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

雷风恒: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进行“茉莉花革命”

 编者剪纸:
此次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虽然不是《零八宪章》的核心人物所发起,但是,其内容完全符合《零八宪章》的宗旨,没有鼓动民众去进行暴力革命,而是进行有秩序的温和行动,并且不以推翻中共的统治为终极目标。即使是以中共所制定的《宪法》来衡量,此次的“茉莉花革命”呼吁书也无可厚非,因为《宪法》赋予民众以游行示威的权利。从这种意义上讲,“茉莉花革命”也是《零八宪章》运动的一部分。

自从219日海外网站出现了呼吁中国民众进行“茉莉花革命”的呼吁书以后,中共当局可谓是心急如焚,迅速布置警力将全国各地的敏感人士控制。时至今日,大多数被控制的人士仍然未能获得自由。部分人士甚至被冠以各种涉嫌罪名刑事拘留,还有的被监视居住。显然,中共当局对该呼吁书的过敏程度比此前的《零八宪章》更高。

在两年多以前,《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令中共当局神经紧张,提前抓捕了他们视为核心人物的刘晓波和张祖桦,张祖桦在被短暂扣押后得以获释,但一直处在软禁状态,人身自由受到严格限制;而刘晓波则一直被关押,并且后来被判处11年重刑。等到《零八宪章》真正横空出世之后,中共当局更是草木皆兵,凡是参与了该文件联署的人士,都成为了他们传唤或约谈的对象。

此次的“茉莉花革命”呼吁书并未署名,据很多人分析,该呼吁书并非国内人士所写,而且作者并没有对该呼吁书寄予太大的期望。在一开始,虽然很多国内的人士都看到了该呼吁书,但并未把它当回事,没想到中共当局却对该呼吁书高度重视,不仅仅抢在220日之前控制住了敏感人士,而且还布置了强大的警力,在各大城市的集会地点布控。

《零八宪章》发布之后,虽然政治空气异常紧张,但是,遭到警方骚扰的人士基本都是签署者,对于那些转发者,警方并未进行骚扰。此次“茉莉花革命”呼吁书则不同,即使很多敏感人士并未参与起草和发布,但是,中共当局却不问青红皂白就剥夺其行动自由。对于那些在海外或是国内网站、聊天工具上转发了该呼吁书者,当局也是不惜耗费警力对其进行骚扰,在被骚扰的人当中,最小的还不满18岁。

从发布的时间上讲,《零八宪章》的发布时间显然没有“茉莉花革命”呼吁书敏感,因为每年的3月初便是“两会”的开幕日期。加上在此之前,中东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如火如荼,并且都取得了成效,所以,这回的“茉莉花革命”呼吁书在中共高层的眼里就显得格外敏感。虽然该呼吁书没有一个联署人,甚至连作者是谁都无人知晓,但是,中共当局却如临大敌。

不过,虽然开始异议阵营普遍都没有把“茉莉花革命”呼吁书当回事,但是,那些不在警方视野之内的网民在看过之后,却产生了上街集会示威的冲动,尤其是诸如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大城市,到了220日那天,果然有民众到呼呼书中指定的地点集合,部分民众被警方当场带走。

第一次“茉莉花革命”行动就这样宣告失败,但是,在之后,网上又出现了新的呼吁书,呼吁中国民众在227日到各大城市的指定地点集会示威,第二次的城市明显比第一次要多。贵州的异议人士在看到第一的集会示威地点没有贵阳后,还主动发文,表示希望将贵阳加入。到32日,贵州的敏感人士全部被警方控制,甚至连他们的家人都受到了株连,无法自由行动。

《零八宪章》并不是发完就了事,在很多人看来,《零八宪章》的发布应该成为一个运动的开始,那就是《零八宪章》运动。《零八宪章》发布以后,《民主中国》、新世纪新闻网等服务器设在海外的中文网络媒体均建立了“零八宪章运动”专题,专门收录有关《零八宪章》的文章,关注和《零八宪章》有关的事件。迄今为止,《零八宪章》的签名已经发布到了第25批,签署人数数不胜数,而在这两年多时间里,将《零八宪章》作为行动指南的《零八宪章》运动也是风生水起。

