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6日星期日

忍屎忍尿不忍孔庆东(王华源原创)



如果说当代世上真有被气死的人,那这个人一定是我,遇到孔庆东这样的东西,不死都难!
世上竟有斯人,斯人竟出此言。

孔庆东的话第一部分是由古巴的政治改革引起的,虽然孔庆东竭力淡化这个问题。
孔庆东说的也不全错,古巴几十年来成为社会主义的“先进模范”是称职的当之无愧的,卡斯特罗是个大英雄大豪杰也是不争的事实。
卡斯特罗为什么了不起?孔庆东用充满膜拜的语气列举了个林林总总,我就不再说了。当然,我也认为卡斯特罗了不起,最主要的却不是孔庆东所说的原因,而是卡斯特罗的远见卓识,卡斯特罗的魄力,卡斯特罗国家民族的责任心。
说到这里,孔庆东马上会跳起来囔囔:“我列举的就是啊!”如果孔庆东列举的就是——当然也是,虽然只是一些次要的部分,那么秦始皇也是,萨达姆也是,正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卡扎菲也是......我说卡斯特罗了不起,说他有远见卓识、魄力、责任心,说的是卡斯特罗不同于这些看似英雄实则极端自私自利的大奸大恶的地方。

革命的英雄主义浪漫主义,或者金光闪闪的独裁,让古巴的社会主义发出耀眼的光芒。然而,当卡斯特罗垂垂老去,卡斯特罗和他的弟弟发现:古巴早已青黄不接,革命事业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尴尬境地,卡斯特罗中夜扪心自问“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拿什么拯救你,古巴!”突然,卡斯特罗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他能安排古巴的五十年,不能安排古巴的下五十年,更不可能安排古巴的永远。突然,卡斯特罗兄弟想到了制度,他从来都弃之如敝履的一个东西。于是,古巴政治改革了:以后的最高领导人每届五年,连选连任不超两届。
于是,古巴自觉不自觉的靠向了民主。
古巴也许因此而避免了卡斯特罗之后的灭顶之灾:靠近民主是每一个集权国家避免灭顶之灾的唯一道路。所以,卡斯特罗看起来如此的富有远见卓识、魄力和责任心。

接下来,孔庆东开始说重庆。重庆现在搞的风生水起气象万千,重庆应该被肯定,应该被效仿,可是,说着说着,孔庆东却把话题拐向了民主,目前,几乎什么话题都能扯得上民主,蛤蟆老鼠都能牵出民主的大尾巴来。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当今中国的问题,或远或近都和民主有关。连孔庆东这样的东西都不能回避和淡化,民主是能够躲掉吗?
“孔庆东:毛主席时代也不是百分百的民主,那个时代也有那个时代的问题和错误,但是比现在要强的多,这是我们大家的共识。民主,我们现在可能不是发展了,跟毛主席时代相比,可能是倒退了。不过我们现在呢,不能简单的要回到毛时代,而是要创造,在新世纪经济、文化发展状况下的我们新世纪的民主。既不同于西方的民主,也不同于封建社会的专制,要有中国特色的民主。”

毛主席时代是什么?这个再说,但是绝不是民主!更不是百分之百的民主!民主有终身制吗?一定要死在任上?民主要把自己的老婆和侄子都弄进政治局螃蟹似地横行霸道?那如果儿子不死,会不会凌驾于政治局之上?会不会成为二世?毛时代不是民主的例子我就不再列举,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罗列着玩。
毛时代比现在强的多?妈妈的!孔庆东!现在是任期制啊,领导干部的更新换代基本上制度化法制化了,政治交替平稳有序,古巴的青黄不接之虞我们基本没有,政治宽松,基本可以畅所欲言。
给大家讲一个笑话:一个人掉进水里被淹,人们把他捞上来之后问他,你怎么会被淹呢?他说“我不会水”,人们说“你犯了一个该被淹死的错误”,他问“为什么啊?”人们说“你之所以被淹,是因为你毛泽东思想活学活用不够!”
毛时代真的很强很给力!

毛时代百分之九十九是民主(孔庆东说不是百分之百,虽不中亦不远矣),比现在强很多,孔庆东说:这是我们大家的共识。有这样观点的可能不是孔庆东一个玩意,可是孔庆东的意思是,这是我们中国人民大多数的共识。孔庆东强奸民意不眨眼,更甭说脸热心跳,只要有一点常识的人都会对这个“共识”嗤之以鼻,何以孔庆东在没有做任何民调的情况就如此信口雌黄?
很不幸,在此我们被孔庆东代表了,强奸了。话说,有一天,孔庆东强奸进行中被抓,警察:“看你这回还说什么?”孔庆东:我不是强奸,你们冤枉好人了!我的手在给她按摩,老二在给她量体温,警察大怒:你他妈的以为自己的老二上有刻度?

民主,和毛时代比,我们倒退了,和毛时代不能比,可是奇怪的是,孔庆东不主张我们回到毛时代,我们要另辟蹊径再造共和,我们要摸着石头过河披荆斩棘开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民主道路来。
既然毛时代那么好,为什么不能会到毛时代?即便不完全绝对回到毛时代,主要的部分的回去也好啊,孔庆东在这里让人不可理喻。
不回毛时代,我们要探索!摸索!创新!孔庆东啊,你侮辱了你的老祖宗孔子,智商这么低,逻辑这么差,神经这么偏执,我会被你气死,孔子活到今天也会被你气死、
孔庆东放弃已有的确定的好东西不要,却执意要未来的未知的不确定的东西,这是一种偏执型精神病,怎么没有人把他送精神病院啊,还以人为本呢!孔庆东也是人啊,也有接受治疗的人权,难道不是吗?

回到毛时代究竟有多好?我们看看今日之朝鲜,朝鲜一直走的都是毛时代的路线:政治终身制加世袭制,计划经济配额制,大脑被洗只知有领袖“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两个眼珠子通红满世界撒泼骂街。孔庆东的病在精神病院估计治不好,要把他放养在朝鲜才对路。在朝鲜养他个几年,最后因为神经病发作被金正日恩赐灭族,孔庆东这样就功德圆满了。
毛时代再好,可是还有比毛时代更好的。“劝君少骂秦始皇,焚书坑儒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是的,秦始皇时代比毛时代还好还民主,和那时相比,“我们可能是退步了”,秦时代“比我们现在强多了”。

最后,孔庆东还嫌自己的屁话说的不够多:我们的民主,既不同于西方民主,也不同于封建社会的专制......我以为他会说,我们的民主不同于美国民主,不同于法国民主,不同于日本民主,不同于俄罗斯民主,不同于历史和现实所有的......民主!可是他说的是我们的民主不同于专制,孔庆东的逻辑是,我们的好不等同于坏,我们的优点不等同于缺点,我们的长处不等同于短处......我孔庆东不等同于男人,也不等同于猪。
也许,孔庆东不经意间说露了一个事实,我们的民主真的和专制等同,把我们的民主和专制区分开来,这还真是个问题。

北大有孔庆东这样的教授,也难怪很多人对中国越来越灰心失望。

作者:王伯后 2011-4-21 10:45:48 发表于:博客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