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

中共18大前的思想战已子弹乱飞 胡锦涛复辟文革

   
导言:历次中共党的代表大会之前都会有一番意识形态和思想路线的殊死博弈,中共18打之前也不会例外。薄熙来为了迎合胡锦涛的“爱毛”心态的唱红打黑,已从李庄案的被叫停嘎然何止了,温家宝秘书被赶出中南海,这些信号都与防止掉入“西方所谓公民社会陷阱”论和中国社科院的陈奎元抛出的“中国模式论”和原中央党校副校长郑必坚的“和平崛起论”,是为了迎合所谓胡锦涛“科学发展观”的毛泽东思想的变种产物都大有直接关系。
   

    博讯观察员 晓天剑
   
2011年两会以后,文化部门在事先没有任何预报的情况下,突然将刚刚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门前站立了几十天的一尊9.9米高的儒家代表人物孔子像,请出了“天安门”广场。于是,大陆中国的新闻和文化部门,以及海外的中文媒体的观察家们,开始了新一轮的“哥德巴赫猜想”。有人说:这事实在是有点像上个世纪的著名的诗人徐志摩先生的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可是,孔子还没有来得及招招手,就作别了“天安门”广场上空的云彩。
是什么力量有此神力,将经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和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和文化部长蔡武等主管部门领导已经批准、并已实施了的方案,突然改弦更张了?有人说是海外和国内媒体的压力使然。其实真正的原因是胡锦涛塞给吴邦国在两会报告中的私货“五不搞”中的一条:“不搞指导思想的多元化”的魔力使然。
有人会问这岂不是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和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李长春在此领域的观念有了分歧吗?笔者的回答是分歧早就有,甚至早在李长春当上常委的时候就存在了,只是那时胡锦涛因江泽民没有交出军委主席的大权,自己的实力不够强、不够大,还不敢那么嚣张大张旗鼓的复辟毛泽东思想。
中共16大之前的20002月,李长春因在广东高邮,给江泽民“打场子”,让江泽民亮出“三个代表”的反毛泽东思想的道路理论之重剑,被江泽民赏识。于是,尽管李长春的老婆在广东被当地官员们病垢成广东腐败的总代表,但是,李长春还是凭借着善于见风使舵,在官场的汪洋中而迅猛地强度到了北京中南海-----党中央,进入了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9常委的人核心层中间,主管中共的意识形态工作。在中宣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国务院新闻办、国家广电总局、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之外还兼管着中共对外联络部。
200年夏天,胡锦涛接受党内左派的建议,暗中命令团派大将吉林省委副书记林贤志(原北京市领导林峰的儿子)发动了反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万言书,16位在中共党内的高级官员签名支持,左派中共高官直逼江泽民下台,军内的一些太子党甚至不惜发动政变,已维护毛泽东的思想。事后林贤志,被撤职,军内100多位校级以上军官被整肃。林炎志满以为自己为胡锦涛保毛泽东思想立一大功,中共16大后,胡锦涛当上总书记自己怎么也弄个中宣部长干干。然而时至今日胡锦涛只是给了林炎志一个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用林炎志的话说:“老胡太不讲究了”。
在中共五大核心领域----组织,纪检、政法、宣传(意识形态)统战的要害权力领域,李长春有五分之一的权力可以掌控。
