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星期四

茅於軾:如果這個國家的執政者給百姓制造災難,為什麼就不能顛覆?

個人利益不代表人民利益

茅於軾

2010年11月29日

刊於中國企業家網

2005年我寫了一篇題為“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政治家的利益”的文章,指出這三者之間的相同和不同。過去的幾千年出於政治家的利益,他們故意把人民的利益和國家的利益混為一談,極大地誤導了一國的老百姓,叫他們無謂地作出巨大犧牲。所謂的“人民群眾是歷史的主人”就是這樣構成的。當今進入二十一世紀,人民的教育水平極大地提高,繼續欺騙老百姓越來越不容易了。要想世界真正安寧,徹底消滅戰爭,必須十分清楚地區分這三者的不同,並且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其他各種不同的說法都要被揭穿,防止百姓被愚弄。

在一般情況下人民的利益和國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因為國家之所以出現正是因為人民有集體利益,需要有公共事務的管理者,於是出現了國家組織。市場可以提供百姓的吃,穿,用。但是市場的秩序需要有市場之外的權威來維持。過去還有外族的侵略,需要用集體的力量來保護自己。國家能夠組織分散的百姓,成為可以抵御外侵的力量。所以國家本來就是為了人民的。

但是一旦有了國家,有了公共事務的管理者,就出現了一批專門從事於政治的人,他們逐漸成為統治者。他們的利益不同於百姓的利益。可是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實現自己的利益目標,往往欺騙百姓,叫他們為國犧牲。其實是為了他們一己的利益去送死。世界上絕大部分的戰爭就是這樣打起來的。希特勒發動戰爭,他認為日耳曼民族是最優秀的民族,要消滅劣等民族。用犧牲上千萬百姓的生命為代價,達到他那個毫無根據的目標。這個人類極大的悲劇就是希特勒等極少數人鼓動造成的。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華戰爭,其理論根據是制造大東亞共榮圈,用雙方死人的戰爭方法去實現一個自以為是的目標。現在日本和東亞國家實現了共榮,但是完全不是用戰爭手段。東條英機等人之所以能夠動員日本百姓去送死,就是因為他們制造了效忠天皇的理論,誤導了日本百姓。各國的統治者都會叫百姓為他們的利益犧牲,他們不大會主動揭穿其中的把戲。這個工作必須由民間學者來完成。

什麼是人民的利益?我認為就是每一個有血有肉的個人的利益,不是空洞的集體利益。的確,有一種利益被稱為集體利益,它是通過集體來體現的,但這個利益最後必須落實到具體個人的利益。比如講,為了集體利益國家對某個人判處死刑。我們就要問,是什麼理由殺一個老百姓?如果不是為了其他百姓的利益(比如這個人對別人有極大的危險性),僅僅是為了國家而殺一個人是絕對不允許的。因反對毛澤東而被判死刑者不計其數。但這是完全錯誤的。毛澤東也是一個人,別人也是一個人,憑什麼毛澤東就不能反,別人反了他就要被處死?甚至對他的照片扔墨水瓶都要判處無期徒刑?

以顛覆國家的罪名給百姓判刑也是值得懷疑的。國家是不可能被顛覆的,只有政府裡的執政者可能被顛覆。如果這個國家的執政者給百姓制造災難,為什麼就不能顛覆?我們都說陳勝吳廣揭竿而起是符合正義的。這說明政府不是不可以反的,只有人民才是不可以反的。按照這個道理連叛國罪都未必能夠成立。二戰時有一些日本人反對軍國主義的侵華戰爭而叛逃來到中國,這個叛國是非常正確的,因為這種叛國有利於中日兩國人民,是符合正義的。叛國未必不可以,叛人民是絕對錯誤的。總之,國家的利益要服從人民的利益,而不是相反。可惜的是統治者老是灌輸國家利益至上,提倡愛國主義。偶爾點一下人民的利益,也要把它置於國家利益之下。今天我們要徹底糾正這個被歪曲了幾千年的理論。

“個人利益”並不等同於“人民利益”。個人利益的對立面是另外一個個人;人民利益的對立面是國家。處理個人利益的原則是平等。每個人和其他人都是平等的,沒有理由厚此薄彼。說此人要為那人犧牲,是完全沒有道理的。但是處理人民的利益時,它面對的是國家,二者是不平等的。人們常說個人利益要服從國家利益。這時候我們要問,國家利益體現在什麼地方?是不是能夠落實到具體的人?處理這兩種利益時,必須認清國家的利益最後一定要落實到個人,絕不許可叫人民為空洞的國家利益去犧牲,否則就會上當,上希特勒或東條英機的當。

