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请看孙晋芳那张嘴和脸


作者:废话一筐 文章来源:《公民》月刊

李娜法网夺冠,感到非常开心。我喜欢李娜,不但是喜欢她的球技,更喜欢她率真的性格,智慧幽默的谈吐。可是看到电视中不时出现的孙晋芳的镜头,以及对她的采访,却感到十分别扭,这张老脸真会给自己涂脂抹粉呀!李娜已经单飞了,她只是个职业运动员,为自己的生存而打球,已经不属于这个体制了,孙晋芳万里迢迢跑到巴黎去干什么,难道是仅仅看球那么简单?显然是李娜获胜后不会感谢党和国家,因此她要代表这个体制去给自己脸上贴金。反正是公费旅游,还可以出出风头,真是煞费苦心呀!
孙晋芳是2004年任小球中心主任的。在此前曾任国家体彩中心主任,那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一个肥缺。后来国家审计局审计体育总局,发现了总局资金管理和使用上的严重问题。几个亿的体彩资金被挪用,体彩资金成为总局的小金库,袁伟民因此下台,袁伟民的心腹爱将、老乡兼老部下孙晋芳也调离了体彩中心,几经辗转来到了小球中心。
孙晋芳来到小球中心不久,第一刀就砍向了李娜。2005年李娜十运会半决赛失利,面对记者不禁抱怨:“我觉得国家队有很多体制不是很好,如果能够将队员的成绩和奖金挂钩,应该会更好一些”。“国家队教练对我的帮助不是很大,一年来没有什么进步”。李娜说这话是有原因的。因为李娜半决赛输给的对手是彭帅,而彭帅一直是单独训练。自己找教练,自己拉赞助。李娜是比较彭帅的待遇而有感而发。李娜是九运会女单冠军,九运后曾退役上学,正是因为备战十运才应家乡湖北的要求复出。湖北方面对李娜夺冠抱有很高期望,李娜也对这块金牌很看重,输球后有些失落有些抱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祸从口出,李娜这番并不出格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时任小球中心主任的孙晋芳认为李娜的言论是对国家队的攻击,是对体制的挑战,实属大逆不道,是决不能容忍的。因此很快做出回应,召开记者发布会,对李娜大肆挞伐。孙晋芳指责李娜:“没有看到国家为培养她们付出的代价,只是简单的拿自己和外国选手比较,这是思想水平低、道德素质不高和责任感使命感差的表现”。“像李娜这样的队员,太缺乏职业素养。她的眼里只有金钱!却没想想自己应尽的责任!”而且孙晋芳当众宣布:“李娜短时间内虽然不会被国家队除名,但三年后肯定不能代表中国参加北京奥运会”。等于是给李娜下了封杀令。
李娜只是对记者谈了一些个人感受和想法,所说的也是事实,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对方,用得着如此激烈反应吗?芝麻大的事,用得着堂堂的中心主任亲自出面吗?即使李娜真有错,下来后批评教育一下就可以了,或者找个机会向媒体作个解释也行,怎么可以召开发布会大肆讨伐呢?而且无限上纲上线,恨不得一棍子打死,什么思想素质低、道德素质不高和责任感使命感差等等帽子都扣上了,李娜简直是一无是处了。还公然宣称要禁止李娜参加京奥,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这个女人的狭隘、偏执、小肚鸡肠以及心狠手毒可见一斑。可以想象李娜当时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现在李娜功成名就,媒体又来吹嘘是孙晋芳的开明改革,允许李娜等人单飞,才有今日的成就。事实果真如此吗?
事实上几朵金花中最早单飞的是彭帅,和孙晋芳摩擦最多,受孙晋芳指责最多的也是彭帅。早在十运会前,彭帅就一直单飞。其实还不能完全称为单飞,只是单独训练而已,因为彭帅当时也没能脱离这个体制,不能完全自主参赛。天津市体育局比较开明,为了让彭帅十运会取得好成绩,给彭帅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市体委给彭帅拉来了几百万的赞助,因此彭帅有条件聘请私人教练,长期在国外训练。十运会决赛,彭帅输给了郑洁,泪洒赛场,赞助也到期了,彭帅断了炊,无奈之下回到了国家队,参加集体训练。但彭帅已经适应了国外那种先进的训练方式,对这种长期集训实是在受不了,因此在05年底向队里提出单飞,没想到不但单飞不成,还受到了孙晋芳的狠批!
2006年元月五日网协召开的年会本来是媒体答谢会,结果却演变成了以彭帅为典型的纠风会。在会上孙晋芳指责彭帅“缺乏基本素质,一心向前看”:“没有按规定上缴奖金”。而且孙晋芳还严肃要求彭帅:“彭帅要好好学习做人”!孙晋芳要以彭帅为典型纠风,“很抓队伍建设,打击歪风邪气”。有记者问如果允许彭帅单飞又如何,孙晋芳当时表示:“彭帅没有如果”!堵死了彭帅单飞之路。
我迄今仍然记得孙晋芳那时的表情。当时孙晋芳坐在椅子上,大幅度扭动着身体,嘴角向上大大咧开,挥舞着手势说:“你又不是美女,你又不是莎拉波娃,哪能那么容易找到赞助”。那动作、那手势、那语气、那表情,简直是轻蔑到了极点。我当时就反感到极点:“孙晋芳怎么这么说话,这不是人身攻击吗”?
