选民自荐的候选人,然后由这个委员会再确定“正式候选人”,说其他候选人就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否定“独立候选人”,这只是文字游戏。实质是否定十人提名选举人的产生。选举权是“人民权利”不是“委员会权利”。
张凯律师:“独立候选人”指的是候选人具备独立的人格,独立的判断力,独立的表达,独立的观点。而在人格、判断力、表达、观点上不依附于任何政党或权力。这才是人民代表之基础,独立才能代表人民。法工委认为独立侯选人无法律依据是对独立侯选人的误读。


方绍伟:否定“独立候选人”值得商榷
现行《选举法》是1953年制定并于2010年第五次修订通过而确立的,《选举法》明确提出了“代表候选人”和“正式代表候选人”的“候选人资格”法定名称,却没有在“候选人资格来源”的意义上明确提出候选人的法定名称。这当然不是《选举法》的疏忽,而是在“候选人资格来源”或者其他非实质的意义上如何称呼候选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选举法》来规定的事情,它只是一个受现行《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和社会习惯问题。
  因此,否定“独立候选人”的提法,就跟否定“政党候选人”、“团体候选人”或“民间候选人”的提法一样毫无道理,既缺乏法律依据,又缺乏常识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在没有弄清“法理”和“法条”的情况下提出“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这是严重缺乏斟酌和思考的不妥当行为。
  对于“独立候选人”的提法,很早就有人提出质疑。其中的一个理由是,“独立候选人”是西方的提法,中国还是不用为宜。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理由,“独立候选人”确实是西方的说法,可中国采用西方的做法和说法的事还少吗?“选举”本身就是西方的做法和说法,中国能因此就干脆不要人大选举了吗?

斯文汉:“独立候选人”与有关权威否认
“独立候选人”的称谓表明,它明显严格区别于官派的代表候选人,包括官僚直接参选(党政官僚因需进入代表而将选民关系临时转往特定选区,并在此列为正式代表候选人,即官方习称“参选”)的代表侯选人,实质为民意的代表候选人,并不有悖于宪法以及任何现行法律的规定精神,完全可以根据选举法所规定“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提出” 的条件而进入选举机制,而倘其列为正式候选人并且当选,则完全可以依法被确认为代表而执行代表职务。
  吊诡的是,真正能够体现广大选民利益、意志和愿望的,就可能是“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提出”的民意代表候选人,而实际并不乏少量的民意代表候选人当选。
更为乖张的是,在尚未启动直接选举代表的工作程序以前,就冒出片面宣称“独立候选人”为“没有法律根据”的权威说法,似乎旨在封堵民意代表候选人的合法产生?其实,不妨趁机将俗的“独立候选人”,引为可依法纳入经“选民联名推举”的候选人即可,但是如此有失准确诠释成文法律的举措,能不令人为之诘问?

笑蜀:独立候选人不是洪水猛兽
独立参选本是大好事,于法有据,更重要的意义是,它可能为突破当下围城、对旧体制进行精确手术提供一个最佳切入口。独立不是洪水猛兽。公民和公民社会的自我成长,能够为社会与政府的良性博弈奠定基础。也只有通过这样的良性博弈,社会和政府才可能互相学习,共同成长,双赢而不是双输。这可能是收益最大而代价最小的演进之路。
王占阳:也谈“独立候选人”是否有法律根据
全国人大法工委负责人指责“‘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独立候选人”这个名词的实际内容是有其充分的法律依据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这一点。作为一种语言形式,“独立候选人”这个名词倒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但它又是无需任何法律就可以自由通行的,这也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
  由此,全国人大法工委负责人突然强调“没有所谓的‘独立候选人’。‘独立候选人’没有法律依据”,就让人很费解了。如果从内容看,“独立候选人”指的是“选民10人以上联名提出的代表候选人和正式代表候选人”,所以否定“独立候选人”就是否定选举法的这些规定。如果从语言形式看,否定“独立候选人”这个学界、民间用语的合法性,也是师出无名的。
童之伟:“独立候选人无法律依据”的说法不正确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在发言中将对代表候选人的介绍方式,限制为“由选举委员会统一组织开展对代表候选人的介绍活动”这唯一一种,这种说法真正“无法律依据”,也违反法理。的确,《选举法》第33条规定:“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政党、人民团体和选民、代表可以在选民小组或者代表小组会议上介绍所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的情况。”宪法和选举法对于介绍代表候选人的方式,没有任何禁止性规定。按照对于公民来说“法不禁止即自由”这一法治原理,独立参选公民有权以短信、微博等举凡法律不禁止的一切形式介绍宣传代表候选人。

来源:本站编辑部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