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

刘贤斌法庭陈述手稿: 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


 


(维权网编者按:今天维权网收到四川民主维权人士刘贤斌先生在法庭的自我陈述手稿,读来催人泪下而发人深思!一个对祖国与民族深怀关爱之情,对社会与历史深负责任担当,在追求“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的人,却屡屡遭到监禁。从1989年至今的二十余年中,刘贤斌先生先后三次被因政治构陷而判刑,至今坐牢累计达13年之久,而被判刑期达25年之高。今天让我们静静聆听这个中国“政治累犯”的心声,了解他的所思、所忧与所求,铭记一个为中国民主、自由、人权而奋斗者的苦难!

刘贤斌先生在325遂宁中级法院庭审中被中共当局剥夺了在法庭上最后陈述的权利,他只说了:“我无罪!我抗议!”这六个字。现在维权网将刘贤斌先生法庭陈述的手稿书面内容原文整理出来,供大家研读!)

刘贤斌法庭陈述手稿——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


法官先生和在座各位:

今天,我站在这个法庭上受到审判,不是因为我犯了什么弥天大罪,而是因为我曾经想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去生活,是因为在这个弯曲的时代我不幸具有诚实、正直和勇敢的天性并且率性而为的缘故。

在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里已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有在人权和公民权利受到漠视和践踏的国家里,像我这样的正直公民才会受到如此没完没了的政治迫害,只有在司法不独立而缺少司法公正的社会里,才会上演一场如此荒唐的政治审判。

当然,用“荒唐”一词并不足以形容当局此番对我的进行政治迫害的严重性,事实上这是一起典型的侵犯人权案例,是一桩实实在在的政治冤狱,也是几千年来因言治罪历史的继续!

当今世界都在呼吁确保网络言论自由的时候,我仅仅因为在互联网上发表一些言论就受到当局的关押和审判,我认为这不仅是对国际正义力量的公然蔑视和挑战,而且也是对一个公民的权利和尊严的严重侵犯。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对于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践踏人权和公民权利的行径,无论作为一个公民还是作为这场政治迫害的直接受害者,我都要对之进行强烈的抗议和坚决的抵抗。

所以在本案开庭时我曾要求中共党员回避此案,因为在我看来,在党的坚强领导下,在某个级别的党委和政法委的直接领导下,这个法庭将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基于同样的理由,自我于2010628被遂宁市公安局拘留之日起,我也对办案人员的所有提问明确予以拒绝回答。

当然,在一个强大的政权面前,在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下,我个人的这种抗争无疑是非常微弱的。但作为一个公民,我必须表明自己的严正态度:我看重人的自由、权利和尊严,我将誓死捍卫公民的言论自由这条最后的底线。

而且我也知道,此时此刻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们对我的无端迫害一定会让那些已经觉醒的公民感到无比愤怒。此时此刻我已经听见了他们在法庭外面的抗议声,也仿佛听见了网友们在键盘上的怒吼: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你们在糟糕的人权记录上又书写了新的篇章!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我的此番遭遇只是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的一个特例啊,我多么希望这只是这个政权在不经意间犯的一个小小的过失啊,然而历史和现实却清楚地表明:这不是偶然的,我不是为言论自由而受到迫害的第一人,我今天的不幸和坎坷命运只是这个不自由民族的一个缩影。

在这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里,人们不能发表与官方意识形态相左的任何言论,也不能评价这个社会制度的长短优劣,更不能批评党和政府及其领导人的所作所为,否则在你面前不幸和灾难就会接踵而至。

六十年来,以反右运动到文化大革命,从镇压民主墙运动到六四血案,因为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而受到迫害的公民何止千百万,许多人为此失去了自由、青春、幸福乃至生命,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等公民所遭受的非人折磨更是充分暴露了这个政权的血腥本质。

今天,虽然“保障人权”已经明确写进了我国宪法,但是压制言论自由的悲剧并没有停止,仅在最近两年就有著名学者也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和谭作人、张起、陈道军等公民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以刑罚,而我现在也面临与他们相同的厄运。

