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零八宪章》编辑部:究竟是谁在制造中国的“动乱”?!

编者剪纸:
        如果执政党还在继续沿着有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上“奋勇前进”,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几年内,我们的青年一定会被执政党成千成万的“动员”到“广场”,我们的人民一定会被执政党大批大批的“动员”上“街头”……! 
到那个时候,中国人民拥抱民主、享受自由的日子就为期不远了!

“两会”期间,伴随着北非“茉莉花革命”的主旋律,中国官方“维稳集团”掀起了新一轮“维护稳定”的舆论高潮。33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高调指责“有人唯恐天下不乱,想在中国闹事”、“任何破坏中国社会稳定的企图都是不可能得逞的”。接着,以《北京日报》为代表的官方媒体便开始连篇累牍地喊叫什么“维护稳定”——
35日,《北京日报》发表题为《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署名文章;
36日,《北京日报》发表题为《维稳从每个人做起——再谈自觉维稳》的署名文章;
36日,上海《解放日报》发表了《稳定是人心所向》的署名评论。
37日,《北京日报》发表题为《反对动乱维护稳定, 听听百姓如何说》的署名文章;
310日,《人民网》发表《稳定,是中国人最想要的》的署名文章;
311日,新华网发表《代表委员谈维护和谐稳定发展大局》的署名文章……

通过这些文章,维稳集团急着想表明的观点如下:
其一,中东北非正在发生的“茉莉花革命”是一场动乱,已经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灾难,如《北京日报》说:“去年底以来,中东、北非部分国家局势持续剧烈动荡,社会秩序混乱,群众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生活陷入困境,动荡已经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灾难。”
其二,“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打着民主的旗号”煽动茉莉花革命,企图“挑起街头政治”,制造动乱,进而搞乱中国,如《解放日报》说:“境内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煽风点火……他们通过网上串联、散发传单等,捏造谣言,挑拨矛盾,煽动非法聚集,伺机制造事端。他们的目的就是打着民主的旗号,借题发挥,蛊惑人心,企图挑起‘街头政治’,最终搞乱中国。
鉴于执政党维稳集团所犯的常识性错误,我们认为有必要从以下三个方面给予纠正。

北非的“动荡”和“灾难”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按照“维稳集团”的逻辑,发生在北非的“茉莉花革命”造成了社会动乱,并进而“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巨大灾难”,这种逻辑当然站不住脚。
中国维稳集团只看到了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动荡,却不想弄清造成这种社会动荡的真正元凶是谁。本刊编辑部在今年二月份的“卷首语”中就已经指出:引起突尼斯、埃及等国爆发“茉莉花革命”的深层原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执政者及其所属执政党的长期独裁和专制;官僚贵族集团的高度腐败;人民大众的失业、贫穷与日益扩大的两极分化;官僚们的暴虐凶残。而这四个原因归纳起来其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执政者及其所属政党的长期独裁和专制。因为独裁和专制,官僚贵族集团才能贪污抢劫人民的大量财富,社会才会失去公平,两极分化才会日趋严重,人民才会产生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满,久而久之,寻求民主、自由和人权的“茉莉花革命”才会一触即发。这也就是说北非的“动荡”和“灾难”实际上是由本阿里、穆巴拉克及卡扎菲这些独裁者及其所属政治集团造成的。中国维稳集团不是秉着真理和公义去谴责专制者和专制制度,却是一味地向中国人民宣传北非动荡所带给人民的苦难,大有谴责北非人民不该“打着民主的旗号”搞什么“茉莉花革命”的意思,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需要说明的是,社会动荡确实是苦难的,但北非人民并没有为中国维稳集团的廉价同情所感动而放弃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争尊严的“茉莉花革命”,相反,一个又一个北非国家的人民流着泪、流着血也要把独裁者和专制政党赶下台,也要去争取“茉莉花革命”的胜利。突尼斯人民、埃及人民已经成功的赶走了他们的独裁者,利比亚人民虽然正遭受着独裁者卡扎菲飞机大炮的轰击,但人民没有屈服,而是誓死抗争。我们相信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茉莉花革命的凯歌必将响彻的黎波里——转型阵痛过后,利比亚人民必将拥有一个民主、自由、繁荣、幸福的未来(就如苏联东欧各国人民摆脱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后,大部分国家的人民都已经过上了那种美好生活一样)!
究竟是谁在制造中国的“动乱”?!
不谈北非了,回到我们自己的问题上。
在当代中国史上,被执政党视作“动乱”的事件主要有这样两件事:“文化大革命”和89学潮。让我们也来具体的分析一下到底是谁在制造中国共产党眼中的这两次“动乱”?!

