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

当前最大的危险在于打压“街头政治”

  作者:一位中国公民 文章来源:参与 
    (参与2011年3月19日讯):几天前,《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中国不是中东》一文,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图谋把“是非”、“祸水”引向中国,挑起“街头政治”,以此搞乱中国。多年来,中共当局消极吸取“六四”教训,提出对一切不安定因素必须消灭在萌芽状态,不能任其扩大,以至难以收拾,患上了“街头政治恐惧症”。
   
    其实“街头政治”是民主社会十分正常的事。各国宪法均有规定公民有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就丧失了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当然,官方和“愤青”组织的除外)。官方的理由就是“稳定压倒一切”!殊不知,不给公民通过集会、游行、示威来表达怨气、不满和批评的机会,公民就有可能成为“暴民”——用暴力手段来发泄怨气。
   
    《中国不是中东》一文称,据“皮尤民调”显示,绝大部分国家的人对本国前进方向不满,可中国例外。“只有在中国,压倒多数(87%)的居民对国家状况表示满意”。政协委员梁晓声却痛感中国现在贫富差距之大,垄断行业、特权阶层收入奇高,农民和工人牺牲之巨大,直言:“中国GDP快速增长的过程极不文明……”。退休军人辛子陵在欢迎谢朝平获释座谈会上说:“去年群体事件23万起,已是民变风起。风声水起的维权运动,其主力一是工人(包括农民和下岗工人);二是失业农民,现在农村的土地兼并现象越发严重,大量农民正迅速沦为无地可种的游民;三是复员转业军人,数量越来越大的复转军人离开军队就是失业,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当局把工农兵都往绝路上逼,就连我们这些有几十年党龄的老干部也成了‘维稳对象’,你这个政权还依靠谁?”
   
    中国当局患上了“捷共”那种“政治瘫痪症”。牛津大学历史学家提摩西·加盾·阿什指出:捷克斯洛伐克政权曾经对其人民说:“忘记1968年,忘记你们的民主传统,忘记你们曾是有权利和义务的公民,忘记政治。作为回报,我们给你们舒适的生活……。”这样的后果就是哈维尔讲的:“政府当局在麻痹人民生活的同时,也使得自己陷入瘫痪。”
   
    历史证实了哈维尔的洞见——强硬镇压“街头政治”的“捷共”在1989年的岁末突然就瘫痪掉了。捷共也是“党指挥枪”的迷信者,但捷克军队不愿意以人民为敌,华拉克维克将军发表电视讲话:“军队不会与人民作战!”
   
    我相信今天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有这种觉悟——刘亚洲将军说:“十年之内,一场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转型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中国将会出现伟大的变局”。“苏联也曾强调稳定,把稳定看成目的,把维持现状看作实现稳定的手段,稳定压倒一切,金钱摆平一切,结果却激化了矛盾,一切反过来都可以压倒稳定。”
   
    亨廷顿在《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一书中写道:“滚雪球对民主化的影响在1990年显然波及到保加利亚,罗马利亚,那斯拉夫,蒙古,尼泊尔和阿尔巴尼亚。它也影响到在一些阿拉伯和非洲国家迈向民主自由化的运动。例如,在1990年,据报道‘东欧的动荡在阿拉伯世界产生了变革的要求’,而且促进了埃及、约旦、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的领导人为民间表达不满提供了更多的政治空间。一位埃及记者观察到,由于在东欧所发生的变化,‘现在对民主来说没有退路。所有这些阿拉伯政权除了赢得其人民的信任,并服从于人们的选择外,没有其他选择。’”
   
    这位埃及记者的话在21年后的今天终于得到印证,突尼斯抛弃了总统本·阿里;埃及人民把穆巴拉克逼下了台。从里斯本的“石竹花”革命到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从始于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的第三波民主浪潮到2011年始于突尼斯的第四波民主浪潮,“街头政治”在其中发挥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决定作用。
   
    这里,我还想对温家宝总理说几句话:您前几天在两会回答记者提问时曾谈到“腐败”是当今中国的最大危险。而我认为,当前的最大危险,不在腐败,而在腐败的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拼命打压针对他们的街头政治。
   
    “街头政治”是反腐利器,“街头政治”是民众推进实质性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效手段——没有温和、有序、有理、有节的持续不断的“街头政治”,就没有中国的民主转型。
   
    一个不许民众上街游行的国家就不是一个民主的国家!
   
    打压这场由可爱的“八零后”发起的效仿“茉莉花”革命——实为街头“散步”的街头政治,只会把“八零后”打压成真正的反对威权统治的政治反对派!
   
    我想告诉温总理的是:您的任期还有两年,如何面对“街头政治”将是对您的民主理念的严峻考验。西班牙的苏亚雷斯首相,捷克斯洛伐克的阿达麦茨应是您效仿的榜样。
   
    很有可能,在您的任期尚未结束时,您得罪的权贵利益集团重演“倒胡”、“倒赵”把戏,将您赶下台去,也只有街头政治,才能逆转政局!面对粗暴打压,本来很温和、有序的散步,将变成一场“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持续街头抗争!纵有100万警察、200万武警、300万军队也压制不住,因为今天已经不是六四,人民警察、人民军队绝对不会与人民作对,前车之鉴就摆在那儿哩!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借枪》的片尾曲借用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旋律唱到:“借我一把黎明的枪,就用它穿透黑暗的心脏,让我们化作希望的光,跟随它,知道光明,直到不朽!”
   
    听着音乐,我眼前浮现出《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的两个场景:
   
    一个是影片的开始,德军一边广播让市民前来认领被他们击毙的游击队员遗体,一边暗暗下令“谁过来就开枪打死”,老游击队员看着惨死的女儿不由自主地走向前去,瓦尔特率众游击队员紧随其后,市民们也跟上来,杀人不眨眼的德国军官胆怯了,率领部下撤离了广场。
   
    还有影片结尾,党卫军上校苦寻瓦尔特而不得,临走前面对萨拉热窝发出这样的慨叹:“这座城市-----它就是瓦尔特!”
   
    那么,面对“茉莉花革命”这样的街头政治,面对“微笑散步”式的无形的而又强有力的公民抗争,打压者们又当作何感想呢?
   
    (2011年3月19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