人是有思想感情和有人格尊严的高贵物种,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或基于自己的良知良能寻求真理或真相,乃是人之为人、公民之为公民的重要标志。所以言论自由与一个人的尊严、福祉密切相关,是每个人或每个公民应当珍视并不可后退半步的最后的底线。

同时言论自由也与社会的良性发展和民众的福祉密切相关。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里,真理将会受到长期的压制,而谎言则大行其道,这必将导致国家偏离正确的发展方向,社会将走向腐败和混乱,而民众也将蒙受巨大的灾难,因此古人云: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虽然言论自由由于个人及社会的福祉如此重要,但是它却注定会受到各种形式的专制统治的不遗余力的压制,这是因为各种形式的专制统治都离不开谎言的支撑。一旦专制统治所依赖的谎言被戳穿,那么任何貌似强大的专制大厦瞬间就会崩溃。

以前,传统专制统治主要依赖于“君权神授”这种天命论谎言。如今,这种天命论谎言早已破产,而传统专制统治也已经成为了历史垃圾,然而专制主义的幽灵并没有因此而消散,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另一种形式的天命论——历史决定论——又支撑了另一种形式的专制统治:现代极权专制统治。

例如,马克思主义者就宣称发现并掌握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他们宣称: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的最高阶段,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这种貌似科学的“历史决定论”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它让许多国家的人们陷入到了共产主义运动的癫狂之中并取得了无产阶级革命的伟大胜利。

难道马克思主义者真的发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难道科学社会主义的结论真的成立?不!当几十年来资本主义一再垂而不死而社会主义试验却纷纷破产之后,科学社会主义的神话就已经破灭了。而且在我看来,那些宣称发现了上帝的秘密即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人,不是处于狂妄就是基于别有用心。

其实,人世间是不可能建成像共产主义社会那样一个完美社会的,我们只能根据经验和常识来不断完善这个社会。我们不能凭空设计一个自以为完美的理想社会,然后又不顾别人的意愿而以激烈的手段来强制推行。强制推行一种自以为完美的社会方案将极有可能导致暴政和奴役!

可不是吗?六十年来在这个国家,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和社会主义试验中,为了那个所谓崇高理想,成百上千万人被当成敌对分子而受到无情的镇压,人民被各个击破并且拱手让出了自己的自由、权利和尊严,统治者却因此而建立起了有史以来最强大威猛的专制极权统治。

在这种极权体制下,党、国家、人民和集体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则是微不足道的,每一个人随时都有可能为了某种集体的利益或荣誉而被牺牲或被镇压。在这个社会里,没有法制、没有宽容,也没有对基本人权的尊重,只有对党和领袖意志的绝对服从。

显然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这是一个疯狂的社会,也是一个非人的社会。当然,任何社会要长期处于这种亢奋和癫狂状态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在三十多年前,当共产主义运动将中国社会折腾到濒临崩溃的时候,邓小平才不得不通过推行改革开放以使这个社会回归常态。

然而邓小平的改革也有严重局限,由于他的目的是为了挽救和延续中共的统治,因此他不会对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党国体制进行任何实质性的变革,所以长期以来他只偏重经济体制改革而拒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显然这种一条腿走路的改革必将制约中国社会的发展并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

首先在这场改革中,由于政府官员手中的权力没有受到应有的监督制约,这就为腐败现象的滋生和蔓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虽然当局一再表示要坚决遏止腐败,但由于不实行真正的民主与法制,致使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并且成为了侵害民众利益、蚀空社会机体的毒瘤。

而且在这场改革中,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在强大的利益诱惑下,各级政府也竟然置自己本分于不顾,大肆从事各类与民争利的经济活动,这必然严重干扰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行,导致官僚资本的扩张和权贵阶层的坐大,加重各种社会矛盾,加深民众的苦难。

