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何清涟:中共不搞私有化?特权阶层除外

中共两会结束之际,法广请旅居美国的著名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女士谈她对有关议题的看法。何清涟表示,中国目前经济面临增速要下滑、“世界工厂”正在衰落,GDP肯定会有所下降,所以两会“幸福”就成了官员们高唱的主题歌,取代追逐GDP;而且,吴邦国的所谓“5个不搞”,其中不搞私有化是假的,特权阶层的暴富哪里来?有说中国高官不太贪污,是底层贪污,这是完全错误的。
 
法广14日报导,中共一年一度的两会,通常被外界评论是测试中国每年调整政治经济政策走向的风向标。今年人大政协召开之时,正值中国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的第一年,同时也面临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的巨大压力。
 
对于今年的两会,何清涟表示:它确实是在一种近乎于军管的条件下召开的,所以中共的二号人物、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出来说了一番话,被外界总结为四个坚持,其中主要就是讲政治方面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三权鼎立”和联邦制,不搞私有化。这一点宣示了中国今后的政治发展方向,正好也是对中东和北非正在进行的革命的一种否定。而从去年7月份以来, 所有的报纸和外国媒体都对温家宝有关政治改革的讲话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尽管后来在五中全会开之后有些失望,但还都是希望听到这样的表态,但是吴邦国的这番讲话,让他们彻底死了心。
 
“另外一个重要的调整,就是5年发展的主要目标和今后考核政府官员的标准不再是GDP,而是让人民幸福。在这次两会召开之前,“人民日报”就发表三组系列报导,叫做“春天里的幸福之花”,所以这次两会“幸福”就成了官员们高唱的主题歌。温家宝说现在对官员能力的评判标准,是能否让人民幸福,“人民日报”说增强人民的幸福感是中国下一个五年计划的主旋律。如果说,在政治体制上,中国一直是坚持孤立,但在借鉴英国使用“幸福指数”方面,却可以说是行动迅速。
 
“英国今年刚通过一个政策,就是让英国国家统计部门统计人民的幸福指数。而这一做法,英国人本身是不太赞成的。该事最早起源于英国新经济基金会在2006年和 2009年搞的两个幸福指数排名,其幸福指数只用三个参数:人均寿命、生活满意度和环保成效,至于现在通用的GDP、民主自由这些经济政治因素并包括在内。那么为什么英国政府对此感兴趣呢?因为英国正好受GDP、就业等各种问题折磨多年,如果要以人均寿命、生活满意度、环保成效等参数测评,英国的排名肯定可以往前面提,所以英国卡梅隆政府就特别喜欢这个指数。
 
“而中国目前经济面临增速要下滑、“世界工厂”正在衰落,劳动密集型企业陆续撤出中国,今年已经不再保两位数的增长,GDP肯定会有所下降,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及时地调整了不再将GDP作为考核官员的指数,而是拿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来考核,我觉得这一点很符合中国的统治利益。”
 
吴邦国“5个不搞” 不搞私有化是假
 
对于中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人大会上高调宣称“5个不搞”,何清涟表示,我觉得他提的"五个不搞"是半真半假,有关政治的内容是真,比如,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三权鼎立"和联邦制,这些都是真的,共产党是真心实意绝对不搞,这也是多年以来"求实"杂志和党的宣传部门一直强调的,但是这一次由委员长的嘴讲出来,就算是一个非常正式的表态了。
 
“但是不搞私有化是假的。不搞私有化我认为是针对一些垄断领域,或者一些跟国民经济命脉有关的领域,与"国进民退"有关系,就是说这些领域不搞私有化,但是吴邦国讲话没有强调只是这些特殊领域,如果放置于全国范围看,这个(提法)绝对是假的。
 
“首先我要问一个问题,中国那么多高干子弟,他们的财富是从哪里来的?30年前,他们的父母可都是号称无产阶级革命家,两袖清风,没有留下遗产,他们现在那些十几亿美元的财产,不是搞私有化,还会从哪里来?这是其一,
 
