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

红歌唱得震天响----子女欧美上学堂

作者:陈子河 2011-06-28 13:12:27 发表于:博客中国


作者按语:信春哥,得永生?
错。这是N年以前的流行语
现代在变化,
“信陶狮、才能得永生”。
麻辣时评家陶唯倩即将登陆博客中国,
她将会给我们博客中国读者带来一股“陶旋风”。
一扫政治时评那股让人恹恹欲睡的沉闷的现象。
下面文章是她的文章千分之一分子。
******************************
“喂,当年的红军,不许像你这样鬼哭狼嚎吓唬人民的!”
陶唯倩
——这句话,是俺对本地“居花”怒吼时,吼出来的。
“居花”者,居委会主任也。
“居花”是本居民小区的主任,不是他奶奶的一坨好鸟!因为居委会,其本身就是基层贵党联系人民群众的纽带之一,是贵党最小的癌细胞,是贵党最微小的潜伏者。而居委会主任,是贵党最小的“口条”(喉舌)。
每个居委会,都有这样一坨“居花”:年龄五十上下,肥肉松松垮垮,说话先皱眉头,开口就是官腔——别拿豆包不当干娘,别拿“居花”不当干部。本小区“居花”,年轻时少有姿色,年老了风韵犹存。其粉丝遍布小区,多是六十岁以上的“猥琐级爹爹”。粉丝们见到“居花”点头哈腰,“居花”搭乘小区班车,猥琐级爹爹们争先恐后让座,仿佛“居花”有无数个屁股。在晚间的小区广场舞会上,“居花”的邀请者最多,这令居花很有成就感和自豪感,和猥琐爹爹搂抱在一起,“居花”摇摆起沉甸甸的丰乳肥臀,更加性感魅惑。
扯远了,回到正题。
昨天去物业交电费,见一怀抱婴儿之年轻妈妈,指责“居花”以及唱红歌者,扰乱了孩子的清梦。“居花”强词夺理:我们这是唱红歌!是为了庆祝建党九十周年!你们要克服!
——噫嘻!这不撞到陶老师枪口上么?前年极其威猛一战,让“居花”落荒而逃,未必“居花”不记得了么?
话说前年以前,俺新搬进的小区到了炎夏,常常是一、二期灯火通明,三、四期时常停电。其原因是开发商见三、四期住户不多,把两台变压器压缩成一台,负荷大了导致停电。炎夏的第三次停电,俺劝说愤怒的居民不要打砸物业公司办公器具,而是在凌晨三点,将私家车开到马池中路、即天河机场要道——开始静 SHI 威。交管局领导来了,俺对领导说:“给你们十二个小时时间,假如金银湖领导不出面解决,不惩罚开发商,我们,上天河机场!堵去!后天,全球报纸都是同一个标题《居民深受停电之苦 堵塞武汉机场要道》,看你们这些领导的脸,往哪里搁!”
不到三小时,来了一位约莫领导模样的人,一进小区就钻进居委会,俺作为居民代表派进居委会,与领导亲自对话。
就在俺准备与领导交涉时,“居花”大惊失色,唯唯诺诺,不停拉俺的睡衣衣袖——衣服几乎被她拉垮了,奶奶的!她小声嘀咕:“你不能对领导这样说话啊,要相信领导啊!不要吼领导不要威胁领导!”她肯定担心领导秋后算账,批评她没教育好小区居民。在她不停的拉扯过程中,俺烦了,回头怒喝:“拉你娘的个头啊!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来劝阻我?你区区一个居委会主任就吓成这样?你未必还想进政治局?去死!滚!我去跟领导说!你再拉我,我一巴掌扇死你!”
这位领导很有领导风范,从旁边的人对他唯唯诺诺就看得出来。领导很理智,听愤怒的陶老师尾尾道来。然后斩钉截铁:“为了防止事态扩大,区里先拿出八十万,打开变压器!”——中午一点,所有的三期、四期住户,享受到电力带来的清凉,从此再也不停电!
那以后,俺被小区居民推选为“业委会副主任”,领导地位仅次于“居花”之下。
这次,听到“居花”喋喋不休唱红歌,俺想起来了:前不久小区门口张贴了“成立小区红歌合唱团”公告,让闲得蛋疼的居民报名——这不,闲得蛋疼开始扰民了!
“喂,当年红军,不兴像你们这样,鬼哭狼嚎吓唬人民的!”——俺吼。
“居花”转头,见是俺,不由自主哆嗦了几下。
居花:我们唱红歌,是上级组织的……。
俺:上级个屁!你们自己疯不过,把脸蛋擦得像个猴子屁股,声嘶力竭,装疯卖傻!有这个力气,帮民工搬搬沙包不好么?
居花:你怎么这样说话?你对党没有感情!
俺:你对党有感情?我问你,你刚才唱的《长征组歌》,红军有几方面军?一方面军、二方面军、四方面军,军长是谁?
居花:……翻白眼。
俺:红军长征,起点是哪里?终点是哪里?
居花:……张口结舌。
俺:你晓不晓得,当年陈毅率军解放上海,为了不扰民,全体解放军战士睡在马路上,连居民的门板都没有拆一块。你今天唱红歌,鬼哭狼嚎的,孩子都被你们吓哭了!
居花:……哑口无言。
俺:唱红歌,首先要了解党史,其次理解歌词。你刚才唱的《党啊,亲爱的妈妈》,你问问你妈妈同意不?虽然我不唱红歌,但我是“中央党校野史系兼职教授”,我对党史一清二楚!你一知半解,断章取义,还好意思唱红歌!知道吗?官员唱红歌是“红歌唱得震天响,子女欧美上学堂”;你们唱完红歌“超市急忙去排队,抢购菜叶烂香肠”! 有病哪,赶紧回家,给老公做饭去!
(一干唱红歌者沉默不语,片刻之后,作鸟兽散)。
抱孩子的年轻妈妈道谢:“大姐,谢谢你啊!”
俺:谢什么?赶紧回家给孩子喂奶去!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就是最大的政治,最美的红歌!
——奶奶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有人不懂呢?!1949年的红军,不像你这样鬼哭狼嚎扰民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