人們經常講的國家利益往往是主權的獨立,領土的完整,國家的尊嚴。這三者能不能還原為每一個人的具體利益是大有問題的。在某些情況下,失掉一點領土,但是那兒的百姓能夠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對百姓是有利的。這樣的領土完整就沒有必要去追求。但這種觀點是不能被統治者接受的,也不大會被普通人接受,因為普通人受了幾千年的統治者的教育,把國家的利益放在了人民利益之上。在現實世界中,我們可以看到許多生活在缺乏自由的國家的百姓,冒著生命的危險偷渡去比較自由的國家。這是百姓對這個問題的真實回答。更有一些情況,那兒的領土壓根兒就沒人居住,爭奪那兒的領土完整,卻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價,有什麼必要?這些例子尖銳地顯示出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不同。可惜的是經常有人喊:誓死保衛XX島,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衛它。可是那兒連一個居民都沒有。一個人的生命為什麼那麼不值錢,簡單說,就是因為受了政治家的蒙騙。犧牲自己為人民的利益是對的,可是犧牲自己為國家就要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有必要。

至於國家的尊嚴,更不是我們應該重視的事情。所謂國家的尊嚴,其實是政治家的尊嚴。普通百姓沒有任何對尊嚴的非分之想。可是政治家們對此非常敏感,常常鼓動人民為了國家尊嚴去奮鬥,甚至於為此而犧牲生命。所謂尊嚴無非就是爭個高低。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沒有解的,因為不可能雙方都比對方高一頭。有一方高,必有另一方低。雙方都為高低而爭,結果只能是勞民傷財,浪費人民的力量。翻開報紙看每天的新聞,絕大多數國與國之間的矛盾都跟百姓的利益無關,是政治家們制造出來的事端。有時候說美國和日本要結盟,是針對中國而來的;又說中俄聯盟有利於抵制日美;又有消息說印度想聯合俄國對付中國等等。這些構想都是各方面的政治家無事生非,憑空制造的,讓老百姓上當受騙的理論。其實,在此期間百姓照樣過自己的日子,照樣去別國旅游,一點也沒感到國家關系有了什麼變化。政治家制造事端當然有其目的。他們就是吃這口飯的。沒有了這些想像出來的矛盾,百姓過著他們的太平日子,他們就要失業了。

最典型的是美蘇冷戰四十多年,從1945戰到1989,從冷戰發展到熱戰。雙方各自耗費的人力物力不計其數,做了無數的宣傳,外交家們飛來飛去,開了無數的會議。朝鮮戰爭,越南戰爭雙方死亡上百萬,為的是爭一個什麼什麼主義。一國裡最高的智慧都用來搞垮對方,雙方的間諜出生入死,花費了天文數字的軍事開支。到1989年蘇聯垮台,冷戰無聲無息地煙消雲散。原來所謂的敵對國家,完全是政治家們制造出來無中生有的事。可是百姓上當受騙,為此犧牲,從冷戰到熱戰,直接間接總共死了一億多人。造成財富的浪費,貧困的增加,百姓的痛苦,更無法計量。冷戰雖然過去了,但是沒有人出來總結,這場騙局給人類什麼教訓。老毛病還繼續在犯。政治家繼續編文章,制造矛盾,鼓動百姓之間的敵對情緒,號召百姓為國犧牲。

我不是說政治家都是沒有良心的人。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很想做好事的人。可是他們同樣受傳統教育太深,中了“以國為本”的毒,忘記了“以民為本”。再加上自身的職業利益,把國與國之間的矛盾搞的愈大,愈能顯出自己職務的重要性。

所謂敵對勢力也是政治家制造出來的名詞。統治者往往用“勾結境內外敵對分子”的罪名迫害自己的百姓。對老百姓而言,何來敵對勢力?誰跟誰會無緣無故敵對起來?除了極個別的人,一般人都喜歡交朋友。所以“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哪來互相敵視呢。政治家則不同,他們最擔心的是自己的統治者地位保不保得了,生怕有人搶了他們的統治者的地位。他們把一切想當統治者的人都看成是敵對分子,甚至不同意他們統治的人也看成是敵對分子。過去皇權社會統治者是天子,是天老爺的兒子,無人可替代。現在是人民共和國,再也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天子,是不可替代的。憲法上規定年滿45歲的公民有資格當選國家主席。但實際上干的是“打天下,坐天下”,還是皇權社會的一套。改革後變成“由革命黨轉變為執政黨”,打天下的人都死了,接班人繼續坐天下,基本上還是老調子。如果有人說要改變一下統治者,那就是敵對分子。其實老百姓對誰是統治者並不在乎,百姓要的是人身不受侵犯,財產得到保護,言論有自由,宗教有自由。可是統治者要享受特權,百姓就沒有了人權,於是矛盾就來了。分析到這裡我們看到,所謂敵對分子的來由是特權和人權的衝突。政治家的敵對分子是人權受到侵犯的一批人。政治家並不會無緣無故地侵犯別人的人權,是因為他們要有特權,才會發生衝突。