“其二,中国那么多富豪从哪里产生? 2010年富豪榜中1300多名财富超过10亿的富豪中,共产生了167位富豪做为两会的代表,其中包括81位人大代表和76位全国政协委员,这些富豪如果不搞私有化,他们的财富又从哪里来的?30年前可是一穷二白。
 
“此外,吴邦国说是不搞私有化,那么我要问他,他的女婿, Wilson Feng 就和一家国有核能集团的基金有关系,他实际就是中国私募业的一个"红色贵族"。所以说吴邦国所谓的不搞私有化,实际上是不许民众搞私有化,而权贵的私有化则是大搞特搞。”
 
中国高官不太贪污?完全错误
 
今年两会各界对官员财产申报立法期望很多,但目前看,有关立法再次被搁浅,何清涟分析其中的原因:我觉得阻力主要来自于体制官员内部而且主要是来自高层. 我们注意到此次北非和中东革命之后,瑞士银行宣布将这3个国家(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元首的财产帐户冻结,也就意味着他们执政几十年搜刮的钱财可能大部份就不能用了。这一点,应该说,给了中国人一个很强的示范效应。因为中国的情况确实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以前确实都是把财产存放在瑞士等资金外逃地的,国家商务部对这一点其实也曾摸过底,但是从去年瑞士银行在去年10月推出独裁者财产法之后,对他们的情况很不利。
 
“我觉得最奇怪的是这么一条,就是在两会之前,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发布了一份法治蓝皮书,指出公众希望公布官员财产,官员的态度有的与公众相同,有的不同。报告显示,不同官阶的官员对待财产公开的态度有差异,官阶越高的认同度越高,官阶越低的认为不应该公开的越多。(对于这种结果)报告没有给予解释,给人的错觉是使人们认为中国的高官不太贪污,是底层贪污。这是完全错误的。
 
“美国有一个反腐专家叫瑞吉,他曾经比较过印度、中国和俄罗斯的腐败。他认为,印度的腐败是金字塔型,基层大量贪污,官职升高后,就越要和贪污保持一定的距离,升到最高的时候,可能就已经要“金盆洗手”了。俄罗斯官员的贪污情况是一个矩阵,就是从高到低都贪污,有机会就贪污,而且又黑又暴力。中国是一个倒金字塔型,级别越高,捞钱越多。
“那么为什么捞钱越多的高官反而会认同可以财产公开呢?这里有一个特殊的原因,就是中国的资本外逃现象,根据这些年来的案例,中国官员的级别越高,海外关系越多,他们的洗钱机会也越多。其中好多省部级和中央一级的官员, 他们的子女都已经定居在国外,拿到了绿卡, 成为欧美国家、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公民。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财产留在国内的并不多,所以就不怕公开。而级别低的官员,正如大家都知道的案例,辽宁省的两个女国土局局长,一个市里的,一个区里的,都贪污了数亿。她们也想到要向外转移财产,其中那个区级贪污3亿多的,才只来得及向新西兰转移了三千多万,仅仅是一个零头,就被逮住了。其他的和她们情况类似的官员都存在一个这样的问题,就是他们的很多钱只能藏在国内,他们的藏钱方式很"笨".。底层官员怕暴露,因为他们没有海外关系。

“此外,公众认为应该公布官员的近亲(财产),但是官员们反对,认为只应该公布自己的,不应该公布父母、岳父母及兄弟姐妹的。我觉得公众的要求是合理的,因为在中国,贪污受贿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家两制",丈夫当官,凭藉手里的权利捞钱,但权利市场化,权利要变现必须要通过市场,也就是说市场那一段要有人操作,那么最好的当然就是自己的亲兄弟、亲姐妹。之前不是有报导说,上阵还要亲兄弟。中国的四大贪官都是亲兄弟吗?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和他的弟弟刘志华了。(由于以上的这些原因),使中国的官员会想尽了办法不让官员财产公开的法律通过,对此,我相信官员们几乎是人人有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