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日星期二

朱欣欣:每个人一小步 中国的一大步

编者剪纸:
    《零八宪章》是我们的共同纲领,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是我们的共同理念;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公器公用、人权保障、公职选举、城乡平等、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是我们的基本主张。我们用行动彰显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诠释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2011年的春天是从突尼斯、埃及开始的,“茉莉花革命”是这个春天最美的风景。
茉莉花香四处飞扬,风景如画:民众走上街头,独裁者倒台。中国当局关门闭窗,肆意歪曲,挡不住的茉莉花香依然被我们闻到了,每个正常的人都会感到沁人心脾,这是富有人性的自由气息,激发了我们压抑已久的渴望。

2月20日下午两点,响应网络号召,中国十三个城市的一些人鼓起勇气,聚集街头集体散步,共同追逐茉莉花香。可是,自称“三个代表”的政权如临大敌,警察、特务遍地,警车奔窜,他们非法拘押、监视民主人士,甚至殴打维权律师。当局不愿与他们所“代表”的人民分享茉莉花香,他们让人民理性地对待“社会公平”,任由他们非理性地强取豪夺,非理性地镇压和平诉求。如今中共与它当年抨击的国民党毫无二异:“庞大的特务机关及其所属的集中营等等,更不知道每年要从国库中开支多少经费。这一切经费从何而来,还不都是人民的完粮纳税的聚积么?以人民的血汗来养活许多迫害人民自由的人,来创立许多压迫人民自由的机关,天下还有比这更不合理的事么?”(《新华日报》社论《保障人民自由的开端》1946年1月13日)哈维尔对专制者这种色厉内荏的现象剖析道:“因为所有的关键问题和矛盾都被谎言厚厚的外壳掩遮着,我们无法弄清楚什么时间那最后一刻会到来,最后打击的性质又是什么。这也是当局对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在真实中生活的企图进行几乎是防卫性的镇压的原因。”([波兰]哈维尔《无权者的权利》)

从此,每星期的周日下午两点,成为大陆民众在城市中心区集会散步的时间,中国的“茉莉花微笑革命”从散步开始。

我们和平地散步,我们从1976年天安门四五运动走来,我们从1979年西单民主墙走来,我们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走来,这是我们追求自由民主的新起点。

我们的脚步冷静而坚定,我们光明磊落地面对警察和便衣,让世界见证谁在创造和谐,谁在破坏稳定;谁在捍卫宪法,谁在破坏法治。我们深知,和平、法治必须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争取。事实证明,无数以自由民主为名的暴力运动,最终要付出巨大的社会代价,难免走向地狱。但是,要避免暴力,不仅仅靠一方的克制,它需要对立双方的共同努力,尤其是强势的一方,否则只能是一厢情愿。1989年六四天安门屠杀是我们这个民族共同的悲剧,谁也不希望重演。如今,面对示威者,埃及外交部发言人Hossam Zaki说:“这里不是天安门广场,这里也不会变成天安门广场。”卡扎菲面却说:“天安门事件发生时,坦克开进去对付示威人们。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尽全力保持国家统一。站在坦克前面的人,都被碾得粉碎。中国的完整和统一,重于天安门广场的人们。”把自由民主与国家统一对立起来,只有专制者才制造这样的荒谬逻辑,面对两种选择,历史和世人已经做出了裁决。

和平的对话、谈判、妥协,是现代政治文明的游戏规则,这是以“三个代表”自居的当局向世界证明“中国”和平崛起的应有选择。甘地告诉我们:“只有平和的心,才有世界的和平。”我们希望官民双方能用大胸怀、大智慧,共同改写以暴易暴、成王败寇的历史,让和平非暴力融入民族的精神,让公义而不是强权成为这片土地至高的裁判,唯此,以宪政、共和代替专政、内斗,中国的进步才能建立在民族和解的基础上,中国人彼此尊重,才能赢得世界对我们的尊重。

我们用脚步把心声铭刻在自己的国土,《零八宪章》是我们的共同纲领,自由、人权、平等、共和、民主、宪政,是我们的共同理念;修改宪法、分权制衡、立法民主、司法独立、公器公用、人权保障、公职选举、城乡平等、结社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是我们的基本主张。我们用行动彰显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诠释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我们的脚步应和着广泛的呼声,应和着世界民主大潮的节奏。我们身后是被沉默的大多数,我们每个人自我选择、自我担当,不需要被代表、被和谐。正如一个年轻的埃及人所说:“在我生命中第一次,我真正感到自己是有价值的。我的声音被听到了。即使只有我一个人,我的声音也会被听到,这是真正民主的工作方式。”当局重弹陈词滥调,说我们是一小撮,是被利用,那你们是否敢做一次客观透明的民意调查或全民公决?用事实、数据印证,让大多数自己直接来回答。你们总是用“被利用”来诋毁民众的自我意志,可你们几十年的利用、全天候的宣传机器为何一再失灵?你们对民众的和平行动为何惊恐万状?如果散步可以颠覆政权,你们的合法性在哪里?你们的“大多数”支持又在哪里?是否拥有大多数不是自己吹的,是靠别人用言行来证明的。人民一再忍耐,给你们机会,可是你们腐败的体制除了谎言和空话,已经拿不出任何东西取信于民。