此次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虽然不是《零八宪章》的核心人物所发起,但是,其内容完全符合《零八宪章》的宗旨,没有鼓动民众去进行暴力革命,而是进行有秩序的温和行动,并且不以推翻中共的统治为终极目标。即使是以中共所制定的《宪法》来衡量,此次的“茉莉花革命”呼吁书也无可厚非,因为《宪法》赋予民众以游行示威的权利。从这种意义上讲,“茉莉花革命”也是《零八宪章》运动的一部分。

2003年起,中国的民间人士就开始提倡维权,后来又提倡维权运动,不过,从这些年的维权情况看,维权运动如果只是一部分权利受侵害者和维权人士在参与,根本无法推动社会的进步,中共当局面对民间的维权活动,恶行并未收敛,依然在一如既往甚至是变本加厉地欺压百姓、盘剥百姓,在新闻、言论控制方面反而越来越紧。显然,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维权运动,更需要民主运动。

历史上,中国的政权更迭无一不是靠暴力革命来实现的,即使是有着民主革命之称的辛亥革命,也具有浓厚的暴力色彩。但是,从上个世纪的东欧巨变以及近期的突尼斯、埃及“茉莉花革命”来看,革命其实也可以是温和的,不流血的。在国际转型潮流的影响下,很多中国人已经转变的了观念,虽然对中共当局的统治怨声载道,但并不希望将当权者赶尽杀绝,只要不是非常坏的官员,都可以给予宽容。

遗憾的是,虽然诸如胡温这样的中共高官频频出访民主国家,但中共当局的思维却还不如很多无权无势的普通民众,在他们的眼中,即使是非常合理的诉求和非常温和的行动,都会变成别有用心的“煽动颠覆”或是“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此次“茉莉花革命”行动的参与者绝大多数都是之前外界所不知道的人,但是,中共当局不仅抓捕直接的参与者,而且还抓捕与此没多大关系甚至是毫无关系的人。

从“茉莉花革命”呼吁书发布迄今为止,已有梁海怡、陈卫、华春辉、丁矛、冉云飞、郑创添、全连昭、魏强等多人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是“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被带走控制至今而没有给任何法律文书的也不在少数,被传唤或约谈的人士更是不计其数。据悉,为了防止大规模的“茉莉花革命”行动发生,各大高校已经明令禁止学生谈论和参与此事。

中共当局对于此次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地阻止,不仅疯狂抓捕参与者和他们认为可能会参与的敏感人士,而且还布置强大的警力在街头巡逻。另外,在媒体控制方面也是投入了空前的人力物力,不仅疯狂攻击海外的中文媒体,而且还严厉控制国内的官方媒体,不让私自报道和“茉莉花革命”相关的消息,也不允许网民在互动区域自由谈论此事。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那些首义志士不是一般的民众,而是清朝的军人,中共当局在“茉莉花革命”浪潮席卷全球之际,为了防止军变或是军人像埃及军人那样不听官员指挥,做出了一个具有明显政治意味的举动,就是宣布对军人再度提薪,提薪幅度可谓前所未有。可见,中共当局为了防止“茉莉花革命”在中国大规模、大范围地发生,已经是不惜一切代价。

从季节上讲,现在已经是春天,但是,从气温上讲,中国大地并未走出冬天,这个春天的气候正如中国现在的政治气候,让人感觉到冷飕飕的。虽然220日和227日的“茉莉花革命”未能成功,但在昨天,新一次的呼吁又出现了,最新的“茉莉花革命”日期是36日,从已经出现的两次行动看,参与者越来越多,而响应的城市也越来越多。只要坚持下去,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相信总有“茉莉花”盛开的那一天,中国也一定能像《零八宪章》中所说的:“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