首先来看一下“文化大革命”。
提到“文革”,人们自然会想起“红卫兵”、“武斗”、“砸烂公检法”,会想到国家主席刘少奇的悲惨死亡,会想到第一夫人王光美脖子上的乒乓球,会想起邓朴方座下的轮椅,甚至会想到被活体取肾的黎莲、被割喉管的张志新等等。用中国共产党自己的话说“十年文革”就是“十年动乱”、“十年浩劫”。毫无疑问,“文化大革命”确实是一场举国动乱,这样的“动乱”只能带给国家和人民以巨大的灾难,人民是绝对不想要的。但这场持续十年的“动乱”和“浩劫”又是谁制造的呢?
中国共产党在《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将责任推给了毛泽东,《决议》说:“一九六六年五月至一九七六年十月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决议》还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客观地说,这场“动乱”的元凶确实是独裁者毛泽东,执政集团内部的寡头们为了攫取最高权力开展了你死我活的斗争,并不惜发动群众造成全社会长时间的动乱,其主要责任确实要由独裁者毛泽东本人来承担。但中国之所以会发生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动乱”,也与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制度是分不开的,没有一党专制制度,独裁者也是很难培养出来的。邓小平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像“文革”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就不可能发生——为什么在美国就不会发生?因为美国有分权制衡的民主制度。由此可见,“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动乱”制造者并不是别人,而是独裁者毛泽东,是由中国共产党本身及其所建立的政治制度造成的,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应该追究的不是任何的别人,而是毛泽东,是仍然还在垄断政权的中国共产党!

再来看一下89学潮。
不错,89年的学潮确实在某些地方影响了所谓的“交通”和“社会秩序”(正如所谓“国庆”五十大典、六十大典也同样影响某些地方的“交通”和“社会秩序”一样,甚至更严重),但是执政党必须弄明白,学生和人民为什么会走上街头,学生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从当时学生游行时喊的口号和打的标语来看,无非是“反官倒”、“反腐败”、“争民主”、“争自由”。而问题的根本在于,当时的执政党是不是存在着严重的“官倒”和“腐败”问题——答案是肯定的,共产党的各级官僚都在竞相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谋私利,都在利用价格双轨制开皮包公司并大发横财,这是无法遮掩的事实,人民当然有上街抗议的权利。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关键问题是,80年代的中国是不是存在着邓小平的独裁和共产党的专制问题——答案也是肯定的。在整个80年代,邓小平一手遮天,在政治局不担任任何职务(87年十三大以后)的他竟然要掌中国的“舵”,竟然想把谁赶下台就把谁赶下台,这与那个垂帘听政的慈禧老太婆又有什么两样?这种独裁是对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和全体人民的侮辱,人民当然要反独裁。同时,共产党口头上说要建立什么最优越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但在事实上奉行的是一党独大的霸权主义内政,奉行的是形式主义的愚民统治,宪法35条所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公民权利全是一纸空文、形同虚设,“人民当家作主”更是一句动听的谎言,在此情况下,人民不该起来反抗专制、反抗压迫、争取自由、民主和人权吗?不!人民天然有抗争的权利!人民天然有反抗暴政的权利!谁也不能阻挡!可是以邓小平、李鹏为代表的共产党权贵集团看到人民的这种抗争直接威胁到自己的专制统治、威胁到自己从国家和人民手中攫取的大量现实利益时,便污蔑这场学潮为“动乱”,并最终调动机枪坦克,极其血腥的镇压了这场伟大的反腐败、争民主的爱国运动,在国家和人民的身上留下了可耻而又深重的犯罪记录!
荒谬的是,执政党权贵集团不仅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而且几十年来始终坚持89年的民主运动是一场“动乱”。问题在于,如果共产党的各级官僚清正廉洁,不搞“官倒”、不搞腐败的话,学生怎么去反官倒、反腐败;如果邓小平不搞独裁,执政党不搞专制,人民在实际上拥有宪法所规定的各项民主、自由权利的话,学生又怎么能够走上街头、走上广场去争民主、争人权!由此可见,89学潮的根子还是出在共产党身上,如果维稳集团硬要把89民主运动说成是一场“动乱”的话,那么,制造这场“动乱”的“幕后黑手”不是任何社会上的“一小撮”,而是经常以“伟光正”自诩的中国共产党!