散步的我们与围堵的警察、特务,都是中国公民,我们拥有一样的人权,一样的的权利。是少数权贵绑架权力,使我们站在对立的位置。中共警察、特务们,你们对当局体制内的腐败体会更深,你们及亲朋好友也是被弱肉强食链条上的一环,你们没有绿卡、没有海外帐户,你们也不希望子孙们生活在这充满不公的社会。可是,权贵们制造了不稳定的矛盾,却把你们推到前面,来抵挡人民的奋起,维护他们地位的稳定。正是他们,让你们用人民赋予的权力镇压人民,镇压自己的兄弟姐妹,如同用自己的手砍去自己的另一只手。你们是纳税人供养的为国民服务的执法者,不是中共豢养的家丁,在“茉莉花微笑革命”中应该如何选择,当年六四屠杀中抗命的警察、军人,今天拒绝开枪的埃及军人,都是你们的榜样。

我们羡慕他国文明富有的生活,向往民主世界自由的空气。可我们自己做了什么?我们“中体西用”,引来的却是满街监视民众的摄像头;我们寻找“大救星”,却将更残暴的独裁者推上宝座。一百年来,我们不进反退,保障没有,自由更少。二十多年前,短暂而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使个人刚被发现,主体意识初步觉醒,那场血与火之后,一夜之间似乎集体陷入身心的沉沦,见证了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脆弱的灵魂——从器物偶像、领袖偶像到唯我独尊。我们苟且换来的却是难以偷生,我们诅咒罪恶却又随波逐流,权贵扔给我们残羹剩饭,当作“维稳”资本,送给我们逃避现实的借口,于是我们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们成了罪恶的同谋。与百年前的先辈相比,我们似乎“聪明”了,精神却萎缩了。信仰缺失,人靠自己是无法拯救的。唯有知罪悔改,在上帝面前谦卑下来,顺服祂的公义。一个诗人曾写道:“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个人。”没有超越性的真信仰,人无法找到的正确位置,难以立足,更何谈大写的人。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的茉莉花革命,背后支撑民众勇气的是他们的信仰。所以我要说,在一个犬儒遍地的时代,“茉莉花微笑革命”的散步足以让一个人成为英雄,这不仅是个人的选择,更是信仰的试炼。这小小的一步,与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相比,似乎微不足道,但却是我们的一大步,是不再重复的一大步。

从第一次行动来看,和平非暴力的“茉莉花微笑革命”是可行的,每周一次的散步是一场广泛的人民持久战,警察、特务人再多,武器再强大,与人民相比也是一小撮,他们深陷人民汪洋的包围中,难以确定目标,每个人都是他们的潜在对手。他们越疯狂就越犯错误,越丧失民心,越使自己孤立,他们曝光于全世界面前的丑行就越多,他们的合法性危机就越加重,就会不断扩大我们的影响,帮我们凝聚更多的同情和参与者,赢得国内外的广泛支持。他们可以把北京王府井麦当劳门前的街道圈住,但他们无法封锁所有城市的广场和街道;他们可以看住少数人,但无法阻止所有的人。当年南非人民边舞边唱走上街头,前赴后继地把监狱填满,直至无处关押,令种族主义当局无可奈何。

如今,中共当局的恐惧也反证了“茉莉花微笑革命” 的可行,被动的当局一开始就被我们牵着鼻子,他们已输在了起跑线上,正如非暴力运动理论家夏普所言:“非暴力行动是可行的,而且即使是面对残暴无情的统治者及军事政权,也仍然能够发挥其强大的力量。因为非暴力行动所攻击的目标,正是所有阶级体系及政府的最大弱点:对受统治者的依赖性。”

巴斯卡在《非暴力抗争——一种更强大的力量》一书中指出:“非暴力抗争手段已证明其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而二十世纪也已发展出这类冲突的完善模式。新的全球体系可能会为这种反对运动增添两项优势。首先,就国家而言,信息与经济的影响范围大为扩张之后,专制政权的控制体系就必须更加复杂,维系成本相对提高,因此,实施非暴力反抗行动以及不合作运动的机会也就随之增加。第二,由于非政府组织以及国际媒体号召世人支持人权与民主的行为已愈趋积极,又由于政府承担不起丧失国际正当性及因而失却经济特权(借贷、赊帐、进出他国市场的权利)的后果,因此专制政权可能也就不会再那么轻易对自己的人民采取镇压措施——只要世界舆论及民主大国有所响应,他们就会有所顾忌。”

我们的脚步是一付犁铧,拓展着自由的空间;也是一把尺子,丈量着自己精神成长的高度。我们的未来从今天的散步开始,每个人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作者注:与上周日20日一样,本人今日又被警察“请吃饭”,出行有专车“陪同”( 深蓝色旧桑塔纳,车号冀O-10383)。可他们无法剥夺所有人的自由。
2011年2月27日第二个“茉莉花微笑革命日”于石家庄望云楼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作者联系邮箱:zxx1960@gmail.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