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

韩国制订人权法怎么就踩住了朝鲜的狗尾巴

作者:祝振强


朝鲜最怕韩国什么?最新的版本是,朝鲜最害怕韩国制订人权法!据韩联社报道,朝鲜20日表示,若韩国制定朝鲜人权法,朝方将会把它视作对朝鲜制度和人民的正式宣战,朝方将会视作“第二个打靶事件”,果断采取无情的应对措施。朝鲜《劳动新闻》刊登题为《严重破坏朝韩关系的第二个打靶事件》的文章,言“李明博败党”的打靶事件天理难容,如今又要制定恶法,挑衅“我们神圣的尊严和制度”。若韩方制定朝鲜人权法,等于正式宣布韩方法律上不承认朝鲜的思想和制度以及共和国本身。朝鲜人民决不会容忍侵犯朝鲜的尊严和制度的人,必将予以严惩。
我想,大概韩国也没有想到,多管闲事地想为朝鲜制订个什么劳什子的人权法,会遭到朝鲜方面如此激烈的反应,如同踩住了狗尾巴般令朝鲜暴跳如雷、大喊大叫,最难令人不解的是,竟然被称为“宣战”——若制订敌对国的人权法就可以被视作宣战,则地球上的战争也要变得太容易打起来了。显然,朝鲜方面是要以战争的威胁,来阻止韩国的制订人权法举动;你制订人权法,就是挑起战争,就是宣战,我就要应战,就要战争。作为一个文明、民主的国家,你宣战别国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自己掂量着吧!
世界上恐怕没有第二个国家会由于旁人对自己的人权问题“说三道四”、为自己制订一部人权法,就视同为对自己的宣战,就要以战争和武力相恫吓回击——这样的逻辑实乃天下奇闻,以后敌对国之宣战,舍掉法律之“挡箭牌”,就用人权法当“挡箭牌”好了。
其实,朝鲜把韩国为自己制订个人权法即视为宣战,只能说明其孱弱、虚弱到了极点,说明人权问题是其最大的软肋——这个软肋,甚至根本经不起说道,经不起讨论,经不起提及,是其最惊惧、最恐怖的黑洞。我们不禁要问,是朝鲜的人权问题严重到了竟然闭嘴噤声的地步,还是其反应过度、反应过激?
中国和美国几乎每年都要互相各自发表对方的所谓人权白皮书,你说我的人权糟糕,我说你的人权操蛋;你攻击我人权状况堪忧,我回敬你人权状况半斤八两。一汪清水其实很容易被搅浑,浑水摸鱼也是件很得体、很智慧、很狡黠的事情。再者说,嘴长在别人脸的下部,要说什么,那是别人的自由,你又何必如此害怕别人张口说话?起惊慌地堵住别人嘴的念头呢?你朝鲜就不能学学中国,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也给韩国制订一部人权法,他500页,你1000页,他1000页,你10000页,他白皮书,你灰皮书,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你怎么就没有丝毫的这份自信和勇气呢?
中国有句成语叫狗急跳墙,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被戳到痛处的时候。无疑,朝鲜方面的人权状况肯定很糟糕,肯定不如其自己标榜的那样是世界上最好的,最牛叉的,理想得不能再理想的。比如逃往中国不成功被捉拿回国者,被铁丝串手腕押回,之后就枪子毙命的传闻,就很容易让人信服。并且,自身到底是怎么一回子事,其自己心里想必明镜似的,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最清楚不过的事情,却不装糊涂,不遮盖掩饰,却硬要把别人的白说成黑,把自己的黑说成白,把不讲道理当成道理,把道理当成不讲道理,把挑明真相说成是宣战,把人权说成是战争——能做出这样事体的国家,全世界不超过一只手的手指头的数目字。再并且,能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说明其根本就没有丝毫改进的打算。不惜以战争来护卫既存的现实,以宣战来堵住你的嘴,噤若寒蝉、道路以目、不耐烦了就机关枪突突、就要与汝皆亡、与世界皆亡的主,你能希望他自身改变什么?
日前媒体报道,中国领导人现在做任何事情,都思“世界眼光”,  “其实,世界眼光、全局思维,几乎体现在中共高层所有的学习中。” 看来,此前不久来中国访问取经的朝鲜最高领导人,并没有把学习中国的“世界眼光”当成一课,其具备的不过是朝鲜特色之“朝鲜眼光”,甚至连同种同族的韩国之眼光都不见容。
民主与自由,普选与独裁、专制,公民社会与家天下集团、国家,其实是你死我活、天生水火不能容的。客观来说,朝韩可预见之未来,实很难被人看好。 

2011-6-21 11:59:25 发表于: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