更要命的是,在民众利益受到各级政府及官员普遍严重的侵害时,民众居然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来表达自己的愿望和捍卫自己的权益。虽然宪法规定公民有诸多自由和权利,但这些规定从来都是一纸空文。在政府的强权面前,民众只能成为任人欺凌、宰割的对象。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不公平,哪里就有抗争。面对各级政府及其官员的掠夺和欺压,民众自然会感到不满,自然会起来捍卫自己的正当权益。应当说,这是公民意识普遍觉醒的产物,也是公民社会的正常现象,只要政府理性应对,及时化解,这并不会破坏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然而在现实社会中,当民众进行正常抗议时,这个政府却不愿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认真、及时地解决问题,而是出以专制心态,无视民众的尊严和权利,动辄挥舞手中的权力大棒,以“维稳”为借口,对民众进行粗暴的压制,甚至连那些饱含冤情的访民也会受到各级政府的关押迫害。

虽然各级政府的这种简单、粗暴、专制、暴虐的做法不会带来社会的真正稳定,只会加大民众的不满和激化各种社会矛盾,只会把中国社会变成一个危险的火山口。可以这么说,官民矛盾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如果因此而引发严重的社会动荡,中国政府应当承担主要责任。

所以,如果各级政府及政府官员手中的公权力不受到必要的限制,如果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受到应有的尊重,就必然造成公平正义的严重缺失并威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所以,政治民主化的严重滞后乃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最根本的问题,它也是阻碍中国社会进一步发展的瓶颈。

因此要推动中国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就必须推行政治民主化,必须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终结几年来的专制制度和几十年来的党国体制,在限制公权力的同时落实基本人权和公民的诸种权利,实现中国社会的和平民主转型。

然而,尽管中国社会现在已经提出了政治民主化的要求,但是我们却看到当局仍然不愿主动进行这种变革,他们明确表示绝不搞西方那一套即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和议会民主,绝不放弃四项基本原则。为了拖延和阻挠中国民主化进程,他们一方面严厉打压国内的民主力量,一方面又编造许多谎言来欺瞒民众。

例如,当我们强调人权和公民权利的时候,他们却说“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仿佛中国人对人权的渴求只有动物般的水平;他们又罔顾台湾业已民主化的事实,说什么中国文化不适合西方民主;末了,他们还在故意夸大一些国家在民主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恐吓我们:民主会导致天下大乱。

当然他们也没有胆量公然反对民主,因为几百年来民主已经成为了深入人心的普世价值。于是他们只好用民主这个辞藻来装扮自己,从而使民主这个概念受到了最严重的扭曲和玷污。尤为可气的是,他们所不愿放弃的民主集中制和人民民主专政本来就是集中和专政,但他们却硬要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在这个国家里,党的权力和领袖的意志凌驾于一切,人大、政协成为举手机器和橡皮图章,新闻媒体是党的喉舌,民主党派沦为政治花瓶,社会团体成为党的外围群众组织,军队、警察成为听党指挥的工具,公民的诸种权利只是流于形式……

这哪是什么最好的民主,这分明就是不民主!幸好谎言终归是谎言,即使重复了一千遍,他们也不可能变成真理。当越来越多的人们看穿了这些谎言并对之嗤之以鼻时,为了挽救其统治合法性,这个政权就只好不断吹嘘中国经济改革的巨大成就,就满世界兜售所谓的中国模式。

应当承认,三十多年的经济改革确实实现了中国经济的巨大发展,也推动了中国社会的长足进步。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成就并不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而恰恰是对传统社会主义否定的结果。

而且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或者所谓的中国式发展道路也并不值得特别夸耀,因为这种片面追求GDP增长的经济发展造成了对环境的严重破坏、对资源的巨大浪费、对人的生命与权利的极度漠视和对公平正义的严重伤害。

这种短视的、粗放的、低人权优势的野蛮发展模式必然不能持久,它已经并正在严重地透支着中国的未来。这种发展方离真正的市场经济很远,看起来倒更像马克思所批判的早期资本主义:它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而且,这种经济上相对自由开放、政治上仍专制保守的发展模式也并不是中国的首创,以前韩国、台湾也曾走过类似的发展道路。由于没有民主的政治环境和公正的社会制度,这种发展方式必将后继乏力,这也是韩国、台湾后来不得不实行民主化的重要原因。