究竟是谁在酝酿“街头政治”?
89年六四大屠杀后,邓小平再次教导执政党“稳定压倒一切”,在此尚方宝剑保护下,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代和第四代领导集团开始大刀阔斧的推动具有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改革,这种改革到2008年底基本完成。这场改革在中国培育了一批以官僚贵族及其子弟为核心、以权钱交易为主要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暴发户集团,这个集团凭借政权的力量垄断了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领域里的优质资源——要当官,他们可以扶摇直上;要发财,他们可以几亿、几十亿的圈占;要出国,他们犹如从自家的一间房子走到另一间房子……而且这个权贵资本主义集团还在凭借各种权力杠杆无限膨胀着自己的欲望,他们可以将拒绝拆迁的平民逼上自杀、自焚的道路;他们可以将大量的访民圈禁在“黑监狱”或“精神病院”里,他们可以动用公检法司等地方治安力量来制造一起又一起冤假错案;甚至他们可以动用挖掘机、载重车来碾杀敢于阻挡他们“抢劫”道路的男人和女人……
但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中国老百姓再好说话,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官僚贵族集团一次又一次的欺压使他们擦亮了自己的眼睛,他们开始逐渐放弃个体抗争的道路,而渐次走上群体维权的道路。尤其是近两年,人民已经感到单靠纯粹的经济维权是解决不了经济问题的,人们已经越来越认识到政治维权的重要性,认识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于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制度造成的,认识到民主、自由和政治抗争对于自己的重要性。因此,从2010年以来,许多地方的街头抗争都伴随着鲜明的政治口号的提出,都伴随着对公平正义的追求、对民主法治的追求。
特别是在突尼斯、埃及等国爆发反专制、争民主的“茉莉花革命”以来,中国人民借助互联网的信息交流已经意识到“第四波民主化”浪潮正在拉开序幕,一部分热血沸腾的中国青年网民便开始在网上呼召中国人周末都到街上去“集体散步”。最近,在北京、上海等地还真发生了民众上街呼唤“民主”的行为。在此情况下,中国执政当局如临大敌、草木皆兵,不仅要求各地警方胡乱抓人,而且在舆论上掀起了最新一轮“维稳”大合唱,无论是官方发言人还是京沪媒体,都在大喊大叫要努力“维护社会稳定”,要防止“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挑起街头政治,制造动乱、搞乱中国”等等。其实,这种喊叫是没有用的,喊破了喉咙也是没有用的,俗话说,群众的眼镜是雪亮的,尤其在当今互联网时代,老一套的愚民政治恐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执政党60多年的执政历史已经从反面指引了人民的前进方向,人民根本不需要策划,不需要煽动,他们已经看到了专制主义政治制度会带给他们什么,他们已经看到了民主的方向、看到了自由的方向,看到了民主、自由对于自己的重要意义,因此他们也开始试着走出家门、走上大街和广场,也开始试着在人群中发出这样或者那样的嘀咕,试着发出这样或者那样的牢骚,甚至很“给力”、很清亮的发出“民主万岁!”和“自由万岁!”的呐喊!
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好现象,是民间社会不断发育、不断成熟的表现,是公民社会不断成长的表现。如果官方发言人和维稳集团据此揣摩是否有一部分人正在挑起“街头政治”并准备搞乱中国的话,我们认为中国民间还真没有人来挑这个头。如果硬要寻找“街头政治”的“幕后推手”的话,我们认为这个“幕后推手”不是任何的别人,而是一党独大的中国共产党!
正是共产党领导的官 僚贵族集团在把中国 人民一步步的推向“街头政治”的氛围中——如果不是一党专权、如果不是权贵资本主义改革、如果不是过分悬殊的两极分化、如果不是日益严重的层层腐败、如果不是贪得无厌的权贵掠夺,人民大众大概是不会走向街头的。但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正在以自己的畸形统治和畸形发展动员着广大人民一步步的突破因六四大屠杀而造成的心灵恐惧和心理阴影——具体的说,执政党正在以自己掌控的警察、城管、黑监狱、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动员着广大人民渐次走上街头抗争的序列,正在以自己掌控的高房价、高物价、高失业动员着人民走上街头抗争的行列——甚至执政党正在以自己掌控的挖掘机和载重车把人民一步步的驱赶向街头抗争的行列……!

因此,代表维稳集团的官方发言人和媒体如果要喊话,应该不是面向人民喊话,而应该转过身子,面向“胡维稳”喊话,面向执政党喊话,面向“三个代表”喊话,面向“河蟹”喊话,否则,弄错了对象,搞不准会让走上街头的人民奉上一句“草泥马!”,甚至会“啪”的一下挨上人民的一个嘴巴子。
当然,对于“街头政治”,当前还只是处在浅浅的试水阶段,人民还在小心翼翼的探索着前进的路径,中国社会的“茉莉花革命”还需要整个社会心理的进一步酝酿,大规模的“街头政治”还需要有生力量的进一步动员。但是,人民对民主、对自由、对人权、对宪政和尊严的渴望是不可遏制的,如果执政党继续如吴“委员长”所声明的那样“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等等,如果执政党还在继续沿着有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上“奋勇前进”,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几年内,我们的青年一定会被执政党成千成万的“动员”到“广场”,我们的人民一定会被执政党大批大批的“动员”上“街头”……!
到那个时候,中国人民拥抱民主、享受自由的日子就为期不远了!
                         
                       ——《零八宪章》编辑部
                                        2011.3.1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