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

江棋生: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作者:江棋生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在人类政治文明进化史上,联合国安理会第1970号和1973号决议,具有伟大的里程碑式的正面意义。226日,安理会全票通过的第1970号决议,决定对利比亚卡扎菲政府实施三项制裁:武器禁运,禁止卡扎菲和家人及16名亲信出国旅行,冻结相关人员的海外资产;并决定以涉嫌反人类罪将利比亚当局提交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进行处理。317日,安理会以10票赞成、5票弃权通过的第1973号决议,决定在联合国成员国——利比亚上空建立禁飞区,目的是为了保护利比亚平民不遭受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军队的袭击。决议授权联合国其它成员国“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执行禁飞令。

上述两个决议的产生,只有在人类的人权时代才有可能。

在君为臣纲的君权时代,专制权力在“内政”问题上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它制定、颁布不公平不正义的明规则,不会触及红线;不仅不触及,还是奉天承运,天经地义。它实施、通行远比明规则更不公不义的潜规则,不会触及红线;不仅不触及,还安之若素,毫不脸红。它打压、镇压不满潜规则的抗争行为,不会触及红线;不仅不触及,还可以不择手段,毫不手软。那么,专制权力有没有不能触碰的红线?通常情形下,专制权力不得不为自身设定的红线是:不能突破允许老百姓当上奴隶的潜规则,不能把人逼到连奴隶也做不成的地步。触碰这条红线,专制权力就快歇菜和翻船了。

在君权时代,父为子纲的父权和夫为妻纲的夫权,也牛得很。动用家法责罚家奴、家丁甚至家人,完全是一家之“内政”,外人不得干涉。“家庭暴力”的行使,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旁人无可置喙。

人类迈进人权时代之后,一切恃强凌弱、具有侵犯人权本性的权力,就不再享受免遭谴责、干预和制裁的特权了。也就是说,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了禁飞区,无论是父权,夫权,部落权,还是地方政府权力和国家权力,都不准侵犯和践踏基本人权。就权力运行的空域而言,权力不得触碰的红线大大内移了,由不能突破让老百姓当得成奴隶的潜规则,变为不准侵犯和践踏基本人权。这条红线,对一切权力给出了迄今为止最为合理和到位的约束,将权力的作恶空间在原则上紧缩为零。

权力禁飞区设定之后,家长还是家长,但家里不能再有家奴和家丁,家长也无权侵犯家庭成员的人权,不能有恃无恐地施以家庭暴力。如果一家之长胆敢犯禁触碰红线,就再不是什么外人只能袖手旁观的“家政”和“家务事”。情节严重的话,警察可以合法地破门而入,以“野蛮入侵”进行强制干预,直至追究家长的罪责。

权力禁飞区设定之后,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不能侵犯和践踏国民的人权。如果一国的国民还处在做稳了奴隶的时代,或处在只能做臣民不能做公民的时代,该国政府就应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其侵犯、践踏人权的行为就再不是什么国际社会和联合国只能坐视不管的“内政”。如果该国政府竟然还敢动用军队屠杀本国的平民,那么,地球村村委会——联合国安理会,就有权坚决干预,实施各种制裁,直至动用军事介入的手段加以断然阻止。

人权为权力设定禁飞区,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对此多少还算是明白和在乎的。他面对坚决要求他立即下台的抗议民众保证:埃及的解放广场不是中国的天安门广场,军队不会屠杀平民。与埃及最后的法老穆巴拉克相比,在位42年的利比亚最高统治者卡扎菲,却是浑球一个。他对首都的黎波里绿色广场上的和平示威者发出威胁:“(北京)天安门事件发生时,坦克开进去对付示威民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尽全力保持国家统一。站在坦克前面的人,都被碾得粉碎。中国的完整和统一,重于天安门广场的人们。”这位独裁者果然不开玩笑,混不吝地视人权和人命为草芥,动用直升机飞临广场上空大开杀戒,不惜将利比亚民众淹于血泊之中,来全力保持他独裁统治的完整和统一。

卡扎菲的这一“内政”暴行,激起成建制的利比亚武装部队的起义,也理所当然地招来联合国安理会的两个制裁决议。决议表明:在人类的人权时代,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都无权屠杀本国的平民;屠杀行为决不能被坐视,而要被强行中止;屠夫的反人类罪行要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在317日的安理会全体会议上,法国外交部长何兰•朱佩说:“我们不能允许这些战争狂人施暴。我们不能抛弃平民和受到残酷镇压的受害者。我们不能允许法制和国际道德遭到践踏。”朱佩的这番话,道明了人权时代地球村村规的道德和法理基础。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这是人类文明的划时代进步。然而,权力禁飞区在全球范围内的真正确立,需要地球人付出巨大的、艰苦卓绝的努力。在好几拨波澜壮阔的民主化浪潮之后,宪政民主政体在这个星球三分之二具有不同国情的广袤地域之上,建立起来了。不过,时至21世纪的今日,还有一些联合国成员国的政府,依然不尊重、甚至藐视人权原则下达的禁飞令。他们的挡箭牌,还是无视普遍人性和普世价值的、老掉牙的“国情特殊论”。他们搬出“五个不搞”,或“六个不搞”,就是执意抗拒人权禁飞令,让权力在本国国土上胡作非为,直使国人欲做公民而不得。这些国家中,认同人权禁飞令的力量还相对弱小,还在艰难地、令人鼓舞地成长着。当这种健康力量强大到足以抗衡和压倒抗拒禁飞令的腐朽力量时,人类文明整体又将跨入一个伟大的新纪元。


2011328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2011329日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