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9日星期日

广州新塘骚乱是官民冲突 官方阴谋转移矛盾


博讯独家

    广州新塘因为四川籍打工着被治安员殴打,引发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期间有打砸警车、执法车。事件很快演变为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矛盾,局面和乌鲁木齐20097·5事件非常相似,在7·5事件中,汉人拿着棍棒、砍刀“保家园”,这次是新塘所谓的当地人拿着钢管“保家园”。其实,广东这些工业新兴地带,哪里有多少本地人?种种迹象表明,本地、外地人的矛盾是官方蓄意制造、误导出来的,这种手段从中共成立初期就开始使用——鼓动农民斗地主、冒充国军杀外国侨民、1976年天安门事件中派便衣烧车但便衣被群众抓住等等。这种计谋如何一代代的传下来,以及如何下令实施,一直是个谜。
    本次中国的微博还巧妙的误导外界,关于新塘的消息,能存活的内容都是外地人如何攻击本地人,本地人如何义愤填膺的仇视外地人,并使用歧视、侮辱性的语言。新浪等微博除了删除真相,还宣扬、鼓动人民间互相仇杀,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博讯 boxun.com)
就新塘事件,博讯13日发表独家消息,其中提到“中共维稳专家认为,镇压这些捣乱的农民工,需要借助当地民众的力量,要加强宣传。如果有必要,可以先让这些农民工对当地造成一些破坏,让当地群众看清事件的‘本质’。”
    博讯最新消息显示,对民间设施、财产实施破坏的,似乎是有人蓄意导演。


目击者表示,砸商店的不像四川人 1800死伤
    13日,广东的一位无政治立场的专业人士去深圳办事,对博讯描述了如下经历:到新塘前10公里就要绕道上高速路走,但高速路一样军警林立,因為高速路居高臨下將新塘鎮看得一清二楚,只見四川人坐著各種車輛從四面八方到來支援,一撥一撥,下車者手裡拿著汽水瓶,短棍之類從大街湧向新塘鎮政府,跟隨者一波波的四川人後面零星落索後面有幾個東張西望的年輕人(表面看不像是四川人)砸商舖。軍警在背後拿攝像機拍攝。
    回程晚上10點:只見街道不時傳出槍聲,那重金屬撞擊擊發聲很清脆。黑夜中有多處火光,以及混雜的起哄聲。打人聲音。因為電力遭到中斷,居高臨下從車窗往外看,看不清人群聚集真相......
    15日早上5點,有從新塘逃出來的四川人經過這裡,順便問他情況:抓了近600人,死傷肯定超過1800人左右(準確死亡人數不詳)逃出者頭上被警察打爛了左邊耳朵上一塊,血痂已經凝固看是身無分文,並說手機在混亂中丟失,已經有消息與家鄉聯繫求援。現在到這邊尋找四川打工的老鄉。
    他還說:其實新塘的老百姓並不歧視外地人,事件是政府執法人員無人性打孕妇,十六歲的四川青年講公道話被圍毆致死引發,四川人砸的是政府機構執法單位,並沒有砸商舖傷及新塘平民。現在增城公安局號召新塘平民百姓抓四川人以及外地人,抓一個獎賞2000元至5000元。此舉根本沒有新塘平民響應。我逃出新塘封鎖線就是新塘的平民百姓幫助我穿破封鎖線的。


国内网上留言证实上面消息
    假苏更生:我个人觉得这件事不可信,只能当做一个线索。在权力和利益在一起的时候,真相往往特别复杂,一面之词不可信。在涉及到钱的时候,我往往不太相信这些人,就算他们看起来是弱者。
   
    @师身:事实上村官对本地人的欺压有更严重的可能。服装厂女老板说,当地农民的田地被官员征收,上面给当地政府20多万,当地政府只给被征地的农民200块。没错,200块。三月份的时候当地人曾想联名向中央上报此事,后被压了下来。当地村官说,你们闹上去也没用,我们可以用钱从北京铺到大墩。
    610日晚牛仔厂女主人的车停在门口未被砸,但附近其它的车大都被砸了。她连声说自己真幸运。我问牛仔厂女主人,对治安队被烧是什么看法?她说:「烧得好」。旁边一位邻居附和。看来他们对治安队情绪很大。
   
    事实上村官对本地人的欺压有更严重的可能。服装厂女老板说,当地农民的田地被官员征收,上面给当地政府20多万,当地政府只给被征地的农民200块。没错,200块。三月份的时候当地人曾想联名向中央上报此事,后被压了下来。当地村官说,你们闹上去也没用,我们可以用钱从北京铺到大墩。
   
    之前网上的传言是,当地村官只对外地人征收保护费,但牛仔厂女主人的说法证实了当地村官也收取本地人的「治安费」(保护费)。这也是为什么当晚和治安队冲突的时候,很多本地人也加入了进来。610日事发当晚并非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冲突,而是官民冲突。
   
    根据隆家福市场内做生意的外地男店主和牛仔厂本地女主人的说法,当地治安队对他们都收过「治安费」,也就是人们所称的「保护费」。外地男店主20多平米的店铺一年交1000元,牛仔厂女主人一年交3000元,但因为他们厂停工,最近一年没有交费。
   
    我们在大墩村里及新塘镇听到很多人说(店铺老板,路人,摩的司机,服装厂老板)「打死了人」,但与我们谈话的人都没有亲眼目击,他们都是从别人口里听说,也没有照片或血迹。我无法确认当晚是否死了人。这样的说法很多都是二手、三手消息。有几人看到可证实的是:610日晚有人趁乱朝治安队扔砖头。
   
    网上的新闻里提到,610日晚被打孕妇小摊是在隆家福市场内的购物广场门口,这个不确切。我与隆家福购物广场一位工作人员打听的时候,她告诉我说事情是发生在隆家福斜对面十多米处。但网上传了很多,让很多人误以为是在他们超市门口发生的治安队打孕妇事件。
   
     已经和 @假苏更生 @骨猪不加V 回来了。可以看她们发的消息。新塘镇和大墩村绝大多数地方都未被封锁,我们在大墩村治安队、村委会也基本没遭到阻拦(除了拍照的时候被阻挡了一下)。建议其它媒体再过去采采,如果努力去探究,能查到更多事实。就我所闻,新塘并非本地人和外地人冲突,而是官民冲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1/6/16)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