李长春一到北京,所见、所想、所闻都发生了变化。在中共16大之前,因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在中共建政后的几代领导人中的思想系最开放的。比起毛泽东的“大跃进式的胡干、瞎干社会主义”和邓小平的“摸着石头过河的社会主义”在国家发展的“路径”的探索上,确有许多先进性可言。因此,李长春在赴任中共常委后,在中宣部的首次讲话中就诚恳的说:“我始终在基层工作,所以缺乏中央领导经验,现在来到北京,看到了最高层的领导思想是这么的解放,我感到十分的喜悦-------”我们相信此时的李长春的讲话是发自内心的。因为在其上任不久李长春就提出:“要用经济改革的办法对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进行改革”的改革原则。而且在新闻改革方面提出具体的:“贴近生活、贴近现实、贴近群众”的比较新鲜的著名“三贴近”新闻观。在现实的操作层面上李长春要求:新闻单位事业化向市场化、企业化过渡转移。湖南电视台在其指挥下突变成湖南广电集团,其上市转身虽然有着诸多争议,但也立即成为了业内学习的榜样。
可是,在20037月,李长春出任常委出访的第一站古巴临走时,胡锦涛特意下嘱:“要留意卡斯特罗对我们的看法”从古巴归来时的李长春左思右想明白了“胡皇”的意思,于是,李长春在中南海向胡锦涛汇报时立即向左转:“卡斯特罗说‘第三世界和社会主义的大旗还得中国来扛’”。胡锦涛很满意李长春的汇报,胡锦涛很是希望能继承毛泽东的遗志,誓把无产阶级专政的革命在全世界进行到底。
20049月,中共安排李长春访问朝鲜,胡锦涛此次不必再嘱李长春,李长春此次去朝鲜可谓是声势浩大,随团的有大型的中国文艺演出团体。其中被称之为两代“国母”的宋祖英和彭丽媛等著名歌唱家也随团出访。
在飞机分配座位上,宋祖英、彭丽媛有在政协的职务和相对大的名气,被分配在头等舱,与李长春聊天。可是刚刚出道名气也不小的歌坛新星--曾格格,却不明就里地抢着要挤进头等舱与领导们和大明星同坐一起,以示自己的命不比宋祖英等人差。
李长春随带中联部张秘书出面对付不知天高地厚的曾格格。张秘书告知曾格格:”前面就座的是领导们,你不能进去。”曾格格毫不客气的问:“那宋祖英不是领导呀,她凭什么?”(当时宋祖英确实还不是海政歌舞团的领导)中联部的张秘书也没客气:“宋祖英教过江主席和胡锦涛总书记唱过茉莉花。”张秘书以为此意讯,足够灭曾格格的威风了。然而,曾格格并不买账,且厉声脱口回复了张秘书的挑战:“那我还教过李鹏委员长吹箫呢”。(曾格格是多才多艺之演员,她可以边演唱、边变换演奏多种乐器,边吹箫边演唱是曾格格的拿手好戏)因飞机还没起飞,曾格格的回复声音很大(吹箫在中国民间中被暗指----女人为男性口交的代名词,在古代的妓院和当代的洗浴场所,用此词颇为普遍)整个代表团的人员都听见了曾格格的厉声回复,在大家经过了几十秒的沉默后,连李长春都明白了曾格格自己不注意的话之漏洞所在,平时就十分喜欢赵本山的李长春,也实在是无法忍受曾格格的无知,与所有出访的团员们大笑起来。但是,及其聪明的李长春知道曾格格肯定不是凭空瞎说和为了取乐于大家而幽默自己。于是,李长春为曾格格解围:“好!好,李鹏委员长学你的笛子,我向你学拉二胡,来格格同志、过来吧,坐在我的左侧给我讲讲二胡和马头琴的乐理,就这样李长春化解了一场女人们的争斗,也化解了他与李鹏潜在的关系危机”。
这个飞机上争座位的故事,是真的发生在2004年的9月,一般的读者肯定从调侃和恶搞中共领导的角度上理解,但是,透过这个故事你会发现李长春的圆滑和两面性,他即不得罪江家,也不得罪李家,政治上他是表现出骑墙状态。说了这么多的闲话好似与本文无关,其实则不然。