政治家還有一個伎倆,把一般民間糾紛提升為國家矛盾。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俄羅斯小孩被美國護士收養,一年後養母發現這孩子精神不正常,把他送回了俄羅斯。本來這是一般的家庭糾紛,但是雙方的政治家為了國家的尊嚴,紛紛出面指責對方。外交家們坐頭等艙飛機,住五星級賓館,花百姓的錢,開會為國家掙面子,其實就是為了他們自己的職業利益。如果還原為家庭糾紛,問題並不難解決。因為變成了國家事務,就越搞越復雜了。這就是政治家們所起的作用。可惜的是大多數老百姓跟著起哄,他們不了解自己的真正利益是在什麼地方。如果百姓懂得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不被政治家的國家至上的謬論所誤導,世界上大部分的戰爭根本打不起來。

在個別情況下為國犧牲是有必要的。當外國入侵我國,要把中國人當成沒有人權保障的亡國奴,我們毫無疑問要奮起反抗,甚至為此而犧牲生命。這種情況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對方國家的政治家為了自己的野心,欺騙百姓上戰場去送死,形成兩國對立的局面。如果全世界所有國家的百姓都懂得自己真正的利益所在,能夠抵制政治家的野心,就不會發生侵略別國的事情。百姓追求的是安居樂業,如果沒有政治家的鼓動和強迫,絕不會主動要求離開妻子兒女上戰場去拼命,去殺和自己無冤無仇,和自己一樣,也有妻子兒女的別國的百姓。一個普通百姓被政治家動員或脅迫上了戰場,手上端著槍,瞄准一個敵人,他會毫不猶疑地搬動機關,把對方殺死。如果在平時他絕不會無緣無故地殺一個人。上了戰場的人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你不殺死對方,對方就會把你殺了。正好像古羅馬的鬥獸場,貴族們讓兩個奴隸鬥士表演殺人。這兩個奴隸總有一個要死去。戰場和鬥獸場其實並沒有根本性的區別。所以說,要消滅戰爭,一定要讓各國的百姓能夠抵制那兒的政治家的宣傳,而且有力量對抗政治家對普通百姓的強制性行為。首先要提高警惕,認清盲目提倡愛國主義的宣傳。愛國主義是對的,但是這個愛國必須能夠落實到具體的百姓的利益。我們要旗幟鮮明地抵制坑害百姓的愛國主義。愛國主義絕不是極終真理。兩個國家的愛國主義造成兩國對立,挑起仇恨,最後倒霉的是兩國的百姓。愛人民(中國的和外國的),這才是極終真理。

我國的近代戰爭中,只有抗日戰爭是建立在人民利益之上的。其他的許多戰爭都不符合人民利益至上的原則。抗日戰爭之所以必要,是因為日本軍國主義者的霸權思想。日本人可以騎在中國人的頭上作威作福,可以任意殘害中國人。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必須奮起抗日。其他的戰爭都不是為了人民,實際上是為了少數政治家,他們有統治中國的野心,還有在國際上耀武揚威的欲望。這不僅僅是中國的政治家如此,各國的政治家很少能跳出這種誘惑的。從最近解密的材料看,美國在伊拉克打死了十萬人,其中七萬是伊拉克人,絕大部分是平民百姓。發動戰爭有一萬條理由,也無權殺人。發動戰爭的人自己並不上前線,他們要求百姓犧牲生命,犧牲每個人只能有唯一一次的生命。從百姓個人的利益來看,只有自己或別人(中國人的和外國人的)的生命受到威脅時才有犧牲自己的必要。而不是為了某個政治家的利益或理想。生命是第一性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歐洲戰場上如果希特勒勝了,這個政權是一個不講人權的獨裁者,會繼續屠殺猶太人和一切非雅利安人種。幸虧是英美聯軍勝了,勝利一方沒有漠視人權,而是幫助戰敗國重新站起來。現在的德國是世界強國之一,百姓享受著自由和平等。在亞洲戰場上也一樣,日本人並沒有因戰敗而成為奴隸。相反,擺脫了軍國主義的脅迫和欺騙,得到了繁榮和幸福。這證明了戰勝的一方是符合正義的。可嘆的是我們這個戰勝國反而陷入了內戰和百姓對百姓的階級鬥爭,遭受了巨大的災難。而這一切都是在“解放全世界無產者“和“捍衛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等欺騙性的革命口號下進行的。我們還要隨時警惕納粹主義和日本軍國主義,和一切欺騙百姓的理論的卷土重來。

只有人民利益至上,世界才能太平。不過這個目標看起來離我們還遠得很,一時還很難被普遍接受。但是我們不要灰心,必須不斷努力爭取早日實現。因為沒有別的出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