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5日星期三

高立诚:重庆公租房价格不妨也打个折


    32日公租房首次摇号入住遇冷,再到此番大幅度降低申请门槛,重庆公租房政策似乎距离外界先前对公租房面市能够舒解置业压力并在一定程度上缓冲房价过快增长的期许越来越遥远。
    重庆方面近日宣布要进行几个“微调”,放宽公租房申请条件,取消申请人收入限制,将参加工作三年以内且没有住房的公务员也纳入到公租房的申请人群,消息一出,热议之声不绝于耳。从最初万众翘首期待出炉的香饽饽,到今年
  关键症结何在?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归结到公租房的租金价格上。我们可以看到公租房的租金价格一般都设定在每平方米911元,再加上1.03/平方米·月可以算是市场价的物业管理费,对于符合申请标准又亟待改善居住条件的困难百姓而言,并不见得就是便宜合适的理想价位。
  以位于北部新区鸳鸯片区的公租房项目民心佳园为例,如果申请对象是单身打工人士,那么按规定可选择单间配套或一室一厅的户型。民心佳园单间配套E户型为31.14平方米,每月租金加物业管理费算下来一共需要花费375元;而一室一厅F户型47.11平方米的租金加物业费则是567元。如果申请对象为三口之家,那么就有资格选择两室一厅,按民心佳园两室一厅H户型58.6平方米的标准计算,每月的租金及物业费合计为705元。个人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每月上缴房租四五百,家庭月入3000元以下,每月支付租金七八百,这还不包含每月的水电气费,以及投入其中的家具家电(注:公租房交房时无任何家具家电,需住户自行购买添置)的费用。外加上公租房项目主要位于远离主城核心区域的偏远地带,交通设施不完善,购物设施极度匮乏,致使租住公租房的人士出行成本和时间消耗大大增加。不少人抱怨说,还不如就在主城租住一般的商业房,因为住公租房那些杂七杂八的费用算下来也离商品房的租价差不了多少了。
  为何当初对公租房满怀期望的潜在申请者如今热情不再?为何政府在原来设定人群还远未覆盖的情况之下充忙降低申请门槛,希望受惠范围之外的人也提交入住申请?对于一个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7532元(2010年数据)的城市来说,租金偏高确是一项想绕却又始终绕不开的关键因素。
  与其依靠取消申请人收入限制、允许公务员申请公租房的举措来推动公租房由冷转热,从广义上去覆盖城市中的那部分“夹心层”,重庆方面不妨学习一下香港的经验,让原本设定的申请入住群体,同时也是最需要获得政策扶持的这部分人能够实现居住梦想,能够拥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其实,香港元朗区天水围的公租房小区(香港称公屋村)起初也跟重庆的公租房一样交通不便,租金偏高,由此造成了入住率偏低、民众不买账的窘迫状况。但后来,政府为吸引市民前来入住,就痛下决心,将租金打四折让利与民。打四折,都跳楼价了,市面上都几乎寻不到的价格了,难道你还承受不了?你还舍不得来?为了能使申请公屋者的生活有一份保障,香港政府规定公屋租金只能保持在同地区市场租金价格25%的水平,而且令租金基本上只占到申请者家庭收入的10%左右,这就不会给申请者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让租住者少一份担忧顾虑,可以轻松地投身于自己的发展和专注于家庭的成长。有鉴于此,重庆的公租房政策是不是也应该不那么急于降低门槛扩大覆盖面,而是在租金价格上先打个折,把好处和实惠让给最需要得到关怀和保障的那部分人群呢?且不说公租房是完全属于公益性质范畴,至少也是半公益的性质,适宜的租价也是保民生听民意护稳定促和谐的一种切实体现。
  另外,这类保障性住房是用纳税人的钱修建的,定当优先惠及普通大众,照顾弱势群体的住房问题,将公务员纳入申请人群,不仅有可能会侵蚀中低收入群众的那部分利益,更有可能让保障房变味并畸变为如经济适用房那般的权力房和福利房,因此还需慎之又慎。祈愿重庆的公租房政策能够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你我心中“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美好愿景。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