如果说中国照目前这样发展下去,而不愿像韩国、台湾那样在经济自由化之后实现政治民主化,那么等待中国的将是两个危险的前途:要么成为滞长、腐败、拉美式的裙带资本主义国家,要么重走以前德国法西斯和日本军国主义的道路,在奴役国内人民的同时也给世界各国带来灾难。

因此如果当局真的从人民的福祉着想,真的是为国家的长治久安考虑,他们没有理由反对和阻挠中国社会的民主转型的。之所以直到现在他们仍要固执地抗拒这种变革,无他,有私欲尔!——他们不想因实行民主变革而削弱或丢掉手中的权力,不想因此而失去各种特权和既得利益!

难怪他们有时候会说:这个江山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其言外之意是:这个天下是我们打下来的,我们决不会轻易地拱手让出。瞧,这就是他们的心里话,原来他们与历代王朝的统治者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都把这个天下看成是他们的私产!

只可惜这个理由同样不能成立,因为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而非一家一党之私产,任何统治都必须基于人民的普遍同意,而不能由自己说了算。也许他们会说:我们当初得到了人民的广泛拥护。然而,即使他们说的是真的,但这也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并不意味着人民在今天还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正是由于他们将一党之私看得高于一切,所以他们拒绝并不能容忍任何政治变革。然而在公民意识已经广泛觉醒的今天,他们真的能如愿以偿地继续为所欲为吗?在不可阻挡的世界民主化浪潮面前,他们真的能守住专制主义的最后一个堡垒吗?

不!因为我已经看见:反对专制腐败、追求自由民主的力量正在中国社会里不屈不挠地迅速成长。虽然在专制极权统治的长期打压下,中国的自由民主力量现在仍不够强大,但是我始终相信:种子必将穿透坚硬的地表,晨曦必将撕裂无边的黑暗,中国社会必将迎来自由之子的嘹亮的破啼声!

因此你们对我的迫害是没有用的!我只是中国自由之路上的一颗铺路的石子,只是中国民主化浪潮中的一滴转瞬即逝的水珠,只是坚定不移要压垮专制极权统治的一根轻忽的稻草。你们关押并迫害我,最多能让你们的专制极权统治苟延一秒钟时间!

所以我坚信:这个国家必将发生深刻的变革,自由的敌人必将退出历史舞台。尽管在专制极权统治的长期摧残下,人们已经变得自私、冷漠和麻木不仁,只求自己生活平安,不再关心社会的正义、民众的疾苦和国家民族的前途,但是我始终相信+所有人还是想过真实的人一样的生活。

一旦人们对这种让人厌倦的生活感到厌倦,对这种令人恐怖的统治不再恐惧,人们心中所固有的对真实生活的热情在经受长期压制之后就会突然爆发出来,这必将导致最强大的专制统治迅速走向崩溃,就像二十年前的东欧剧变一样。我将这个时刻称为中国之春,我期待着它的早日来临!

我也期待有那么一天,我们能够享受到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恩泽,能够自由地选择信仰或发表言论,自由地结社或集会以表达自己的政治意愿;能够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和各级政府;能够享受司法公正,而不会生活在恐惧之中或者像我今天一样遭受无端的迫害。

我还期待有那么一天,人民能够最终降伏权力这只猛虎并成为国家的真正主人,能够安居乐业并有尊严地生活;政府和政府官员将不得不恪守自己的本分,再也无法为所欲为地贪污腐化和侵害民众的利益;社会将变得更加公正与和谐,没有访民、冤民,没有自焚和屠童事件的发生。

所以我主张对这个社会进行根本的变革,然而我不赞成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不负责任地实现这个目标。我不希望在这场变革中,社会经济发展受到严重破坏,老百姓的生活变得更糟,不希望出现严重的社会分裂、社会冲突和社会震荡。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推动中国社会的真正进步。