孙晋芳反复强调的是:“中国球员都是国家投资培养的,为国效力是中国球员的天职,这是国情”。在孙晋芳眼里,只有那些一切服从组织,乖乖听话、埋头苦练的才是好球员,有点小想法就是叛逆。这是什么逻辑!运动员虽然是国家培养的,但不等于运动员就卖身与你了,就不能追求应得的报酬了。运动员取得好成绩已经是回报了国家,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取得好成绩的同时,获得较高的收入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无可指责的。我算是明白了,孙晋芳和她所代表的体制就是要向这些运动员无限度的索取,不但要这些运动员为他们卖命,为他们争光,还要为他们挣钱,还有把他们牢牢攥在手心,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但这确实是中国的国情,一句国家培养就可以把你一切正当要求挡回去。
孙晋芳当年批驳李娜、彭帅的言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引起了一股对举国体制的反思。当时的舆论特别是网络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彭帅、李娜。网球要走职业化道路,要和国际接轨,已经喊了十几年不止,但要真正迈出这一步又是如何的难。要这些体育官员放弃既得利益,谈何容易!
按照当时网协的规定,运动员参加国际职业大赛的奖金收入,65%上缴网协。运动员分成35%,还要给地方交一部分,还要扣税,真正到手的不过是20%左右。这里面的利益当然相差很大。而且不止是一个金钱问题,还有一个自由度的问题。在体制内找赞助你不能做主;外出比赛你也不能做主,必须要经过批准,派你去你才能去;报销费用也要看人脸色。而且更重要的是,按照国际惯例,优秀运动员都有一个团队为他服务,在这个团队中,你就是中心,团队的一切都要围绕着你,不满意或者干不好,随时可以换人。国家队虽然也有很多教练特别是工作人员,但运动员对于他们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他们也不可能全心全意为运动员服务的,运动员很多时候还要看他们的脸色。所以在这种体制内是有种种束缚的,运动员的潜力不可能全部调动发挥出来。
彭帅的风波沸沸扬扬一阵,便没有了下落,职业化道路也没有实质进展。随着金花们国际排名的提升,成绩的稳定,外出参赛越来越多,这种僵化的体制和国际社会不协调的地方越来越多,金花们越来越感到别扭,终于在08年京奥后网球职业化道路有了实质性突破。在总局刘鹏和蔡振华的过问下,网协终于同意李娜、彭帅、郑洁、晏紫四人单飞。自己安排训练和比赛,经费自筹、一切自主。条件是国家队有比赛任务要无条件服从召唤,而且比赛奖金的8%,商业赞助的12%要上缴网协。经过多年的努力,金花们终于摆脱了体制束缚,实现了自由,成绩也开始大幅度提高,在世界网坛掀起了一股股中国风暴。
虽然放飞金花不是孙晋芳的本愿,事实上孙晋芳一直是再起阻碍作用的,大势所趋,不得已而为之而已。但不管出于什么考虑,毕竟放飞了,这应该肯定。如果早两年放飞,也许金花们已经取得更好的成绩了。可是金花们自由了,脱离了孙晋芳的控制,孙晋芳却有点不舒服。她总是以一种酸溜溜的心态看待金花们单飞。比如说,她给媒体爆料,金花们没有按时交纳费用,利用媒体给金花施加压力;有一段时间,金花们成绩不够好,孙晋芳又对媒体说::“单飞也不是灵丹妙药”。
最蹊跷的是,在2009年九月中国网球公开赛发布会上,孙晋芳突然对媒体爆料,金花们单飞一年年收入高达千万。媒体诧异,这是中网发布会,怎么说这个,完全没有关系嘛!媒体又问,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收入?孙晋芳不无醋意地说:“她们穿一件衣服(代言)就是五六百万元,使用一把网球拍也需要10万美元”。这个女人的小气、妒忌溢于言表。一千万也好,一个亿也好,都是凭本事挣的,心安理得。过去在体制内,挣不了多少钱,还要时时被提醒不要忘记党和国家的培养。好像不是自己劳动所得,而是别人恩赐似的。现在跳出了体制,完全凭自己的能力吃饭,不但挣得多,而且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商业价值也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孙晋芳讲完这话后,李娜随后表示,要把本次中网奖金全部捐出来。李娜这次有点突然的捐款是不是受到孙晋芳讲话的影响呢?后来李娜果然将本次中网所得13·5万美元奖金(折合90万人民币)全部捐给了武汉一家儿童福利院。其实李娜很有爱心,在汶川、玉树地震都曾捐过巨款。
现在,李娜法网夺冠,孙晋芳又对着镜头侃侃而谈:“李娜在大满贯赛事中取得的巨大成功,以及中国女子网球近年来在国际大赛上屡创佳绩,首先得益于国家改革开放以来社会政治、经济等方面的飞速发展,同时也得益于新时期中国体育的创新与改革,更是几代网球人不懈努力、追求和探索的结果”!瞧,这话讲的多有水平,总结的多全面,自吹自擂而又不露痕迹。但以我看,李娜的胜利只是李娜自己的胜利,是职业体育的成功,无关其他。
看着孙晋芳的表演,我就想:“这些官员真会变脸,一会冷若冰霜,一会春风满面,完全是根据政治需要;这些官员真会讲话,正反都是她的理”!还是网友说得好:“官字下面两张口,正说反说都胡诌”!
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