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

维权网:成都民运人士余刚在广州公开宣传民主人权

 
(维权网信息员李春水报道)
617 下午,成都民运人士余刚在广州人民公园,对广州市民进行演讲,主题是《中共专制政权如何奴役人民》,演讲进行了约1小时,之后解答市民们的问题并派发印刷资料《专制政权在阉割人民》,资料供不应求。


在余刚演讲时,有市民为表示感谢买饮料给余刚喝,有老年人看余刚出汗不断,主动为余刚摇扇祛暑。甚至在余刚演讲后有市民为表示感谢邀请他吃晚饭。

据了解,余刚在五月份去广州后几乎每天都在公园进行演讲,每天的内容都不相同,主要演讲内容是揭露专制之恶,宣讲基本人权,以达到唤醒民众的目的,随着他在广州演讲的次数增多,逐渐有固定的民众来听他的演讲,并受到民众的接纳。

每次他都会自己印刷宣传资料,送发给民众,而且材料越来越供不应求。

余刚送发的资料原文:

《专制政权在阉割人民》

A:专制政权建立在阉割人民的基础上。

B:怎么割?

A: 先割掉他们的耳朵,让他们不能听;再挖掉他们的眼睛,让他们不能看;然后堵上他们的嘴巴,使他们不能说;再喂他们三聚氰胺——悄悄地加在奶里,把他们体内的男子气从大便里全部排出去,让他们阳痿、早泄、肾亏、结石、尿道堵、说话娘娘腔。再把大便回收,精炼出睾丸素,去喂那些女运动员,让她们个个变得体壮如牛,去夺奥运会金牌,为国争光。

B:他们还给人民喂奶?

A:歌里唱到,他们是人民的妈妈嘛。

(附歌词:“党啊!亲爱的妈妈,是你用甘甜的乳汁把人民抚养大……”)
下面是余刚616日派发的文章:

《论自由(1)》

“想做什么就能做到,这便是自由。”狄奥根尼说得不错

那么“想做而做不到”便是不自由。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有两个:一是环境不合理,二是想法不合理。

 第一种情况是指一个人的权力受到损害。比如:作为一个人,我的合理要求受到压制,我想讲话,但社会环境不允许;我想思考,但由于专制而受限,我想迁移,但政府不允许。所以我没有自由。这一切属于外界的邪恶,与这种邪恶作斗争去争取自由是一个渴望幸福的人神圣的使命。

 第二种情况则是来自内心的疾病,来自自己的疯狂与无知。它是指自己的欲望与自然规律相冲突,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欲望是什么,错误地认为目的与欲望相符合。我们知道人是胜不过神的,如果你违背自然规律,必然会受到惩罚,比如我想在水里生活、我想飞上天空、我想犯罪。而且神在给我们生命的同时并没有在天性中赋与我们那些不切实际的欲望,我们的本性里只有对幸福和自由的欲望,没有打高尔夫球的欲望,没有住豪华别墅的欲望,没有开奔驰车的欲望,更没有奴役同类的欲望。当所有这些都无助于我们的幸福时,我们应当毫不犹豫地抛弃它们。我们只有对精神的欲望,我们对物质的渴求是为了增益我们的精神,当多余的物质成为欲望的目标时,我们便陷入了错误和迷茫之中,自由便会受到损害。

所以我们想实现自己的自由,首先得了解自己的想法是否合理,也就是要了解客观规律。其次是我们如何同环境的邪恶作斗争,了解这些邪恶来自哪里,他们的弱点在哪里。因此,实现自由的唯一手段就是要获得真理。

一个人越是接近真理,就越是自由,也就越是幸福。

不要爱国 要爱真理

你爱国吗?------我怎么不爱国?-------我看你根本就不爱国。不妨做个测试:如果你现在可以无条件获得美国国籍,你会拒绝吗?------傻瓜才会。-------所以我说你根本就不爱国,你那么渴望做美国人,而不想做中国人,这怎么能是爱国呢?-------98%的中国人都会这样选择。------那就说明98%的中国人不爱国。-------这怎么可能?它们都自称爱国者。-------他们都在撒谎。------恐怕话不能这样说吧,我们想做美国人是因为那边生活富裕。-------原来你爱的是钱而不是国,你的“爱国”是一文不值:当天平的一端放上一文钱时,天平的另一端爱国的筹码就会高高的翘起,毫无分量。-------难道追求幸福生活错了吗?-------追求幸福生活没有错,但撒谎就错了。-------那我们到底应不应该爱国呢?-------如果爱国是你们那种狭隘的理解,爱国意味着排外,意味着妄自尊大,意味着把自己的糟粕也当精华,爱国意味着歪曲真理,那么我要对你说:你不应当爱国,而应当爱真理。历史上最大的爱国者是希特勒:他认为日耳曼人是最优秀的人,犹太人是劣等民族,至于非洲的黑人,亚洲的矮子恐怕是属于猴子一类的野兽,他甚至不愿与黑人握手。可是他下场很悲惨,因为他只爱国,不爱真理。真理说“人人生而平等”,他却不喜欢这个。而诗人海涅在“西里西亚的纺织工人”里写道:“德意志,我们在织你的尸布,我们织进去三重的诅咒—— 一重诅咒给虚假的祖国,这里只繁荣着耻辱和罪恶,这里花朵未开就遭到摧折,腐尸和粪土养着蛆虫生活....”这在中国的爱国主义者眼里如此的不爱国的人却受到德意志民族人人的尊敬。

什么是爱国?什么又是国家?国家是人们为了生活方便和幸福而自愿组成的团体,目的是为了自由得到保障,而不是为了被奴役。我们爱国是因为她是我们的国家,会给我们带来幸福。而一旦她变得专横跋扈,成了少数人奴役大家的工具,那她就不是我们的国家了,我们为什么还要爱她呢?当一个国家属于一个人(皇帝)或者一帮人(政党)时,谈爱国毫无意义。我们应当爱一个正义的国家,而不是邪恶的国家。中国几千年的专制史充满着爱国的基调,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仿佛被外人奴役是奇耻大辱,而被本族人奴役是无上光荣。

我们热爱这片土地,因为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我们有自己的语言,我们熟悉那些名山大川。难道就因为有几个坏人在这里当道,我们就得逃走吗?那这样你到了世界任何地方都会被人瞧不起,因为你是个懦夫。你为什么就不能鼓起勇气,战胜那些坏人呢?要知道正义永远是强大的,如果你惧怕邪恶,那就说明你身上一定有邪恶,因为正义是不惧怕邪恶的,只有邪恶才会惧怕邪恶。

现在再好好反思一下你的爱国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