所以长期以来我主张公开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方式,反对采用密谋暴力这种传统政治手段。我深深地知道,这种传统政治手段只会导致专制历史的循环,而不会带来社会的真正进步。所以我们现在必须选择一种全新的变革方式,不要谎言,不要密谋,不要暴力,不要血淋淋的革命。

在这场变革中,我们首先要走出谎言,打破恐惧,服从自己的良心,坚持不懈地追求和行使自己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去生活和战斗。我们不追求政权的更替,但我们却要致力于重建社会的公平正义,致力于宪政民主目标的实现,致力于中国社会的和平民主转型。

本来,如果当局能够主动进行变革的话,这场社会转型就会少一些曲折和痛苦。而且在我看来,如果中共能够在从革命党变成执政党的基础上,进一步变成适合多党制条件下参与自由竞争的现代政党,则中共将丢掉沉重的历史包袱并因此获得新生,如此则中共幸甚,中国幸甚,中华民族幸甚。

只可惜迄今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出他们有这方面的任何愿望。所以我对他们已不抱幻想。我现在更看重正在迅速崛起的民间力量,我将中国民主化的希望寄托在每一个觉醒并站起来的公民身上,寄托在方兴未艾的公民运动之上。

所谓公民运动,就是指公民们依法行使自己公民权利或捍卫自己正当利益的社会运动。它的参与者应包括:持不同政见者、历次反对派运动的参与者和受害者、自由知识分子、独立宗教人士、维权人士以及具有公民意识、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理念的所有公民和团体。

这场公民运动虽然涵盖了政治反对派运动,但又不仅仅是政治反对派运动,她应当是一场诉求内容广泛、抗争形式多样的社会运动。在中国专制体制崩溃之前,这种多元抗争的公民运动将是国内民主运动的主要形式,她将为未来的民主中国社会构建最坚实的基础。

同时,这场公民运动也是一场开放的社会运动,虽然她具有独立的非官方性质,但她并不排斥体制内有良心的正直之士和有胆识的开明之士,也不排斥体制内的普通党员干部和军人、警察,只要他们越来越经常地做到服从良心、拒绝作恶,他们也将为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做出重要的贡献。

因此尽管二十年来我一直受到这个政权的迫害,但我并不仇视那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我宁愿相信他们都是既有良心又有私心的普通人,相信他们都是为了工作和生活而不得不参与作恶,相信他们中的不少人此时此刻也在忏悔,也在谴责自己的软弱和冷酷。

刘晓波说:“我没有敌人。”而我刘贤斌又何尝愿意有一个私敌呢?不过我还是希望那些曾经助纣为虐的人不要再参与这种制度性作恶,希望你们不要再生活在谎言之中,能够坚守自己做人的良心和道德底线,希望你们从此也能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去生活。

在这里,我给你们讲一个真实故事:在前苏联时期,有名检察官被要求签署一份文件,以便让一名持不同政见者“合法”地遭到流放。然而当他看完有关材料后,却对这名持不同政见者的命运产生了人类应有的同情。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毅然决定不签署这份文件。

现在我已经记不起这名检察官的名字,但这并不防碍他将永远受到我的尊重。不知法官先生与在座各位在听完这个故事后会作何感想,不知你们是否也能像他一样在关键时刻活得像一个人。以上就是我的法庭陈述,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以贯之的思想主张。如果这些主张由你们的某个领导人提出并付诸实践,你们一定会歌颂他是一个开创新时代的伟人。然而当这些主张由我这样一个普通公民提出来时,你们却会对我进行严厉的镇压,这大概也是专制社会的一个固有特性吧。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你们,因为在目前这种党国体制下,本来就不可能有司法独立以及建立在其上的司法公正。所以我今天并不奢望能受到这个法庭的公正审判。然而当你们以后有幸生活在自由中国时,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今天的牺牲,而作为一个自由战士,我也会为自己曾经的努力感到欣慰。

在中国专制统治崩溃之后,当上帝的公平与公义普照中国大地时,我会告诉我的孩子:在中国历史上的最后一个黑暗时期,我一直在努力像一个人或者像一个公民那样生活和战斗!

二零一一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