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1日星期六

中国政治改革没有理论性障碍

作者:往东
  


 近几年,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高度,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二经济大国。但是,这并没有给国人到来更多的惊喜,社会上各种负面消息层出不穷,暴力强拆、群体性事件、官员腐败及食品环境安全事件无不在刺激着时下的中国人。中国老百姓每天都在受到各种假、毒、次商品的威胁和危害之中。所有这一切都不断给我们以警示:我们的社会出现了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正在不断地考验着中国老百姓的承受能力,同时,也在考验着高层执政者的智慧和信念。
  社会问题日益复杂尖锐化,人们的思维日益多元极端化,中国社会的转型正处在进入关键阶段已为当今之中国上下所共识。中国的未来何去何从与每一个中国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放眼未来,权归何处无疑是焦点中之焦点,关键中之关键。
  纵观人类的发展历史,国家从为一人所有逐渐过渡到为所有人共有,国家治理也逐渐由一人专制向共治转变。这说明国家权力由极权像分权过渡,由一人专制像大众民主转化。总之,民主共治是我们政治改革的必然方向。放眼当今世界,民主乃当今世界之大趋势。
  在我们迈向民主的道路上,烟雾弥漫,障碍重重。从表面上看,一党和多党之争是最大的障碍。实则非然,这是人们心中固有的观念所造成的人为认识障碍。实际上,现代民主政治的关键点是有两个,一是选举,二是分权。也就是说,只要这两点是真实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框架已然确立。多党之间可以选举,一党之内多人之间亦可以选举,参照西方民主国家,党内选举是通行的惯例,在有些国家,如美国,已经成为总统大选的一个部分。多党选举还是多人选举都是选举,我们不能说,多党选举是选举,多人选举就不是选举。 综上所述,多党之间可以选举,多人之间亦可以选举;一党还是多党并不是民主政治的判断标准。如果无法认清楚这个问题,中国的政治改革就会停滞不前——直至丧失最佳改革时机。
  在我们迈向民主的道路上,另一个最大的障碍就是分权的问题——我们要不要分权的问题。众所周知,分权的目的是制衡。而中国社会当前的突出问题官员腐败,权力过于集中,滥用权力严重等问题,由此可见,分权是中国政治改革必须突破的障碍,没有分权,就没有权力制衡。如果,我们把国家看成由执政方和被执政方所组成的话,执政方和被执政方之间的平等分权可以保持国家权力的平衡,极权却容易导致国家权力的失衡。按理说,分权问题与一党政治没有关系,换句话说一党执政和三权分立没有矛盾。总之,分权问题不应该是中国政治改革的障碍。但在现实中,它却是个实实在在的障碍。一党和多党之争、分权问题是中国政治改革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通过上文分析,我们发现这两个问题都属于观念性问题,只要我们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就能解决问题。
  综上所述,从理论层面上看,在一党执政条件下,以“党委和人大共同决策机制”为基础,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党权(行政)、民权(人大)、司法三权分立又互相制衡的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没有真正的的理论性或技术性障碍。
  除却上述两大观念性障碍外,中国政治改革第三大障碍为特殊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性障碍。
  可以这样说,在我们迈向民主的道路上,除了有强大的观念性障碍和利益性障碍外,中国政治改革没有理论上的障碍!所以,中国政治改革能否迈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关键在人,最为关键的在于中共高层!因为现在,只有他们才有权力做出最后的决定!本文只是建议,行驶一个普通公民的建议权而已。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