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星期二

北大79位亿万富豪的自豪论是逼良为娼


2011-06-27 21:55:27
张本强

2011627日,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在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仪式上说,北大校友中的亿万富豪数量,已经连续三年居内地高校首位。11年来,北大共诞生了79位亿万富豪,周其凤连续三年的“内地首位说”充满了自豪,这份喜悦溢于言表。那么,作为一所内地状元级的高校,除了有“引以为豪”的79位亿万富豪外,有多少大师值得炫耀?

北京大学,创办于1898年,初名京师大学堂,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大学,被公认为中国的最高学府。在中国现代史上,北大是中国“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等运动的中心发祥地,也是多种政治思潮和社会理想在中国的最早传播地,有“中国政治晴雨表”之称,享有极高的声誉和重要的地位。北大走过100年风雨历程,国人给了他太多的赞誉,所有殊荣都是因其作为中国文化与思想中心而得,丝毫没有金钱魅影的出没。因而,在过年的100年中,北大这所内地“大哥大”始终引领着文化、思想前进的方向。

在北大百年华诞之后的十余年间北大共出现了79位亿万富豪,对这些名字我们可以如数家珍——炫彩而极的只是一系列数字堆砌的金钱大厦,真正的大师却不见踪迹!百年名校,只见大款,不见大师,不能不说是一大怪事!

固然,金钱的富足与丰腴可以撬动生活的杠杆,但这绝不是名校、高校的办学初衷。虽然79位富豪的经济大军足够耀眼,但亚洲高校排名,北大仍无缘前十。可见,诞生大款的多寡并不是衡量名校的指标。但从北大频现富豪的现状来看,北大显然已患上了“社会功利综合症”,这与整个社会的功利性密不可分。文化、教育堕入金钱深渊,便休想在经济的洪流中安身立命!这不是北大的错,作为社会一隅,北大又怎么可能躲得过被铜臭浸染的宿命!

身在功利社会受其影响在所难免,有情可原,但若以此为荣就没有任何借口可以遮蔽赤裸裸的逐利之心。设若用“大款遍地”的次生产品来弥补“大师难寻”的缺憾且引以为荣,那么,高校的发展与建设也将陷入利益的桎梏,教育便没有未来可言!

一所高校的走向决定了其所培养人才的人生观、价值观,相反,一所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又直接体现了高校的教育观。因而,北大频现的富豪也彰显了北大若隐若现的教育理念。仍记得,《非诚勿扰》舞台最牛X的嘉宾——来自美国的安田,哈佛的本科、牛津的硕士、加州伯克利的博士,就读于三所世界名校,却放弃了进入金融界致富的坦途,依然选择从事农业研究工作,他蹩脚的汉语意味深长——我想干点更具有社会意义的事。

现在看来,周其凤校长强调的连续三年居内地首位的光环实则是逼良为娼。一个寒窗十年的学子进入高校乃至名校绝不会仅仅抱着发财的春秋大梦,更应该致力于人性的自由与解放、文化盛宴、精神大餐的追求,名校也应为他们搭建起个性与自由的平台。设若以富豪为荣,那么校园内必定刮起金钱风暴,所有学子都将“沐浴”在逐利蠢风中,被动吮吸着扭曲的人生观、价值观的雨露,富豪梦也将占据他们思想疆域的多半河山,谁还愿意长灯书卷、清水白菜的做学问?

北大校友富豪榜只是社会的缩影,我们无意指责北大,只是对校园金钱味不感苟同,我们也不是不解风情,只是对以富豪为荣的言论汗颜唏嘘!百年北大尚且如此,其他了了亦该如何?我们的教育急需回归到学问、问学的道路上来,绝不能将我们根红苗正的寒窗学子逼良为娼!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