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张博树:要理性对话,不要无理打压——写在第二次出境被拒之际

编者剪纸
如果你们认为我的观点不对,可以。我们可以借助各种渠道平等地交换意见。甚至,展开“批判”也无妨,只要被批判者有公开自我辩护的权利。但不明不白、又不事声张的就阻挠公民的正常出境,阻挠一个学者正常的出国学术交流,实在不是光明正大之举,而是一种无理打压。

(参与201137日讯):
今天早晨,我赶到首都国际机场,欲搭乘国航181号航班前往日本东京参加早稻田大学的一个学术活动。办理完登机牌、通过边检程序查验护照时,被警官拦住带进一间办公室,大约半小时后,一位警官进来告知:奉国务院有关机构指示,此次出境不能放行。我问:总要给点儿理由吧?答:有关机构认为张先生出境会给国家安全造成影响。警官态度十分客气,但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我当即表示:第一,出国参加学术活动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影响,这个说法是荒唐的,以此为由限制公民的正常出境,做法是错误的;第二,无理阻挠一个学者出席国际学术活动,损害的是中国自身的国家形象。请你们把这两条意见转告“有关机构”。

对我而言,这已经是第二次出境被拒。上一次发生于去年11月,本人应邀前往台湾观摩五都选举,并参加东吴大学的一个人权学术会议,在深圳办理出境手续时,也是被边检拦住,那次警官并未说明理由,但大家都明白“理由”其实是一样的。然而,这样的“理由”真能成立么?否。我知道,这些年我本人发表的对中国现存政治结构的批评意见和推进中国宪政转型的呼吁,同官方的“主旋律”不同,甚至正相反对。但我自信我的所有主张都是建设性的。如果你们认为我的观点不对,可以。我们可以借助各种渠道平等地交换意见。甚至,展开“批判”也无妨,只要被批判者有公开自我辩护的权利。但不明不白、又不事声张的就阻挠公民的正常出境,阻挠一个学者正常的出国学术交流,实在不是光明正大之举,而是一种无理打压。

我主张当权者和民间批评者应该理性对话,不能把批评者都当成“敌人”,一味打压。这种陈旧的政治逻辑早应该抛弃了。中国正在经历深刻的变化,有大量问题需要体制内外、官方民间共同应对。面对不同的声音、批评的声音,包容是一种胸怀,一种智慧,打压则只意味着短视,意味着缺乏自信。

话到此处,我这个被拒出境者首先感到的甚至不是愤怒,而是深深的忧虑。

    张博树(作于201137日下午3时,北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anyu/)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