李长春在去过了古巴以后,已经揣摩出来胡锦涛的思想了。胡锦涛在当上总书记以后,不与任何常委商量,就为中国社科院马列所由正局级升格为副部级的研究院批示,且亲自去该院挂牌揭幕剪彩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此次访问朝鲜,有金正日当面的忽悠:“什么中国就是社会主义的典范了,什么胡锦涛就是伟大的毛泽东式的人物了-------”能喝二斤茅台的金胖子,与东北出生的同样能嗜酒如命的李长春,一斤开外就把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忘记的一干二净了。回到北京李长春一见胡锦涛就把金胖子的拍出的马屁,在第一时间发送给胡皇。这为日后胡锦涛在当上军委主席后,大讲特讲:“政治上要学习古巴和北朝鲜”做了最后的政治垫脚。
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李长春,肚子里有些中国文化的功底,在江泽民要弃毛泽东,而抛出自己的“三个代表”思想和胡锦涛的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在中共统治地位间选择,那李长春只能选择“中庸”且略多偏左。
“中庸”思想恰恰是中国文化人和是大夫们的核心命门所在。于是,李长春借用控制国际话语权和打造中国软实力为名,向全世界大推特推其所膜拜的孔子和推行孔子思想的孔子学院。所有文化、宣传、新闻界和管意识形态的大佬们都知道,国家拿出数百亿,此动作大家都有分羹,当然,利益者不会出来反对其措施是否可行,至于如何能够把握国际话语权和增加国家的软实力,那就是另外的话题了。
2006年已经有一场意识形态的前哨战,只是大家被前台的所谓的腐败和宏观调控的假象所迷惑,而忽略了那场战役的特殊意义,那就是胡温对陈良宇的所谓反腐实为保卫毛泽东思想的第一战。(本文无意为陈良宇平反,也无意于为陈良宇的腐败开拓,只是提醒读者们注意,胡锦涛的所谓反腐,其实只是他的政治思想指向毛泽东的定位仪而已,绝不是真意上的反腐。据笔者所知团派的王乐泉、王兆国这两位,远比陈良宇腐败的多一千倍,王兆国家在北京顺义白马路附近的土地就有180亩以上,不算地上建筑,价值就在十几亿人民币之间,胡锦涛清楚这一切。可是,王兆国不反毛泽东,胡锦涛当然装孙子没有看见了其腐败了。在海外的博讯网揭露了王兆国的公子在香港上市公司的腐败侵吞数百亿港币的新闻后,还不是胡锦涛出面死保王兆国和其儿子不倒。团派出身的原新疆书记王乐泉更是富可抵国,王乐泉的二位公子,在新疆的资财应当在300百亿之上,王乐泉在新疆书记位子时,二子拥有新疆所有矿产资源的开发的许可发放权力。著名的和田玉矿山几千亿资源的开发权也都在王乐泉儿子手上。因王乐泉在镇压新疆少数民族有功,符合毛泽东和胡锦涛的专政思想,不仅胡锦涛不处理他,而且还把王乐泉调到中政委当副书记,名义上是加强了政法委的工作,实际是限制周永康和孟建柱搞江泽民的先进的政治文明的那一套------司法改革。新近的北京市公安大肆抓捕艾未未等异议人士,都是王乐泉孝敬胡锦涛、回报胡锦涛勾结北京地方司法腐败势力创出的杰作。
2006年前,在上海市当政的政坛新秀陈良宇,见江泽民十分的发自内心的讨厌毛泽东,陈良宇认为江泽民虽然隐退,但是,在中国地位和其影响不会减少降低。陈良宇也是个典型的知识型干部出身,对毛泽东没有好的印象,于是,陈良宇向戈尔巴乔夫学习,在上海率先去毛化,他采取的措施不是让大家更进一步的批毛,揭毛在建国以后的胡作非为,而是,淡化毛泽东在中小学教科书的分量,毛泽东三个字几乎在上海的语文教科书中看不见了。恰好,《纽约时报》的一位驻中国的老外记者发现了此事,遂写文章发表了评论,胡锦涛是毛泽东的孝子贤孙,岂可容忍陈良宇对毛泽东的大不敬,加之陈良宇在经济上与温家宝作对,更是多了一位强有力的敌人,胡锦涛上台要树威,那也只好选择不把毛泽东放在眼中,又不把中央当回事的陈良宇祭祀权力了。
温家宝在乎的是地方政府能否听其宏观调控的经济计划,胡锦涛在乎的是自己热爱的毛泽东思想,也即能否把毛泽东这位死人,重新在中国树立起霸道的统治地位。
中共17大以后,胡锦涛的羽翼日丰,他不仅把曾庆红在离位时让王沪宁发明的“和谐社会”理论抛弃九霄云外。而一改“和谐”为“河蟹”,横行霸道于“科学发展观”和毛泽东早就有的“中国模式论”(社科院陈奎元搞出来的理论)和所谓的中国“和平崛起观”之间(系当年胡耀邦的大秘原中央党校副校长郑必坚发明的理论)。
所谓“科学发展观”,横看竖看就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只不过是被令计划和陈奎元给变换了一个名称,其本质是要搞列宁和斯大林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那一套。但是,胡锦涛开始也不敢太大张旗鼓的复辟毛泽东、斯大林的那些玩意,他十分的清楚党内、党外都有很多人敢跳出来反毛泽东,反斯大林。甚至左、右两派都有人敢反邓小平。但是绝对无人敢跳出来反对“科学”,所以胡锦涛把自己所做的那一套,经济上大搞“国进民退”,(刘志军的腐败和高铁大跃进就是胡锦涛的中国模式论的破产的最好的注脚),政治上胡锦涛大搞所谓再次防止和平演变的老一套。拨款数百亿、追加千亿,在金盾工程之外又大搞特搞五网工程。把改革以后的新中国国民们,再次推向看不见世界的愚民和睁眼瞎的境地。可是,他们自己却利用“法轮功”学员们发明的“自由门”每天都让中办秘书局信息中心,为其下载关于自己的相关信息和全国各地的突发事件情况报告。胡温自己也时常的利用时间,“翻墙”出来看外面的世界,包括当今世界上最时髦的“茉莉花”革命信息。
在对外方面上,胡锦涛也是搞两面派,一方面发动“金胖子”----正日,以许诺给“金胖子”巨额拨款来已换取“金胖子”发动第二次朝鲜战争(2010年天安舰事件和炮轰延坪岛事件),以便在自己在最后一次访美的日子里,在奥巴马面前评功、买好、有面子。另一方面胡锦涛让在中国社科院陈奎元和美国研究所的王辑思和张国庆策划了,把第二次朝鲜战争演绎到白宫的准备。以报2006年胡锦涛访问美国,遭到“法轮功”学员王文怡,在白宫南草坪的羞辱之仇。
朗朗在2011119日晚,在白宫“成功”上演了“钢琴政治-----我的祖国”,为胡锦涛跨越式的发展了“阿Q”国民精神胜利法,而书写下了“阿Q”的子孙们,在史上最华丽、最牛逼的一笔。2011年元宵晚会,胡锦涛和温家宝两位中共主要领导人,把其他常委和宋祖英、彭丽媛都抛在一边,两人把朗朗(网上戏称狼狼)夹拥在其间,为其功高至伟的发展了”阿Q”子孙们的自欺欺人的“精神胜利法---钢琴政治”而弹冠相庆。
20112月中国大陆受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影响,使本来就因胡锦涛的国进民退导致的高通货膨胀产生的腐败和司法不公等诸多问题开始了总爆发,国内外一群80后、90后利用网络开始进行利益诉求的表达。这可吓坏了在阶级斗争为纲成长起来的胡锦涛皇帝。于是,他命令司法部门限期破案,在抓捕艾未未的同时,胡锦涛命令陈奎元再次在社科院(423日)再次研讨前苏联的解体问题的国际研讨会,参加研讨会的专家们多是国内和东欧地区和前苏联的大小左王们,他们要么开骂戈尔巴乔夫是共产党的叛徒;要么高声歌颂中共防止和平演变的成功,甚至开始在社科院院长陈奎元的带领下,公开批评邓小平所主张的改革开放是背叛了马克思的基本原则。
20114月末,温家宝在马来西亚再次高调呼喊政治文明和完成辛亥革命未尽事业,大有舍我其谁的尽头。温家宝而且在第四代的领导中首次发表关于中国现在时下弊病和阻碍改革发展的力量是:“封建思想和文革余毒为肃清”高论。此一举更加刺激了热爱毛泽东的胡锦涛的反击。胡锦涛抓紧时机,抓住温家宝家族在平安保险的一些问题不放,在18日前拿下中共有改革意识的重要官员,以确保中共18大后,恢复到毛泽东的所谓正确道路上去。丘小雄被中办调出温家宝身边,此举大有有敲山震虎的威效,8964年邓小平拿下赵紫阳,就是先从鲍彤下手,中共保守派和改革派的18大之前意识形态权斗已相护的亮剑,更火热的决斗将即刻上演。
20115-6月,胡锦涛又暗中命令乌有之乡,纠集刘思齐等人发动了对辛子陵和茅于轼教授的围攻起诉,为左派大反攻打响了前哨战,右派将如何面对?
总总林林的现象都在表明,胡锦涛不仅希望毛泽东不要退出中国和中共的历史舞台,而且也积极的在为自己的“科学发展观”和自己永不退出历史舞台玩命的拼搏着。从李长春掌控的《人民日报》忽左忽右的状态上看,李长春的当下逻辑就是,我利用我手中的权力走中庸道路,等到18大后,我下台了,那时候的事与我何干?
[博讯首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